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

|共586篇|

Moyashi:今日我最慘

香港人總覺得日本的樓價低,等於日本人生活必定非常幸福,最起碼也比香港人好。彷彿房價是世上唯一的社會問題,只要房價相對夠低,那裡就是桃花源。日本沒有房價問題,地方都市房屋多過市民,這個不是天堂,在日本人眼中反而是國家衰退、前路不明卻不見退路的地獄。

機會難得的業主美夢 —— 日本政府送你一間屋?

最新的「全球城市住宅指數」,香港全球排名由上季第 6 跌至第 14 位。對許多人來說,要「上樓」仍難過登天。但在日本,「上樓」可能是輕而易舉的事,事關日本人口減少,面對住屋數量比家庭總數要多的問題。政府會將鄉村地方丟空多時的「吉屋(空き家)」送給合資格申請人。只要符合條件,成為業主不再是夢。

死於歌舞伎町的女客

港人初遊東京,多會去逛歌舞伎町,見識一下日本的聲色犬馬。但鮮為人知的是,在這座不夜城,埋葬了不少生命。警視廳的搜查人員表示,光在 10 月份,歌舞伎町至少發生 7 宗墮樓自殺案,合共 5 人死亡,包括 3 名年青女性。她們為何偏在尋歡作樂之地尋死?可能都與歌舞伎町的「男人」和「金錢」有關。

紅眼:「億男」—— 富豪陷阱,金錢遊戲

由窮光蛋變成「億男」,一夜之間攀上天堂,一朝醒來又跌落地獄。天降橫財,卻遭朋友夾帶私逃,幾億獎金最終一毫子都沒剩下來。一男四出尋訪他的其他土豪夥伴,卻發現他們每個人都財迷心竅,口說一套,心裡另有一套,人前人後神鬼難辨。表面上,他們都已經看穿金錢遊戲,各有一套所謂的經驗之談、財富理論,結果當局者迷,自打嘴巴。有人扮演風光的人生教練,實則神棍一名,有人淪為賭徒,又有人是守財奴,玩弄別人也騙死了自己。金錢囚徒大都口徑一致,認定世間一切皆有定價。人有價錢,時間有價錢,連建立一個夢想,發一場夢,都可以標價出售。

Moyashi:九龍城寨進行曲(十)—— 下町九寨

將過去美化,是一種對當下危機與變動恐懼的反動。因為人類普遍不願意面對自己不熟悉的生活,所以透過回溯歷史,把自己的價值與期望正當化。19 世紀末的美國民眾面對移民與外來價值的出現,透過美化過去的農村生活,強化傳統的家庭道德價值。相同邏輯下,「昭和熱潮」想像戰後「捱過出頭天」的歷史,是日本面對 8、90 年代經濟衰退的文化反動。

Moyashi:示威的意義

可能是因為示威者本身也要工作的關係,所以通常是週末時間進行。但在平日的示威中,參加者多數只見年紀較大、應該已經退休的老人。仔細一想,就覺得整件事非常奇妙:在政府要員幾乎都不辦公的週末時間,在狹窄的行人路上一字排開,進行著只有在監視的警察才看見的示威。到底示威是示給誰看?

日本一代育兒男

不少人對日本家庭的印象是丈夫在外工作,每月把掙得薪金都交予妻子,由身為全職家庭主婦的妻子決定丈夫的零用錢。劍橋大學研究員 Hannah Vassallo 在其新作 Cool Japanese Men 中,形容:「全心投入工作,是男子氣概的典範。」但近年來,這種男主外、女主內的家庭分工正漸漸變化。Vassallo 訪問的日本爸爸,正樹立育兒男士的先例,用更多時間照顧孩子。

改編很難,但改編可以不爛 —— 專訪導演李相日

近年的日本電影,大多改編自小說或漫畫,而眾所周知,沒多少人能把原著故事拍好。李相日卻是少數的例外,甚至可謂最成功的導演之一。他先憑改編村上龍的同名小說「69 sixty nine」,在主流市場嶄露頭角,兩年後再以改編自真實事件的「草裙娃娃呼啦啦」,橫掃國內各大電影獎項。兩部改編自吉田修一同名小說的電影「惡人」及「怒」,亦為他贏得最佳電影及最佳導演等多項殊榮。上週李相日受到香港亞洲電影節邀請,來港與導演陳果對談交流心得,並在留港期間接受 *Cup 專訪。

紅眼:「犬屋敷」—— 偽善與惡的天人交戰

片約不斷,產量穩定的佐藤健,在「浪客劍心」和「爆漫王」之後,幾乎已成為新一代電影票房和質素的保證。與高橋一生合演的「億男」上映在即,相當令人期待。其實在這之前,還有一部精彩的科幻作品「犬屋敷」。兩個素未謀面,活在不同世界的男人,被突如其來出現的外星人擄走,一覺醒來,已成為兩部足以毀滅地球的超科技兵器。

