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

|共468篇|

紅眼:「來自星凶的愛」—— 與外星人散步才是平常事

「來自星凶的愛」是一個作繭自縛的故事。外星人奪取了人類世界的「概念」,懂得更多文明事情,譬如「婚姻」和「愛情」,然後他就頭痛,思考回路完全超載了。最初,有外星人說,應該三分鐘就可以侵略地球。最後,他說,會留下來相伴,直到世界盡頭。到頭來,人類的「概念」才是真正的侵略者、破壞者。他反過來困住了自己,停止了散步式的移動,掉在蜘蛛網中,學懂了守護「愛情」,卻淪為一個壞掉的外星人。

隨機殺人犯的「病根」—— 大都市的孤獨和絕望

從 10 年前的秋葉原無差別殺人事件,到上週末的新幹線隨機殺人案,日本一再發生這類防不勝防的奪命慘劇。輿論議論紛紛該如何在公眾場所加強保安,而新潟青陵大學的大學院社會心理學教授碓井真史則認為,要真正做到防範於未然,得先明白因何促成隨機殺人。他近日就此兩案撰文分析,指出大都市的孤獨和絕望,就是凶手們的「病根」。

日本經濟起飛時,基層人民的生存空間(下)

「寄場(寄せ場)」的流動下層勞動者,在日本高度經濟成長期的 6、70 年代中,支撐起整個港口與建築的勞動需求。但基於其與文明進步的社會形象有差距,日本政府將勞動者驅趕至特定區域,報紙媒體亦加強其污名化的過程。結果日本社會一方面無法捨棄「寄場」的勞動力,另一方面又將其從「社會現實」中割捨,導致這些流動下層勞動者的生存空間,一直處於矛盾與受壓迫的狀態中。

Moyashi:老人與車

當腦袋退化,無法作出合理的判斷和反應時,就失去駕駛的權利。理由很簡單,也容易理解,因為會危害其他道路使用者。由於潛在的交通意外風險,直接涉及人命,很難反對剝奪這項權利。但同時間有人會問,其他權利又如何?患老人痴呆的應不應該擁有投票權?

【秋葉原無差別殺人事件】10 年後,還在尋求答案

日前在一輛東京往大阪的新幹線內,22 歲無業男子突然揮刀刺傷多名乘客,導致 1 死 2 重傷,事後兇手表示「心情煩躁,殺誰都沒所謂」。殘酷的發言令人聯想到至今剛滿 10 年的秋葉原無差別殺人事件,犯人加藤智大雖已被判死刑,但這宗造成 7 死 10 傷的血案,留下無盡的傷痛和問號。「為何隨機殺人?」這些疑惑伴隨重傷造成的後遺症,長久纏繞著 64 歲的湯淺洋。

日本經濟起飛時,基層人民的生存空間(上)

6、70 年代,日本經濟起飛的時間裡,無論港口抑或建築地盤都需要大量工人。但由於各勞動場所每天的工作需求都不一樣,為免僱用多餘的人手,負責人只按當天的工作要求僱用臨時員工 —— 跟現今的建築地盤相似。然而當年沒有手提電話、也沒有網絡,最直接讓負責人能夠找到當天所需人手的方法,就是讓求職者聚集在同一個地方,就是「寄場」(寄せ場)。

紅眼:「大叔的愛」 —— 戀愛並不需要太客氣

本季日劇精選,沒有之一,深夜劇「大叔的愛」可謂近年難得一見的破格作品。喜劇式 BL 辦公室日常,加上綿密赤裸的爆炸性愛之表白,儘管故事套路離不開將同性戀簡化成胡鬧笑點(或賣點),不過,異性戀觀眾看得過癮,意外地,問及身邊的同性戀朋友,也普遍受落,未見反感鞭撾。這大抵歸功於「大叔的愛」劇本和演員配搭拿捏得好,畢竟談情說愛,忌深情,勿淺俗,夜半衣櫃裡的小品,在巧克力和洋蔥之間,重甜而催淚,嬉笑鹹濕又見真淳。煙霧散去,多看兩集,便發現故事本身有動人細膩之處。

