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精知

|共698篇|

日本何以成為搞笑諾貝爾獎常客?

新一屆搞笑諾貝爾獎(Ig Nobel Prizes)剛於上週揭曉,消化科醫生堀内朗憑研發坐著自照大腸鏡的革命性方法,獲得醫學獎殊榮,並創下日本人連續 12 年奪得搞笑諾貝爾獎的紀錄。做事一板一眼的大和民族何以在搞笑科學上屢創佳績?「讀賣新聞」調查研究本部研究員佐藤良明嘗試找出答案。

以有限種出無限,世界的「磷」危機

磷是生命的必要元素,既維持細胞活力,亦是DNA和RNA的重要成分。磷對 ATP(三磷酸腺苷)、磷脂、細胞膜,以及所有脊椎動物的骨骼和牙齒的形成尤關重要。植物從泥土中吸收磷分生長,動物從植物中攝取磷,動植物死後磷重歸大地。生態循環因此生生不息。可是,人類活動卻把這循環打破了。

能否令颱風能量減弱?

據本港天文台預測,超強颱風山竹或於週日正面吹襲香港。不過,即使「打到正」,因為週日關係,大部分人仍享受不到風假。與其渴望打風,倒不如希望颱風風力減弱,避免造成嚴重破壞。為求減低經濟損失及人命傷亡,過去科學家就曾嘗試以人為方法,削弱風暴威力。

舊機回收,爆炸收場

又一年蘋果發布會,又一系列新 iPhone。當你心思思想要換機,盤算要否重金買部 XS Max 時,舊的那台又會何去何從?美國「華盛頓郵報」發現,iPhone、iPad 等電子產品被棄置後,無論你只是丟進垃圾桶,還是送去回收中心,容易爆炸收場。因為機內藏了一個微型「炸彈」,那就是鋰離子電池(lithium-ion battery)。

NASA 最新任務:送廣告上太空?

美國太空總署(NASA)剛滿 60 歲,明年亦是人類首次登月的 50 周年,太空熱潮有望再創高峰之際,NASA 內部傳出震撼消息。據報署長 Jim Bridenstine 有意出售太空船和火箭的命名權,以及允許太空人參與商業活動。換言之,他正考慮把這些航天工具,變成各大企業的廣告牌,並讓航天英雄像金牌運動員般,在電視廣告及商品包裝上亮相。但 NASA 屬於政府機構,太空人又是公務員。這樣做沒問題嗎?

全球水位上升可威脅互聯網穩定?

全球網絡公司近年都推出各種雲端服務,難免令大家有錯誤印象,以為互聯網是天上交織而成。實際上互聯網都建基海底和陸上,包括連繫全球六大洲的海底光纖電纜、入屋光纖等,系統多年來運作暢順,但有美國科學家研究,全球暖化引發的水位上升,正為互聯網基建帶來前所未有的威脅。

救動物,更要救其知識?

當野生動物被人大量獵殺,導致數目急降,出現滅絕危機時,人們其中一個解決辦法是,於其他地方引入同類物種,以維持生態平衡。乍看下,替補似乎令動物數量回升,避免失衡。但事實上,原生動物世代累積下來,關於如何在棲息地生存、活動的知識,早已隨著獵槍聲響而消失。新來的動物,需要重新摸索。

分久必合?專家:2.5 億年後,世界將合而為一

人類在地中海一帶居住的歷史,可追溯至公元前九千年的耶利哥(Jericho)城。地中海獨特的地理位置,在此後孕育出眾多文明。羅馬人的「我們的海(Mare Nostrum)」、土耳其人的「白海(Akdeniz)」、猶太人的「大海(Yam Gadol)」等等,都是地中海的名字。然而,地質學家提出,在板塊運動之下,這片重要的海洋,終會消失,並被抬成的山脈取代;甚至最終分裂的大陸亦會一一合併。

冷氣機與環境,該怎樣平衡?

在可預見的未來,冷氣機只會愈裝愈多。除非我們保證生產電能和製冷期間不再會產生碳排放,更多冷氣機只會加劇全球暖化。然而,奢想全人類暫停使用冷氣機並不切實際,像今年歐洲嚇人的高溫,隨時「搞出人命」。在這種情況下,冷氣機需要用得更有效率。

「史前」科技產品,你認得幾多個?

智能電話、AI、VR、航拍、生物識別等,各項技術及產物聽起來十分熟悉。但實際上,這些「先進科技」走入人類生活的歷史不算太長。對不同世代成長的人來說,成長過程中自然出現不同的「先進技術」,直至新世代更先進的科技產品,取代自己一代的集體回憶。英國市場研究公司 YouGov 最近訪問 2,011 名 6 至 18 歲新世代國民,問及他們是否認識過去的科技產物。以下過氣產品,閣下又是否認得?

動物能準確預測地震?

在科學倡明的今日,人類始終無法準確預測地震,無論是分析地殼中發出的電磁脈衝,還是檢測地底的壓力波,成效都極其有限。來自全球 150 間大學的研究人員卻嘗試另闢蹊徑,透過國際太空站追蹤世界各地的野生動物,分析牠們在地震前是否有異常行為,從而為人類提供準確的地震預警。

行天之道:人類應否以科技控制天氣?

聖賢有云,春生夏長,秋收冬藏,乃是天道之大經。風調雨順,四時節令不誤,更從來是國家富強繁榮的基礎和象徵。數千年前的人類古文明,已有祭天改變氣象的儀典,今日巫覡一說雖已沒落,但人類企圖支配氣象的慾望則從未減退,仍有科學家和大財團不斷以新科技嘗試逆天道而行。有效與否,學者尚未得出絕對定論,不過,當少數人能夠以資本控制天氣,掌握著呼風喚雨的權力,人們亦逐漸關注其長遠影響以及無從監管的隱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