賣書艱難,日雜 mini 卻長賣長有

Facebook、Twitter 及 Instagram 普及以後,遍地都是潮流教主。想找個對象參考打扮?隨便搜尋一下,就有幾百個任選,省時更省錢。想當然,很多日本時裝雜誌因此變得滯銷,結果黯然停刊,或是轉做網站。mini(「ミニ」)卻打破了這個宿命,成功爭取一批手機族成為新讀者,並連續 4 期成為銷量最高的年輕女性雜誌。

Moyashi:異世界的語法

如果「穿越/異世界轉生」足以稱為一種文學類型,最近這 10 年應該是其興盛期。相信有閱讀流行文學習慣,尤其日本輕小說的讀者都體驗到。由 2000 年中期開始,這種類型在中國和日本零星冒起,由小說、動漫、到劇集,到今天幾乎佔了流行文化一大市場。

鄭立:高立的未來世界 —— 一個軍警開槍甚麼都打不中的世界

「高立的未來世界」這作品,一看就知道,故事背後的訊息應該是環保保育甚麼的。談起環保,我們一般想到的是,綠色生活,再生能源之類的卡通片吧? 即是核子的、工業的就是邪惡的;再生能源例如太陽能、風力,天然食物甚麼的則是正義的。但對我來說,最深刻的部分倒跟環保寓言無關,而是這一段……

紅眼:Head Porter 的故事

一「潮」天子一朝臣,廿年過去了,有著日本潮流教父藤原浩光環加持的 Head Porter,宣佈明年結束品牌。還記得那個跟潮友討論 Head Porter 和 Porter Tokyo 有何微小(到價錢以外近乎看不到)差別的日子嗎?當然,應該還試過長篇大論跟那些不上道的朋友解釋 Porter International 其實只是翻版,對手可能覺得受到侮辱,鬧得不歡而散。我想,就算不叫集體回憶,都叫一個時代的印記了。或者,不少同代人所慨嘆的時代終結,並不是真的那麼懷念 Porter 的斜孭袋,而是那個我們會買 Porter 的時代。

日產的沉痛教訓 —— 再能幹的人,也需要監督

當初日產陷入破產邊緣,Carlos Ghosn 接過這爛攤子,憑其「日產重生計劃」,包括大幅裁員及關閉部分廠房,令業績谷底反彈,日產得以起死回生。但這位日產「國王」如今被內部告密,揭發他多年來在集團邊「搶救」邊「吸血」。分析指出,Ghosn 的倒台給予沉痛教訓:即便是業內最具權力領袖,也需要一位監督他的上司。因為當行政總裁擁有太多權力,有時便會失去問責及負責機制。

夢之十連休?日人叫苦連天

明年日本新天皇登位,內閣會議通過特別法,爭取年內於國會通過,假如事成,從 4 月 27 日起的黃金周將有 10 天長假。返工等放工的你,很想要吧?日人的反應卻好壞參半。網上旅行服務 AirTrip 的調查顯示,逾 5 分 1 受訪者感到「不太高興.完全不高興」,有些網民更叫苦連天,直言「只有學生跟公務員才開心吧」。何以夢幻般的法定十連休,卻是不少國民的惡夢?

鄭立:烙印戰士 —— 其實神很民主,又很謙虛?

「烙印戰士」是套很出名的作品,在港澳與台灣也非常的受歡迎,所以有本地化的中文版。但是,如果你有細心留意的話,中文版單行本當中,是少了一話的,在這話中,可以說這故事的反派,格里弗斯的意識,遇到深淵中的「神」。

紅眼:「在咖啡冷掉之前」—— 傳承的味道和溫度

故事鎖定在不知名小鎮上的一家咖啡店,大家都聽過一個都市傳說,只要坐在咖啡店的某個特定座位,喝一杯咖啡,客人便能穿梭時空,回到過去或窺看未來。不過,店裡的「咖啡時光機」規矩多多,好不容易才鑽進時空的狹縫裡,卻只擁有一杯咖啡的時光,只夠匆匆跟對方見上一面,一個擁抱、一個道別,留下一句說話。宿命無從扭轉,人皆渺小,只能專心珍惜片刻的相聚。花盡心思只為重逢一瞬,儘管一切都是徒勞而回,卻實在喜歡這種不甚科學的浪漫。

「印度矽谷」交通癱瘓,專才難求不如日本打救

美國矽谷交通擠塞問題聞名全球,在地球的另外一端,被譽為「印度矽谷」的班加羅爾(Bangalore),交通問題亦不遑多讓。說來諷刺,班加羅爾雖然孕育了一批電腦專才,但要解決嚴峻的塞車困擾,最終還是尋求外援,邀請日本政府——這個可能是全球最擅長解決交通堵塞問題的國家,提供技術支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