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脈衝

|共1483篇|

dele 以外:日本「電子遺物」實況

日劇 dele 雖以電子遺物為題,內裡還是一套懸疑偵探劇,找出藏在遺物裡的心思和人情。那些竊聽錄音、貪污罪證或是出軌照片,觀眾未必會有,但是死後不願曝光的東西,相信也總有一兩件。 自己若真突然喪生,留下手機電腦的資料、社交媒體的發帖、網上銀行的帳戶等,這些電子遺物在日本社會,又會怎樣收場?

不打抗生素,對雞是福還是禍?

全球人類對雞肉的需求量驚人,在過去幾十年,家禽養殖業為滿足供應量,一直都使用抗生素在惡劣而擠迫的工場內餵養雞隻。而且,對雞隻注射的抗生素,本身都是為人體而設的。美國食品和藥物管理局早已制定政策,建議家禽養殖者停止使用人類抗生素。使用了數十年抗生素的雞肉生產商,需要花更長時間重新試驗如何使用新的益生菌或益生元取代品。

上班族惡夢:辦公室的禁糖令

作為成年人,若是嗜甜如命,愛吃零食狂喝汽水,假如他朝變胖身體變差,理應也是個人的事,輪不到別人干涉。但在美國一些辦公室,公司提供的小吃和飲料,全都換成無糖的健康食品,自備的甜食也被禁止「入屋」。老闆說為大家著想,下屬卻在心裡淌淚。不過是忙裡偷「甜」,這樣也要被「健康大使」剝奪?

怕蝕底更蝕底?停止追逐沉沒成本

有沒有試過買一張電影票,入場後卻發現是齣「爛片」,但因不設退票,為免蝕錢只好坐到完場?對於已經付出且無法收回的支出,經濟學稱之為「沉沒成本」。但小至日常生活,大至基礎建設,人們偏偏常犯經濟學家眼中的錯誤:繼續投放時間或資源。

如何防止人工智能淪為極權工具?

英國作家 George Orwell 逾半個世紀前名著「1984」,描述極權政府如何利用科技監控人民,此書近年出乎意料重登暢銷書榜,想必與故事中極權惡夢臨近有關。近年屢傳有國家以大數據監控人民,尤其令人疑慮人工智能會否助紂為虐,究竟這樣的未來是否不可逆轉?知名以色列歷史學家哈拉瑞新書「21 世紀的 21 堂課」,為危機抽絲剝繭,提出人類反抗極權的可能。

從暴君到藝術家:希特拉論的演變(下)

有別於歷史上大多數威權統治者,希特拉以藝術天才自居,將政治視作他的手藝。大家通常嘲笑他是一個失敗的藝術家,這只是膚淺之論,政治和戰爭是他藝術創作的延續。德國學者 Wolfram Pyta 的「化身政客和統領的藝術家」是最新添加也最富爭議的一種論述。將政治視作藝術並非新鮮話題,班雅明和托馬斯曼早有此論,Pyta 所展示的希特拉,自視為一個超越傳統浪漫化的天才,高高在上的領袖,不必營營役役。

1918 年大流感奪命上億 威脅百年未解

100 年前,奪走數千萬性命的一次世界大戰臨近尾聲,生靈塗炭理應到此為止,但始料未及,更催命的西班牙型流感(Spanish flu)肆虐全球,由美洲到亞洲、由北極到太平洋小島無一倖免,估計奪去達 1 億條人命,相當於全球 5% 人口。雖然科學家已確定,疫情由一種 H1N1 流感病毒觸發,但究竟病毒何以傳遍全球,學界仍然莫衷一是,更令人憂慮同樣的滅頂之災可以重現。

從暴君到藝術家:希特拉論的演變(上)

為何希特拉「引人入勝」?這並非顯示大多數人心理變態,而是大屠殺的罪惡驚駭世人,德國人為何會從一個高度文明的民族直墮罪惡深淵,依然使人困惑。「紐約客」雜誌專欄作者 Alex Ross 撰文列舉系列相關重要著作,闡述自 1945 年至今,有關希特拉的論述和批判,因應不同時期的政治氣候,歷經多重轉變。

職業培訓:教育制度殘缺的環節

但是這種能力導向的理念,引起教師和家長的心理牴觸,他們認為這種分流,其實不是基於學生的個人能力,而是基於其社會經濟地位以及家庭種族背景,亦即隱含的歧視。因此到了 1950 年代末,公立基礎教育的名譽已漸蒙污,被視為是專門對甚少升上大學的少數族裔,勞工階層子弟的「彌補」而已。

日本何以成為搞笑諾貝爾獎常客?

