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

|共218篇|

陶傑:關小門說歧視

在英國,中國和香港的留學生人數超過 30 萬。但最近一項調查顯示,其中 4 成中港留學生認為,在英國讀書,曾遭受過種族歧視待遇。此外還有為數相當,曾遭到暴力攻擊,但其中有 4 成,再遇到欺凌攻擊之後,不敢報警。

倫敦已「開放數據」了,你的城市呢?

打工仔上班工作辛苦,也為交通所苦 —— 塞車、壞車,好不容易上到車,車廂又擠迫、無位坐,或者有位也不敢貿貿然坐,面對這種交通工具過分擠迫問題,在香港可能會認為服務已夠好,該默默接受「車廂就是逼」的現實,但英國就視之為大問題,倫敦交通局以開放數據訂立公共交通模式,以改善服務,並令數據有更實際的作用。

陶傑:跳樓的媳婦想回家了

12 月 5 日,300 名英國的政客、商界人物將會在一家豪華酒店舉辦一場「退出退歐晚宴」。製造此一奇怪名稱,可以想像英國精英準備扭轉乾坤,認為退歐的大局可以改變。他們仍然不承認去年 6 月的公投結果,覺得 52% 對 48%,區區 4 點,飲恨的差距太小,不足以成為一個公投的合理裁決。

石 Sir:慘兮兮的英國經濟

英國政府不得不承認,過往幾年預計的生產力增長並無發生,儘管就業增加了,對經濟增長幫助亦不大。早前我自己才想了一下,到底英國的未來經濟動力主要是甚麼?我們知道美國有資訊科技,德國有工程機械,法國有名牌消費,中國有泡沫山寨,英國有甚麼呢?

石 Sir:搵食在英國

正如前篇所說,英國住屋開支遠低於香港,整體開支不高,而且生活質素不差,就算薪金比不上香港,生活也實在過得不錯。在香港幾乎賣命地工作賺錢,才能勉強過活;在英國,要過生活不用賺很多錢。我甚至跟朋友說:既然高級和低級職位薪金差不了多少,我倒不如在英國找份最基本的工作,但求賺點生活費,平常不用特別忙碌,閒時看書寫字,運動一下,甚至陪陪家人去英國各處享受自然美景,豈不快哉?

石 Sir:灰灰的冬季

踏入 11 月,英國天氣開始轉涼,我便開始明白英國冬天的特色。其一的特色,是下雨。香港下雨天,每每都是一來就幾天連綿不斷,而且雨勢不小,沒有雨具又找不到遮蔭的話,渾身濕透在所難免。英國這邊,下雨是平常事,不論季節,2、3 天就會下一點雨,但通常每次只下那 10 分 8 分鐘,大都只是毛毛細雨,下在身上也不當作一回事。才下那一會兒,這裡的人不單止一般不帶雨具,就算外衣有帽子也未必戴上,下雨時大家如常在街上穿梭。

炸魚薯條:飽肚的工人恩物

在 1860 年代,工業大興,工人聚居之處,就如狄更斯小說「苦海孤雛」所形容般髒亂。在家煮飯,對當時英格蘭工人家庭來講是又難又貴的事。大部分居室的煤氣掣有一個入錢孔,入一便士開啟煤氣掣之後,所買得的煤氣分量,只夠以焗爐煮一餐肉排。這種昂貴大餐,多數家庭每周只能煮一次。其餘的日子,工人能在家中煮的食糧就只有餬(Porridge)—— 當然不是如今常見的燕麥米餬早餐般有奶有糖,只是一煲「寡味漿糊」。當時工人上班時間很長,許多人往往早上 6 時就出門上班,午飯只有 1 小時,趕回家用餐卻只有如此這樣的餬可以吃,實在稱得上「無啖好食」。炸魚薯條是快餐,價錢廉宜,但是有肉吃,馬鈴薯又足以令人飽足,油炸物又有油香,是當時一眾工人的「醫肚恩物」。

8 首 BBC 禁歌,原因千奇百趣

每間電台或電視台都有一張禁播黑名單,英國廣播公司(BBC)最近就細數著名金曲當年被禁播的來龍去脈,其中就有幾首廣為香港人熟悉。歌曲固然經典,禁播事件的起因也甚經典,關乎到當時的文化和價值觀,可謂各異其趣。每首禁歌背後,都有一段故事,同時亦證明一首歌要成為經典,如何封殺也禁不住。

陶傑:強國崛起的歷史循環

時當第一次世界大戰,英國朝野看不通蘇聯這個新興的共產國家。海軍大臣邱吉爾第一個將列寧的十月革命定性為瘟疫,而不是共產主義的理想。當時英國首相萊佐治對於邱吉爾不斷游說攻列寧蘇維埃政權甚感不滿。他指摘邱吉爾的反共是一種執著,敦促邱吉爾:「你的執著影響了你理性平衡的判斷,你應該放下包袱。」萊佐治接受現實,認定不論是否喜歡蘇聯,俄羅斯帝國已經滅亡了,新興的蘇維埃是一個事實。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萊佐治與蘇聯簽署貿易協定,這是英國和西方第一次正式承認蘇聯的現實。

