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

|共283篇|

日本猛毒食品:有種糧食問題叫「中國進口」

日本食材,不論蔬果豬牛羊魚蝦蟹米麵茶水,多年下來都是優質的代名詞,在國際食品市場佔據重要一席,外銷雖多卻難以自給:上月日本農林水產省公佈數據,反映國內去年食物自給率陷低谷,50 年來暴跌近半。加上其他因素,以致近年國內出現一個新糧食問題:「中國進口」。日本作家奥野修司新書「怖い中国食品、不気味なアメリカ食品」,專講日本面臨進口劣質食物衝擊的困境。而這些進口食材,奥野稱之為「猛毒食品」。

Moyashi:我是你的作者

單純以愛與勇氣為主題的動畫,經常都重複一定的模式:主角一定會靠友方支持及自身的毅力打敗敵人;如有機械人,最後必定要來個大合體,衝前大叫就可以使出絕招獲勝;劇情需要免不了正義必勝,而正義必定是主角陣營。「勇者特急」故事講述主角旋風寺舞人的父親,留給他一眾機械人及相關技術,加上跨國公司資本財產,平日當大企業的老闆,但逢有罪惡發生,就駕著機械人出來儆惡懲奸。基本上就是個超級機械人版的蝙蝠俠,只差在氣氛比較歡樂。典型的王道機戰故事,結局中卻幽了自己的一默。

日本旅遊新趨勢:韓國年輕人成主力,愛關西勝東京

根據日經 Nikkei Business 調查,今年 1 月至 6 月,造訪日本的外國觀光客將近 1,400 萬人,比去年同期成長 17.4%,超越中國成為最大觀光族群。更有趣的一個新趨勢是:東京已不再是首選,大阪、京都等關西地區的吞吐量正大幅上升。這些增長中,最主要的來源是 30 歲以下的韓國年輕人。他們平均的消費金額雖然較中國低,但在飲食和娛樂服務的花費上,都高於中國觀光客,顯示比起購物,他們似乎更著重好的美食與娛樂體驗。

鄭立:超時空要塞 7 —— 太空版技安迫人聽佢唱歌

「超時空要塞 7」的主角火焰巴沙拿,是一個熱愛音樂的人,經常開演唱會,最重要的是,他也經常迫人聽他唱歌。他的運動神經一流,能夠一面駕駛著戰鬥機一面唱歌,在別人忙著宇宙飛來飛去交戰時,他為了在傳不到聲音的真空迫別人聽他唱歌,索性駕駛戰鬥機去戰場,不是為了打仗,而是強行向對方發射擴音器,插入對方的飛機,然後往駕駛倉播放魔音。比較技安和巴沙拿,你會發現,明明就是做非常相近的行為,樣衰和靚仔就是有這麼大的分別。

紅眼:性愛成癮的佐佐木希

佐佐木希新劇「下雨天你總是那麼溫柔」,跟當年的「天使之戀」一樣尺度大膽。劇集由金牌編劇野島伸司操刀,題材罕見,甚具爭議性。跟幾年前的「晝顏」類近,故事也從「平日晝顏妻」不倫出軌的社會問題展開,講述佐佐木希飾演的人妻,性愛成癮,除了丈夫,白天還會不能自拔,主動跟其他男人發生性關係。無法不想起丹麥導演拉斯馮提爾(Lars von Trier)那部驚世駭俗的史詩式長片「性.上.癮」,相信野島伸司都有從此作取經。

Moyashi:尋找日常的日常

2000 年代初,日本動畫開始興起一股名叫「日常系」或者「空氣系」的熱潮。「日常系」就是沒有目的,簡而言之,這體裁就是表現出日常生活感,故事內容多數沒有甚麼主線,甚至只是角色間的閒話家常,打打鬧鬧就完一話。但詭異的是到底「日常」是甚麼,其實很難說得清。尤其「日常」所意指的普遍性和尋常性,理應是不辯自明的東西。叫你用三百字寫出何為「日常」,該如何下筆?事實上,所謂「日常系」一點都不「日常」,起碼不是我們正在經歷的日常,反而是我們所渴望的「日常」,或者可以說是一個現代烏托邦的寓言。

Moyashi:超時空麻婆

天津沒有的「天津飯」其實是炒蛋燴飯,上面打個醬油芡汁,是醬油汁感覺中華,還是炒蛋感覺中華?乾燒蝦仁近親的「辣醬蝦球」,是由日本中華料理之父陳建民,為配合日本人口味而創造的菜式。兩樣都是有名的中華料理,簡單入屋,在外面食價錢便宜,在家食也方便易煮,雖然兩者跟「中國」都沒有甚麼關係。進食食物,除了食盤子裡的東西,還有食菜式傳達的感覺。「異國」本身是很區域性的感受,出了特定文化圈就會變得不倫不類。在我們眼中,日本中華料理很不明所以,因為我們觀看的,其實是「異國」本身所感受的「異國情懷」,中間隔住兩重文化層,覺得怪,理所當然。