日本獨男 求愛月曆救村

日本長野縣滑雪勝地小谷村人口外流,全村男多女少,「獨男」求偶苦無出路,村民都擔心小谷村最終會絕後,於是孤注一擲出版「小谷男曆 2018」,以村內的單身男士做月曆模特兒,在全國公開招親,力求救眾獨男出苦海,亦為小谷村尋找一線生機。

抹茶大熱,宇治茶農卻倍感危機

抹茶大熱,從冷麵到刨冰,只要沾得上邊,都能叫人大排長龍。如此光景,在日本更加普遍。有抹茶迷從岡山跑到大阪,只為吃頓抹茶甜品自助餐。作為抹茶原料的碾茶,自然亦需求急漲。全國生產最多碾茶的京都府,產量節節上升,去年更刷新紀錄。但以抹茶聞名的宇治市,非但無福消受,甚至倍感危機。

鄭立:如何以一個眼神引起暴動?魯魯修的反英抗暴紀實

如果我說一個眼神就可以引起暴動甚至革命,你相信嗎?但這樣的事情我看過,我真的看過,可惜並不是在香港或九龍。而是在一套無綫播過的劇集,那就是「叛逆的魯魯修」。但是這只是動畫,換句話說,這只是創作出來的東西。這世上應該沒有甚麼用眼神引發暴動的超能力,不要看得太沉迷,把卡通片裡的東西當真。如果你非要相信這種事情在現實會發生不可,那我希望你就乖乖的留在家看電視,絕不要出來遺害社會,特別是不要加入司法系統。

【日式一帶一路】日本佈陣印度洋

當政府高官和主流傳媒齊齊吹捧中國的「一帶一路」計劃,另一邊廂,卻常忽略日本在交疊的印度洋沿海大舉投資基建,以「優質」和「自由開放」的品牌口號,試圖以另一套地區秩序抗衡。有國際關係學者認為,「一帶一路」計劃有違自由開放理念,而日本的方案正好為國際提供替代選擇。

紅眼:「星光睡美人」—— 令人又愛又恨的高橋一生

當「民王」盡責又腹黑的貝原秘書,到「四重奏」溫柔但諸多不滿的中提琴手家森,讓觀眾認識了高橋一生,你才發現,過去多年都看漏了這個散發著奇特光芒的男人,也總會留意他接下來的演出有沒有更多發揮空間,畢竟像這種恰到好處的演員不多,理應琢磨成大器。從接演的作品和廣告數量來看,他確實已經薄有名氣了,但一生的代表作呢,好像未有。

無印良品 重視前線的管理法則

意大利經濟學者柏利圖所提出的 80/20 法則,至今被奉為企業管理的圭臬,亦即公司中有 80% 的利潤是由少數 20% 的優秀員工所貢獻,而這 20% 中絕大部分都是主管或即將升任主管者。但無印良品信奉的原則完全相反,他們認為至少 80% 的員工都是優秀的,至多只有 10% 是「笨人」,即使這 10% 的「笨人」犯錯,主要原因也在管理者身上。因為,「所有的智慧都存在於工作現場」。

無印良品的超精準開店學

「只要開店,保證一年左右就能開始獲利!」能說出這句狂語的,是在無印良品服務超過 40 年,帶領公司轉虧為盈,前任良品計劃株式會社會長的松井忠三。他在 2015 年創下的紀錄,是讓中國大陸 39 個城市的 134 家無印良品店,平均 15.9 個月收回投資。關鍵,就在一套精準的選店公式。

誰是部落民?

部落民解放由戰後直到今天,已經進行了超過半世紀。如果由 1922 年的「水平社宣言」開始算起,日本近代的人權運動開幕,甚至快達到一個世紀的光陰。然而部落民的平權運動到已進入瓶頸,舊有的平權思維漸漸跟不上社會轉變,需要解放的對象亦在政治與歷史的旋渦中愈來愈難識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