魔法迴旋:迴旋處的由來

1969 年,Blackmore 將英國彼德堡一個十字路口改建成迴旋處,當時的駕駛者不習慣在這種新的交匯處行車,有聞 Blackmore 曾站在新建的迴旋處旁,手執揚聲器教司機如何行車。車輛駛入迴旋處之際,或要停車讓路予迴旋處內的車,入迴旋處之後循順時針方向行駛,欲離開時就靠左駛出。在 Blackmore 改建路口之前,雖然已經有圓環形的道路,但並未有這些規矩。到了今天,迴旋處的行車規則,已經變成各國公認了。

現代男人恐婚的最大理由

在工業文明成熟的現代社會,許多男女都恐婚,單身潮流興起,不是因為貪有型,而是沒有人想委曲求全。在中國,年輕城市女性恐婚的最大理由,是擔心男人是長大不大的巨嬰,婚後將自動變身保母和女傭,以及面對高達 39% 的家暴可能;在英國,適婚男人恐婚的最大理由,是對離婚判決過苛的恐懼。英國作家 Peter Lloyd 就著書 Stand by Your Manhood 控訴當今的婚姻法不公平,以及價值觀的扭曲。

石 Sir:行使居英權(一)

這個居英權我拿在手中近 20 年,以往既沒特別覺得有甚麼好處,亦一直沒想過要行使。主權移交初期幾年,我在國籍那一欄也是似懂非懂地填寫「中國」的 —— 在英殖時代接受了這麼多年的「愛(中)國教育」:整整一科必修的中史,卻只在世界歷史科中稍提英國,社會科目總是談中國改革開放有多好。那時對中國印象良好,認為自命「中國籍」也很合理。有沒有居英權,那時我也沒有很在意,老婆也是在跟我結婚好幾年後,才知道自己嫁了個拿英國護照的「鬼佬」。

唐明:鬍子是個大問題

鬍子長短大小,有沒有那麼重要呢?答案顯而易見,鬍子反映的是一個時代的男性審美價值觀。我們現在很少看到男人留小鬍子,(好像絡腮鬍更為常見)如果閣下不是像波洛這樣養尊處優,對衣著和外表格外講究,每天像貴婦一樣至少有兩個小時的奢侈打理自己的一張臉,留小鬍子完全是自找麻煩。

Gloria Chung:請不要叫英國酒為 British Wine

英國酒叫 British wine 還是 English wine?這個問題,連英國人也答不到。「British wine 是指在英國入瓶的酒,內裡的原材料如葡萄、濃縮劑等等都是入口的,價錢便宜,但質素參差;English wine 就指使用英國葡萄釀的酒,價錢比較貴,但質素有保證。」英國 Plumpton College 的葡萄酒課程主任 Chris Foss 說。英國酒近年在本土和國際抬頭,人紅自然多「聲氣」,業界紛紛希望把英國酒正名為 English wine,以正視聽。

雨傘:從貴族和黐線佬開始普及

談起傘,一般人或會想起外貌像手杖的那一種,傘頂有關節可張可合。另一種則為「縮骨遮」。歷史學者研究傘從何而來時,發覺在各地文明古國都有傘,但通常用來遮太陽。不過,開傘以遮太陽,在英國曾經是難得一見的奇事。1750 年,英國旅行家及慈善家 Jonas Hanway 於法國買了把大傘作手信,回到倫敦後在街上打開使用,雨中閒逛,途人對 Hanway 之舉非常訝異,傳聞還有司機特意他面前停車,罵 Hanway「黐線佬」,算是此等「黐線佬」的先驅者了。

石 Sir:食在英國

有次我跟一位來自中國的學生聊天,談到我不吃米飯,學生驚呼:「你這樣……太不愛國了吧?」學生大概只是太習慣類似「中國人天生就得吃飯」的想法,雖大概沒有政治責難的意思,但我也感到啼笑皆非。既然人在英國,何不多品嚐當地餐館?雖然英式菜系乏善足陳,但英國城市各地人口匯聚,不乏世界美食。美式快餐固然滿街可見,意式薄餅由高級餐廳至街頭小店亦有供應。至於由印度 3、4 代移民所做的英式印度菜,在印度本國以外幾經演變自成一支,更是不可不試。

譚以諾:「全英一叮」的酷異評判 David Walliams

「一叮」系列除了怪雞的表演,也有怪雞的評判。「全英一叮」的評判中,以 Simon Cowell 最正經,與他相對的,則是「全英一叮」的 David Walliams。David 雖然在「全英一叮」經常穿上西裝,相比起其他評判,甚至是 Simon,穿搭都要更筆挺,但是在西裝底下,卻最為狂野與酷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