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羅斯

|共72篇|

唐明:首相死得早,沙皇死得冤

尼古拉二世是不是聖明天子,得不得民心,無關宏旨。對於革命而言,如果他品格敗壞,人神共憤才好呢,可惜他也不是,他只是一個典型的舊時代貴族而已,人很平庸、運氣更差。在他身上,法國大革命的歷史又重複了一次,由於保皇黨和「帝國主義勢力」的營救,列寧決定斬草除根,舊的象徵非去不可,務必斷絕任何人往回看的心思,這就是所謂的「把革命進行到底」。

【短片】「十月革命」是死胡同還是新理想?

十月革命實質發生在公曆 1917 年 11 月 7 日,按當時俄羅斯儒略曆法計算是 10 月 25 日至 26 日,十月革命的稱號亦沿用至今。列寧領導的布爾什維克黨促成人類史上第一個社會主義國家蘇聯。在人人手持 iPhone 的 2017 年,100 年前的工人革命已是過時的政治符號,為何仍要回顧這場遠在俄羅斯的革命?

俄人:民主不適合我們,我們需要「沙皇」

政經雜誌「經濟學人」在最新一期的封面專題,以「廿一世紀沙皇」形容普京,指這位三屆總統實際與帝王無疑。但當西方憂慮君主制在俄羅斯死灰復燃,俄人對「走回頭路」卻愈趨歡迎。國家民調機構 VTsIOM 在 3 月公布的調查顯示,逾 28% 俄人支持國家他日重行君主制,較 2006 年的 22% 明顯增加。他們是懷念昔日的君主制?抑或憧憬普京這位「新沙皇」?

「洗腦教育」下的愛國蘇聯少先隊

2012 年的今天, 面對 10 萬人包圍政府總部,只為要求政府撤回德育及國民教育科,時任行政長官梁振英於其後宣佈取消國教科 3 年開展期。當年學民思潮成立,召集人黃之鋒還未滿 16 歲。現在學民思潮已經解散,20 歲的黃之鋒身陷囹圄,惟被稱為「洗腦」教育的國民教育科,被指已滲入在不同的學科和教材裡。有年輕人不甘被「洗腦」,卻也有年輕人被迫接受。二戰時期,蘇俄兒童、少年們因著「愛國愛黨」之名,學習共產主義的意識形態,然後成為保家衛國的先驅,走上戰場。

一座屋苑看蘇聯變質

有傳列寧遺孀說過:假如列寧夠長命,肯定會被史達林收監。列寧下場的確比不少同志幸運:1936 年至 1938 年史達林「大清洗」期間,多達 60 萬人遇害,數以十萬計人民遭囚禁於勞改營,連其後流亡墨西哥的托洛茨基,亦被蘇聯秘密警察用破冰斧鑿腦斃命。革命從理想開始,卻以慘劇告終。美籍俄裔歷史學家 Yuri Slezkine 新作 The House of Government: A Saga of the Russian Revolution 就從一座屋苑的命運,探討蘇聯由「大理想」淪為「大恐怖」的歷史。

網絡攻擊改寫現代戰爭模式

近日美國總統杜林普下令,將 2009 年成立的「網戰司令部」(Cyber Command)提高級別,升格為聯合作戰司令部。這意味著,美國更加重視「網戰」之於現代戰爭的角色,並將「網戰」轉為未來的國防重心。這變動並非美國沒事找事而作出的決定。牛津國際關係學者 Lucas Kello 在著作指出,所謂「虛擬武器」已有左右大局的影響力,現在威脅著你的電腦網絡 —— 以及國際秩序。

「伊卡洛斯」:圍繞俄國禁藥風暴超展開的紀錄片

古希臘有一「伊卡洛斯」神話:伊卡洛斯用蠟翼逃脫囚禁他與父親的島嶼,重獲自由的他卻因振翅高飛而得意忘形愈飛愈高,最後太陽的高溫令蠟翼融化,使他墮海身亡。近日,Netflix 也有一套以「伊卡洛斯」為名的新片,雖然並非甚麼史詩式劇情,但也是一套超展開的驚世紀錄片 —— 導演 Bryan Fogel 原本不過是想拍下他如何避過藥檢,服禁藥參與業餘單車賽事,結果卻意外拍出了一齣見證國際體壇醜聞、仿似「諜戰」的寫實驚悚電影。