新一屆搞笑諾貝爾獎(Ig Nobel Prizes)剛於上週揭曉,消化科醫生堀内朗憑研發坐著自照大腸鏡的革命性方法,獲得醫學獎殊榮,並創下日本人連續 12 年奪得搞笑諾貝爾獎的紀錄。做事一板一眼的大和民族何以在搞笑科學上屢創佳績?「讀賣新聞」調查研究本部研究員佐藤良明嘗試找出答案。

颱風襲地球:趕上倉是甚麼心理?

超強颱風山竹襲港,由於政府和傳媒(以及長輩群組)連日警告,一號風球還未懸掛便已全城戒備。大批市民趕去超市街市,買些食材、杯麵、罐頭等儲水儲糧,結果早於星期五晚,便見貨架空空菜價騰貴。數天前的美國北卡羅萊納州亦大同小異,颶風佛羅倫斯直撲當地之前,居民湧至超市備貨。但意外的是,有些人狂掃零食啤酒,有些人卻毫無準備。為何會有前者般乘機放縱,又會有後者那樣闊佬懶理?

柏林街道改名,不要殖民者?

德國推行非納粹化及反思的努力有目共睹。但對居於在柏林市內非洲區,一條名為 Petersalle 街道附近的人來說,納粹、殖民、屠殺的事蹟似乎仍縈繞不斷。納粹於 1939 年將街道命名為 Petersallee,以紀念德意志帝國時代,建立殖民地「德屬東非」的領軍人物 Carl Peters。當區一直有不同意見,爭論應否為街道重新命名。

麥當勞「染綠」,素食漢堡銷量急升?

素食是否等於健康,仍待商榷,但麥當勞距離素食和健康到底有多遠,就算你沒有經常光顧,都應該想像得到。不過,隨著世界各地都吹起素食主義和健康飲食風氣,取態較為寬鬆的「間中偏綠」彈性素食主義者數量不斷增加,如何取悅他們的胃口,也是一門生意經。全球最大的連鎖快餐企業麥當勞,如今亦躍躍欲試,準備提供素食者和肉食者兩全其美的健康選擇。不過,回到麥當勞的故鄉,肉食人口接近 95% 的美國,情況卻有微妙分別。

唐明:強姦是可以一笑置之的事

由於他對於歐洲女性的安危感到警惕,不符合「多元文化」的政治綱領,他在會場上被 Arbour 斥為「初生女性主義者」(newborn feminist),Schama 也說他滿腦子都是性(obsessed with sex),Arbour 女士的言下之意尤為明顯,容我放飛翻譯一下:「老娘搞女性主義鬥爭的時候,你小子還在吃奶,女人是不是受壓迫和侵犯乃是我的地盤,你這白種直男二毛子休得撒野云云。」她聳聳肩,全場為之鼓掌,意思是 Mark 危言聳聽,貽笑大方。

人工智能如何撼動全球秩序?

知名以色列歷史學家哈拉瑞(Yuval Noah Harari)在剛出版新書「21 世紀的 21 堂課」為全球危機把脈斷症,雖然當前的反自由主義浪潮成因複雜,但他推測這股浪潮只會愈加洶猛,關鍵在於我們繼承的全球自由主義體系,都是建基於 20 世紀工業文明,面對人工智能(AI)、資訊和生物科技革命,舊有體系將無力招架。

漁民 —— 維持中國海上國界完整的第三艦隊

早前媒體以「扇貝戰爭」,形容英法漁民為扇貝捕撈問題發生的衝突。雙方以漁船對撞,幸未釀成流血事件。漁民之間的捕撈爭執並不罕見,但假如其中一方換為中國漁民,結果會否只限於此便不可知。因為近年來,中國漁民正以「海上民兵」的姿態,縱橫四海。他們既有一定動員能力,卻非編制內的正式部隊,儼然中國海軍、海岸警衛隊以外的「第三艦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