日本

|共547篇|

Moyashi:駛在軌道外的記憶

1987 年,因連年赤字和管理不善等原因,昔日公營的國鐵民營化,連跟隨是一連串的線路重整。地方都市面對人口老化所帶來的乘客減少問題,客量無法再養活鐵道公司。在結業的邊緣掙扎,只有兩個方法,一是廢線廢站以節省成本,二是積極尋找「交通」以外的收入來源。

用完即棄的地方經濟犧牲者

為增加勞動人口,日本政府 1993 年開展「外國人技能實習生」的制度,美其名讓外國人學習日本的產業技術,同時彌補不足的勞動力。實情是從中國與東南亞招來廉價勞工,在不景氣的現在,以日本人不可能接受的條件,使其代替農業生產等體力勞動者。除了利用外國人實習生,另外一個方法是向外部創業者招手,發展新產業。

紅眼:再看一遍「東京愛的故事」?

時隔 27 年,織田裕二再度與鈴木保奈美攜手合作,共演 2018 年的新劇「無照律師」。有點閱歷的觀眾都會想到 1991 年的「東京愛的故事」。由柴門文創作的愛情物語,打從名字便彷彿騎劫了一整個時代的東京人文精神。但畢竟「東京愛的故事」成為了那一代的經典,完治和莉香的愛情故事,本身就是 8、90 年代東京大都會的象徵和寫照。在一個先進發達的新社會,年輕人憧憬著忠誠的愛情,他們心態向上,追求美好和安穩,期望坦誠的付出會得到相等回報。東京的愛情物語確實仍會延續下去,而刻劃在故事背後的情感游移,比起故人面孔上的風霜,更堪細嚼。

一瓶麻油,靠刺蝟戰術創下 300 億日元營收

管理學大師詹姆.柯林斯(Jim Collins)曾提出過著名的「刺蝟理論」,認為愈是能專注在自己的競爭優勢,不隨便分散注意力,將複雜世界歸納成單一系統或基本原則的企業,愈能夠維持長久與高獲利。日本許多長青企業,正是擁有這樣的本質。例如光靠一罐小紅瓶就能熱銷 82 年的益力多,以及只賣麻油就創造一年 300 億日元營業額的角屋(かどや)。

高齡社會之下,「老化」漫畫成新市場

當高齡化既成事實,以青年讀者為主的日本漫畫界,亦為適應這個社會劇變,讓故事隨同讀者人口「老化」。近年一些作品「提拔」長者成為主角,有的刻劃老人看護問題,有的探索晚年生活的可能性。這些漫畫或嚴謹或輕鬆,目標卻甚一致 —— 讓日漸壯大的銀髮族得以代入,從主人角身上找到自己的影子。當然還有更重要的是,叫他們樂意掏腰包買書。

再見築地:法廚不捨人情味

吵了這麼多年,築地市場還是逃不過結束的命運,將於本週六正式關閉。旅客感慨過後,改到豐州又將繼續覓食。但對於米芝蓮星級大廚 Lionel Beccat 來說,這個全球最大的魚市場,有的卻不只是魚。「築地的故事,就是人情的故事。」這位異鄉人甚至說:「這裡是人生中教會我最多東西的地方,一直改變我的職業生涯。」

Moyashi:快閃飲杯

看過最過分的是某連鎖餐廳的「30 分鐘酒水放題套餐」,網上文章推薦食法是:屁股碰到椅子之前先點一杯生啤,然後一口乾掉,接下來的 29 分鐘還可以吞下兩至三杯,最後才慢慢吃套餐的食物。原則上就是用盡 30 分鐘的時間,喝下最多的酒精。酒好不好喝?Who cares?「快閃飲杯」講究的只是在短時間內,以便宜的價錢,喝下最多的酒水,與香港人食自助餐的哲學有異曲同工之妙。

日本「失落一代」的職途冰河

日本首相安倍晉三上月成功連任自民黨總裁時,矢言政府將戰勝困擾日本多年的通縮問題。有意見認為,日本勞動市場緊張,但工資增長反而很少,應該推動工資增長,以擊退通縮。但對日本「失落一代」來說,要提升工資困難重重。他們初涉職場時,日本正處於經濟泡沫爆破時期,即使多年過去,這一代人的工資、前景亦比不上過去,甚至往後一代的在職者。

