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

|共645篇|

日本袋裝即食麵銷售回升,關鍵在散賣?

即食麵在日本愈趨滯銷?這怕是已成舊聞。日本即席食品工業協會的統計顯示,2018 年袋裝即食麵的總需求,較前年上升 1%,出貨額亦增加 1.2%。此外,適逢全球第一款即食麵、日清食品的「雞湯拉麵」面世 60 周年,NHK 電視台播放以日清創辦人安藤百福為主角的連續劇,不少網民表示「雞湯拉麵」在超市售罄。但其實在「回春」之前,袋裝麵確實被杯麵力壓,經歷了幾年苦戰。

紅眼:「初戀那一天所讀的故事」—— 何必迷戀太多「東大夢」

「東大夢」沒有告訴孩子的現實是,畢業之後,無論東不東大、名不名牌,都不會擁有絕對優勢。過了關,也不是永遠的神仙,往後還有無數關卡需要克服。不同的是,當你抱著「東大夢」的時候,對往後的人生還有無限憧憬,但到過了一關接一關,那時候你已經傷痕纍纍。

變老的勇氣

衰老是不可抗逆的現實,每事都受身體條件所限。年齡一到,不得已也要從職場中退下來,在退休後,大多老年人身心狀態退化更快,因為失去寄託、人際關係、社會參與、自我認同,也失去了財政收入。若是加上生病,要人照顧,更會出現自卑感,覺得活著是拖累別人。日本作家岸見一郎在新書「變老的勇氣」帶出老人與照顧者要面對變老就是不完美的事實,並珍惜當下,才能擁有變老的勇氣。

日本創新:如何減少成人紙尿片

如果日本能夠研發出更好的成人紙尿片,還可能進一步開拓海外市場,因為老齡化在多個國家已是大勢所趨,市場調查公司 Euromonitor 的調查預測,美國的成人尿片銷量在 2015 至 2020 年間,將有48%的增長,相較之下,嬰兒尿片的增長只有 2.6%。

Moyashi:無限復活的魯魯修

「Code Geass 叛逆的魯魯修」劇場版四部曲最後一部,在 2 月 9 日於日本上映。相對於前三集只是流於電視版的總集劇情,以「復活的魯魯修」為名、打著新內容旗號的第四集最惹人注目。雖然前三集為濃縮 50 集電視版的內容,劇情已有改動,所謂的「後日談」當作平行世界就好了。魯魯修本人有沒有復活,以及劇場版主要劇情非本文討論內容,恐懼劇透者請安心食用。

鄭立:「空中雙響炮」—— 當沒有戰爭時,軍人在做甚麼?

這部「空中雙響炮」,是一個以兩名 F-4 幽靈式戰鬥機駕駛員的故事,當你顧慮到,這位史村翔在當編劇之前當過 7 年空軍軍人這件事的話,大概也想到這是一個改編自他真實從軍體驗的作品吧?對,雖然主角是軍人,但絕非打打殺殺或英雄主義,反而是警探生活趣劇。故事的主角是兩名一冷一熱,一智一勇的拍檔,一看就知道是空軍版的美式 Buddy Cop Show。

紅眼:「昨晚過得很愉快吧」—— 遊戲世界與現實的最短距離

今季短短 6 話的「昨晚過得很愉快吧」,故事改編自金田一蓮十郎的同名漫畫,兩個素未謀面的宅男宅女,因為遊戲角色的性別產生美麗誤會,一個以為對方是男生,另一個以為對方是女生,錯有錯著,便由遊戲世界一同冒險,發展到同居關係。傻氣單身宅男與剛失戀的漂亮宅女,朝夕相對,曖昧不明的感情逐漸昇華,但天底下怎會有這麼夢幻的女孩子。是有的,宅女主人公的本尊,本田翼就是了。

日企反「傳統」,禁送人情朱古力

若論全球最討厭情人節的國家,日本該是坐亞望冠吧。明明是個西洋節日,這東洋島國卻創立了獨有習俗 —— 由女性給男同學或男同事送的「義理朱古力」。所謂「義理」即是「人情」,無論你與對方熟絡與否,甚至厭惡至極也好,都「應該」送上朱古力,以示感謝平日的照顧。而當這種文化淪為職場壓力,更令男女雙方同感困擾。

Moyashi:禮多人奇怪

因為要在臨別前最後一刻表現禮貌,所以分別時鞠躬說再見,這基本上是日本的指定動作。這可以發生在任何日本人身上,但指名上班族是因為他們特別嚴重。有機會對方是上司前輩,如果在他們轉身離開前停止鞠躬、自己先離開,會給人很趕時間或者不禮貌的感覺。所以在對方轉身前,你總會見到鞠躬永不停止。尤其最近年頭年尾,公司有許多忘年會和新年會,完結後一堆上班族同時走進車站,就更容易遭遇上述情況。

面對高鐵債台高築,日本如何解決?

中國高鐵的鐵路建設在去年年底已達 2.9 萬公里,客量貨量全球第一。贏盡全球的,除了總長度、客量貨量外,還有債務數字。據報中國鐵路總公司的負債已接近 5 萬億人民幣,收入還不足以支付債務的利息。鐵路公司負債不是中國的專利,世界上的國家鐵路都是不賺錢的居多。日本 80 年代國鐵民營化,其中一個主因也是債務問題。

夕立:百合女團的必然與偶然(上)

前文提到「女團」各成員皆有必要在綜藝節目中建立自己的「人設」。與此同時,「人設」與真實的她們有著複雜的互動關係。握手會使粉絲與偶像的互動變多,然而人設的出現卻意味著彼此之間的互動更趨二次元化,容許動漫甚至同人誌式的幻想在女團出現 —— 當中包括了同性戀想像。

鄭立:「功夫小新」 —— 三小辣打到嚟,日本四川春日部無得避

你看「蠟筆小新」的電影版,往往都是懸疑劇,在各種神秘異象下,一步一步翻開真相,然後再發現他在說的是一個人性的問題。比起愛說教的「叮噹」,「蠟筆小新」觸及的題材通常更為異色,以及灰色。想到「蠟筆小新」原作者臼井儀人,本來就是畫成人男女情色題材漫畫的,就更容易理解了。

紅眼:「假面騎士平成 Generations Forever」—— 好久不見了,佐藤健/良太郎

在日本看平成時代的最後一部「假面騎士」電影,相信是粉絲都不會錯過的歷史印記。有生之年,只是在日本戲院看過兩次「假面騎士」劇場版。分別是 2009 年的「電王」劇場版「鬼島的戰艦」,以及這一次的「假面騎士 時王」劇場版。剛好十年,劇組也剛好邀請到「電王」的男主角佐藤健闊別十年之後再度回歸,誠意十足。

Moyashi:飲管戰爭

一間餐廳打著「減少塑膠」的旗號,不再提供飲管,而非改用其他材料的代用品,那只不過是利用「環保」的光環去節省成本,沒有解決存在的問題。小餐廳或者仍可用資金不足之類的理由推搪,但麥當勞之流的跨國財團,實在責無旁貸。飲管戰爭,是企業沒有負上應有的責任,反而將顧客推上道德抉擇的位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