幫 28 萬員工建托兒所,這家日本企業成世界五百強

矢崎總業,主力產品是汽車專用的連接線,年度營業額將近 2 兆日元,海內外超過 28 萬名員工,與美國德爾福公司互搶世界第一的寶座。員工福利與公司競爭力一樣強勁,源自矢崎總業創辦人矢崎貞美 70 年來的堅持 —— 把員工當成自家人一樣照顧。公司托兒所學費低廉,每月只要 7,350 日元。員工如果不想通勤,可以住在宿舍,租金僅薪金的 5%,遠低於周圍房價;停車場不用錢,餐廳裡 3 餐費用只要 525 日元,所有的福利都好到不可思議。這樣的家族主義,不但確保其公司戰力,更成了國際化的競爭力。如此好的福利待遇,應該花費不少成本,真的有辦法全變成業績嗎?矢崎裕彥說:「不能想要有所回報才去做,一定要真心付出,對方才能感受到你的用心。」

Moyashi:道德包膠包膠道德

順應 2020 年奧運,日本大搞形象工程,除了之前清洗式整頓色情產業,亦有意規管動漫文化界,來個大掃除,務求外國人來日本眼不見為乾淨。日本便利店的雜誌架上的成人刊物,雖然一般都有用膠帶或者繩子綁住,目的只是為了不讓人站著看。基本上是店舖決定,並非發行商規定。於是,政府就向成人雜誌開刀。

鄭立:叮噹——技安教你使用和平手段感化別人

技安是「示威」的專家。所謂示威是甚麼呢?並不是指與法輪功的銀樂隊一起舉牌遊行,而是向對方展示力量和實力,表達自己對一個現狀的不滿,讓對方產生壓力,進而妥協或者讓步。示威之所以重視人數,是因為人數代表了力量,而力量代表了現有的實力,以及潛在的破壞力。和平與暴力,並非相斥,反而是共存的。如果這種潛在可能性並不存在,則和平的手段也只會被無視而已。

日本秋刀魚縮水,竟成中國人哈日的證據

日本東北數個漁港今季的捕獲量都直線下跌,跌幅之一是來自近年頻頻「失收」的秋刀魚。日本漁業猜測,主要原因是受到近期颱風吹襲,海洋水溫上升與過度捕漁的影響,矛頭卻直指台灣和中國兩大競爭對手。台灣的秋刀魚捕獲量早在 2013 年超越日本,連續四年居冠,而中國雖排名第三,但過去 4 年捕獲量已大幅增加 30 倍,皆因多了中國人喜歡吃秋刀魚,出現「爆食」現象。

方俊傑:「愚行錄」—— 愚者行世

電影明明在反映日本社會現狀,但香港人卻完全能夠對號入座。問心,你是否也認識很多對陌生人對情人對朋友帶來傷害後,能夠輕易合理化,甚至無視,甚至覺得被傷害者只是想搞大件事,然後會安安樂樂不帶一點內疚便輕鬆過活的香港人?電影或小說當然可以寫到以上人物遭遇殺身之禍,大快人心。現實嘛,多數是手執大權,天也收不到。以此作準則,現實世界的確比杜撰的世界,更加殘酷一千倍。

Moyashi:三神器賜我力量

日本三神器是八咫鏡、八尺瓊勾玉和草薙劍,日本神話中來自天照大神,歷代天皇傳承的 —— 不,這些都跟此文章沒有關係。家庭電器三神器的說法起源於戰後 1950 年代日本,最初指黑白電視、洗衣機和雪櫃 —— 每戶家庭都配備的家電。

痴漢:日本男性的悲歌

對於日本的電車痴漢,大部分人都在各種官能小說和愛情動作片「薰陶」下有了既定印象,但真正的痴漢究竟是怎樣的人?一名研究痴漢多年的精神保健工作者,出書道破電車痴漢在日本社會的真身:「多為大學出身、已有家室的普通上班族。」他的新書解構痴漢的犯罪動機,原來性欲以外,還隱藏著日本男子無處排解壓力的病態。

Moyashi:財團 B 的陰謀

幪面超人(假面騎士)電王由時空穿越,發展出作品穿越的概念。名正言順的官方二創,將過往的作品循環再用,與前作的幪面超人共演。結果當年賣出亮眼成績,劇場版在 TV 版結束後還多拍了兩年。Bandai 驚覺幪面超人作品的消費者,除了小學生外,還有喝變身腰帶奶水大的成年人;另外還有陪小孩一起看星期日晨間特攝英雄片,結果愛上帥帥小生的主婦。但 Bandai 和東映當時仍停留於「多人看?拍多一部劇場版吧」的階段。

因腦死而摘取器官移植,是救人還是殺人?

延續生命,創造奇蹟,是很多人對器官捐贈的看法。但要如何判斷一個人已經死亡,繼而進行器官摘取和移植呢?腦死有別於心肺死亡,還存在道德上的爭議。因為在醫學角度,被判定腦死的病人,若心肺機能正常,其實仍有生命徵兆。當醫生摘取腦死病人的器官,某程度上就是親手終結其生命。醫生是否會為了想救面前這個人而暗盼另一個陌生人「盡快」死去呢?為腦死患者進行器官移植,是救人者還是殺人者?

紅眼:「黑色筆記本」——唔夠惡,無表情,演得差

舊版「黑色筆記本」深入民心,十多年之後,今季再由跟米倉涼子同一經理人公司的武井咲主演新版。武井咲固然漂亮,但「媽媽生」始終跟陪酒小姐、按摩女郎不是同一級別的,除了外表好看,都要有震住場面的手眼身法步。武井咲則怎看都沒那股氣場,如此就需要靠演技了。觀乎武井咲版本的「黑色筆記本」,女主角除了(臉)好看、(化妝)好看和(和服)好看,演技只屬路人級別,實在有眼看的都不敢恭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