聖彼得堡的血腥 300 年

俄羅斯 20 世紀最偉大詩人之一的 Anna Akhmatova,曾如此形容僅次於莫斯科的俄國第二大城聖彼得堡:「(這裡)特別適合災難。」Akhmatova 並非幸災樂禍,回溯歷史,聖彼得堡自 1703 年成立以來的 300 年間飽歷天災人禍,戰爭、革命持續發生,死於非命的亡魂不計其數,可謂世上數一數二多災多難的悲慘都會。

販賣希望的黑市:蘇聯時期的地下出版

當奧西普.曼德爾施塔姆(Osip Mandelstam)寫下「史太林諷刺詩」時,無異於窮盡力氣狠敲史太林,但手中木棍亦終為燒死自己的火助燃。曼德爾施塔姆因褻瀆史太林被捕,並被監禁至死。其妻子和支持者將詩縫進鞋子,藏進床褥、平底鍋,還有連世上最機警的密探也無法查到的地方 ── 將詩銘刻於讀者的腦中。他們冒險偷運這種無形的貨物,讓詩句得以流傳至今。當時將被禁文學複製並散播的,便是蘇聯的地下出版「薩密茲達」(Samizdat)。

勾結外國勢力的美國總統候選人

「這是政治!」美國總統杜林普為其子與俄羅斯律師在大選期間會面辯稱:「為了獲取對手資訊,所有政客都會像小杜林普般出席會面。」政治固然不是甚麼乾淨的玩意,歷屆美國總統由小羅斯福到奧巴馬均有近乎違憲之舉,但若論及競選期間勾結外國勢力,則或要數到尼克遜(Richard Nixon),通過越南人脈阻礙時任總統詹森(Lyndon Johnson)的越戰和談,打擊民主黨候選人韓福瑞(Hubert Humphrey)的選情。

是誰暗中支持北韓軍力?

自美國政府換屆,朝鮮半島局勢日趨緊張,北韓半年內逾十次試射導彈,5 月 14 日所發「火星 12 號」射程最遠覆蓋關島,飛行之快之高,美日導彈防禦系統亦無用武之地。北韓軍事技術急速成長,不可能靠一己之力成就,據日本經濟新聞記者高坂哲郎採訪顯示,背後原來有俄羅斯的影子。

動搖普京政權,全靠號召反貪?

過去十年,每逢七一,香港頓變平行時空:一邊是歌舞昇平,慶祝回歸祖國;另一邊萬人遊行,抗議施政不力。活在同一座城,你有你歡唱慶賀,我有我不平則鳴,彼此是最熟悉的陌生人。在今年的俄羅斯國慶日,當地亦有類似的「奇景」:約 27 萬人在莫斯科參與慶祝活動;全國各地卻有另一批人湧上街頭,在紀念國家成立的這天,對領導國家的人作出激烈抗議。

俄國間諜怎樣統戰美國人?

電影中的間諜,總是大隱隱於市,表面上是你的鄰居、同事或愛人,暗地卻為他國收集情報。現實縱沒那麼多雙面人,但特工確實一直活躍於國際社會,特別在美俄這對世仇之間。長久以來,當局是如何鎖定、招攬及操縱這些竊密高手?從美國聯邦調查局(FBI)的法庭文件,我們終可一窺究竟。

假如美國沒有介入一戰

凱恩斯曾說:一戰是歐洲內戰。殖民宗主國內鬥,掀起世界動暴,由中東乃至遠洋美國,假若美國並無應協約國(Allied Powers)之邀參戰,歐洲戰局會如何收場?適逢美國參戰百年紀念日,美國新保守派政評人、前總統喬治布殊文膽 David Frum 撰文分析美國抽身歐戰的後果,並主張一戰雖然相當不受歡迎,戰後歐洲的民主實驗亦以失敗告終,但為重整世界秩序,一如二戰及冷戰的抉擇,美國仍絕對有必要介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