奏國歌請起立

1999 年,日本「國旗國歌法」成立,同年文部省給予公立學校的指引中,加上「國歌奏起時,師生全體起立合唱」的義務,在公立學校甚至社會中激起千重浪,有不少教師表示反對,更曾發生人命悲劇。雖然日本政府聲稱該指示非強制性,但事實是教育委員會對拒絕執行的教師下達處分指示、甚至要將之解僱,由此便開展了一連串教師與國家對立的法律訴訟。

紅眼:「鄰座的怪同學」—— 同學不怪,只缺少了青春一課

常說世代之間有代溝,事實證明,公式化的青春愛情物語,始終是世代相傳的。「鄰座的怪同學」故事溫馨愉快,窮家少女水谷雫發憤向學,遇上從來不想上學的男主角吉田春,原來對方家世顯赫,而且是個天賦異稟的天才學霸。「貴族少年」被「土氣妹」的率直打動,情愫互生,想來每個時代都有這麼一個白璧無瑕的校園神話,如史詩一樣流傳下去。

李明熙、Kimberlogic:廣島壽司老店嚐人情味 踩單車遊島波海道

開始時只是我們跟老闆娘用 Google Translate 對話,說這種老式壽司店開始沒落,大家都去迴轉壽司店。我們卻說在大街看到立食壽司,嚇了一跳,決心找尋老式壽司店。後來亦常客加入幫手翻譯,興之所至,最後連老闆都好奇向我們發問,又免費切多幾片魚生給大家。我們五人就這樣雞同鴨講地談了一個晚上,樂得連吃過甚麼壽司都忘了,因為味道是其次,濃郁的人情味卻難忘。

dele 以外:日本「電子遺物」實況

日劇 dele 雖以電子遺物為題,內裡還是一套懸疑偵探劇,找出藏在遺物裡的心思和人情。那些竊聽錄音、貪污罪證或是出軌照片,觀眾未必會有,但是死後不願曝光的東西,相信也總有一兩件。 自己若真突然喪生,留下手機電腦的資料、社交媒體的發帖、網上銀行的帳戶等,這些電子遺物在日本社會,又會怎樣收場?

老化日本:高齡自衛隊

日本自民黨結束總裁選舉,首相安倍晉三取得 553 票,擊敗只得 254 票的前幹事長石破茂,連續第 3 次當選,任期將至 2021 年 9 月。安倍在競選期間,主張把自衛隊寫入憲法的第 9 條修正案,現在他順利連任,令人擔憂無人能阻修憲一事。不過,對自衛隊來說,自衛隊員高齡化,或許才是最迫切的問題。

紅眼:「Bleach 漂靈」—— 最好始終都是第一集

「Bleach 漂靈」真人版,算是從二次元跨越到三次元之中,拍得比較得體的例子。僅 110 分鐘不到的篇幅,其實只佔「Bleach 漂靈」這部連載期達 15 年的史詩式「巨著」十分之一或者更少。原著稱得上是漫畫史上最多專有名詞的跨界亂鬥,讓一眾讀者花多眼亂。電影回歸原點,講述擁有靈異體質的男主角黑崎一護,在日常校園生活中,遇到來歷不明的死神和妖怪一樣的虛。這個清簡的世界,是「Bleach 漂靈」連載最初期的版本。感謝電影讓我們回到原著漫畫最有趣的舊貌。

日本何以成為搞笑諾貝爾獎常客?

新一屆搞笑諾貝爾獎(Ig Nobel Prizes)剛於上週揭曉,消化科醫生堀内朗憑研發坐著自照大腸鏡的革命性方法,獲得醫學獎殊榮,並創下日本人連續 12 年奪得搞笑諾貝爾獎的紀錄。做事一板一眼的大和民族何以在搞笑科學上屢創佳績?「讀賣新聞」調查研究本部研究員佐藤良明嘗試找出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