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趨勢

|共1239篇|

【真‧經濟史】4 個指標,顯示中美貿易戰不是最大

中美貿易戰已展開,中國商務部稱之為「經濟史上規模最大的貿易戰」,足見大國對自身經濟力量的自信。然而,據美國達特茅斯學院經濟學系教授 Douglas Irwin 分析,「經濟史上規模最大的貿易戰」早已出現,而非是次中美貿易戰。真正最大規模的,乃美國於 1930 年代發動的一場貿易戰。無論是廣泛性、進口貨品數字、關稅及持續性,此次中美貿易戰規模皆遠不如當年有份促成大蕭條的那一次。

陶傑:中國女婿掌控英國外交與諜報系統

英國首相文翠珊委任擁有一名中國妻子的傑里米·亨特(Jeremy Hunt)為外交大臣。傑里米·亨特官方譯名「侯俊偉」。此一俊偉西方男子,以創辦網絡教英語的補習生意起家。此一靈感來自於他曾在日本教英文。英國男人去到遠東,仍大受歡迎,因此侯俊偉娶得中國妻子露茜亞(其中文姓名,侯俊偉拒絕披露)也不令人驚異。

負責官員接連跳船,英國還脫得了歐嗎?

英國距離正式脫歐不足 9 個月,仍未就貿易協議與歐盟達成共識。脫歐事務大臣戴德偉及外相約翰遜卻接連請辭,剩下一堆爛攤子留待文翠珊收拾。當日說過事在必行的她,在這四面楚歌之際,還能把脫歐進行到底嗎?跳船的兩位自是不看好,揚言脫歐難以成事。但在英國甚至歐盟「大佬」的德國,專家又是怎樣看?

歐盟否決網絡版權法,音樂人輸了,但你卻受惠?

對於 Google、YouTube 和 Facebook 這些科網巨頭來說,他們可能正為歐盟議會剛傳出的喜訊感到雀躍。日前,歐盟議會為帶有爭議性的版權指引修訂方案進行表決,結果以 318 票反對,278 票贊成和 31 票棄權,將議案否決。一眾科技公司相信都鬆一口氣,因為方案退回可能令它們減少向新聞媒體、唱片公司和著作持有人支付數以十億美元的版稅。

兩名記者,拉不倒貪污議員下台的啟示

媒體通常被形容為用採訪與傳播的力量,扮演監察政府、反映公眾意見的角色。以小勝大、用攝影機和紙筆改善社會情況,或者是大部分媒體工作者的理想。在 2015 至 2016 年,日本富山縣就有一間蚊型電視台 Tulip-TV,新聞組幾名記者刀仔鋸大樹,揭發富山市議會的貪污,最終導致轟動全國的 14 名議員請辭事件。

一帶一路放慢腳步 「大撒幣」恐不再?

有人形容,中國倡議的「一帶一路」,是對外的「大撒幣」行動。近年來,中國確實向不同「一帶一路」沿線國家作大規模投資及貸款。然而「大撒幣」的情況自今年起有所改變。「中國財新網」於本年 3 月發表的「一帶一路指數」文件顯示,中國與其他國家的貿易規模,已較一年前為小。「一帶一路」之所以減少對外國的資金投放,或在於中國開始憂慮,接受貸款的國家,將來是否有能力償還債務。

不能說的封殺:中國(不可能在美國)移動

受中美貿易戰的緊張局勢影響,牽涉其中的企業亦愈來愈多。繼中興和華為兩大中國科技公司遭美方封殺之後,美國商務部旗下的國家電信及資訊管理局,日前發表聲明,建議聯邦通信委員會拒絕中資電信商中移動進入美國的申請。然而,本應對公眾披露的詳細原因,包括中移動對國家安全的潛在威脅,在文件中都被特意遮蔽。欲蓋彌彰,更讓人聯想到華府和北京政府的暗中角力。

不賣手機賣飯煲,小米憑甚麼「捲土重來」?

從手機做到牙刷,小米的策略看似無厘頭,實際上卻是有計劃地深入每個使用者的生活。從手機、到手環、電視機機頂盒、單車、掃地機械人與吸塵機等家電用品,無一不與小米的網絡串連。所有的數據蒐集回後端軟體平台,小米就能知道你的生活習慣、日常作息等。當一般人還在爭辯物聯網究竟能對人類帶來甚麼樣的實質改變,小米已經悄悄攻佔了你生活中的每一個角落。

福利天堂不再,瑞典也將右傾?

相比香港,瑞典肯定是福利天堂。國家提供免費教育、豐厚的醫療津貼及超過 1 年的有薪侍產假,假如患病或失業,亦可領取救濟金過活。雖說羊毛出自羊身上,瑞典的稅率高得令港人咋舌,但至少稅收用得其所,能回饋到納稅人身上。只是,對於這種傳說中照顧終生的福利體系,瑞典人卻愈來愈質疑其可持續性。因為他們眼見賦稅仍重福利卻減少,自己忍痛割下的「羊毛」,似乎都被蓋到移民身上。

中美貿易戰的大前方:製造業生態轉變的時刻?

中美貿易戰正式展開,繼月前美國宣佈向中國達千多件商品徵收 600 億美元入口關稅後,中國迅速還擊,對美國百多件進口商品加徵關稅;日前中美兩大經濟體再次對碰,受影響的不僅是國內的企業,更波及世界製造業。貿易戰會否再升級還是未知之數,但中美兩國近日的關稅政策已改變了製造業生產鏈的生態。「紐約時報」報道就考察中美貿易戰的大前方,檢視這場貿易戰的初步影響。

陶傑:中国香港「科技創意產業」有前途?

「中國」一詞的基本誠信涵義,在美國已經崩潰,中國國務院高調公佈的「中國製造 2025」,公然自稱要在 7 年內成為高科技製造強國,迅速令美國驚醒中國的威脅。中方馬上讚成香港特區政府開拓「創意科技產業」,並希望善用香港的所謂一國兩制,企圖以香港的「獨特地位」保住香港高科技創造和產業的一線呼吸管道。雖然中港的如意算盤是這樣打,但會不會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