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

|共359篇|

脫歐促成愛爾蘭統一?沒那麼容易

距離英國正式脫歐,剩下不到 200 日。文翠珊還在和歐盟拗數之際,靜極思動的除了仍想爭取獨立的蘇格蘭人,還有久分想要合的愛爾蘭島人。與其跟隨大英帝國離開歐盟,愈來愈多北愛爾蘭人開始盤算,跟同聲同氣的愛爾蘭(共和國)統一,或許對未來更加有利。一場「愛爾蘭共和國」2.0 的討論,近月在島上日漸熾熱。

石 Sir:黃秋生的英國緣

上星期一,到英國一個旅遊網站,搜索「香港」的數字,竟然升了 125%!原來當日,英國其中一個電視台,剛推出全新劇集 Strangers。Strangers 故事主要關於一單英國女子在香港被殺,其丈夫來港卻竟發現事不簡單的奇案。故事據說一半場景都在香港,而故事第一集更幾乎全部取景香港。但更讓石 Sir 嚷著要追看此劇,卻是因為黃秋生有份演出。

愛丁堡的鐘:相差 3 分鐘的秘密和人情味

若能沿著英國鐵路一直往北,到訪蘇格蘭,你不可能錯過仍保留著哥德式古堡的世紀名城愛丁堡,還有走出威韋弗利火車站舉頭便見的古老大鐘。愛丁堡有著無數浪漫的歷史往事,其中一個正跟這座介乎舊城區和新城區之間的鐘樓有關 —— 當整個世界時間都以倫敦格林威治為標準,愛丁堡的大鐘卻永不妥協,猶如要跟倫敦的大笨鐘刻意錯位,鐘面時間幾乎全年不同步。

倫敦書店街 115 年老店易主,是讀者走了,還是亞馬遜來了?

當全球電子商務巨頭 Amazon 的版圖不斷擴張,近日一宗英國文壇的世紀合併,讓人既驚又喜,轟動了整條倫敦書店街。由家族經營,擁有 115 年歷史的著名獨立書店 Foyles,宣佈將業務售予英國最大連鎖書店 Waterstones,這筆交易既讓不少書迷擔心傳統書店是否步入倒數階段,與此同時,亦被視為獨立和連鎖書店站在同一戰線,共同對抗當代網絡洪流進逼的重要決定。

石 Sir:開學了 —— 英國留學篇

踏入 9 月,各大商戶的廣告招牌、宣傳電郵,莫不都在提醒我,又是時候 Back to School 了。伯明翰東亞居民人口少,一般見到的東亞臉孔不少都是留學生。早兩個月暑假期間,坊間碰到的東亞人也明顯較少,唐人街一帶更有點冷清。8 月底起,開始在路上見到一些東亞人臉孔,不少一臉對伯市各處感到新奇有趣的樣子,大概是剛來到快要開學的留學生。

唐明:當端莊得體淪為可有可無

如果,我是說如果,這四個人都穿著漂亮精緻的復古套裝,好像倫敦和東京 Tweed Run 活動裡模仿維多利亞時代的那些男女老少,也在火車上扭打起來:踩掉了羊毛襪子,鬆開了絲綢領結,貼身剪裁的馬甲上的玳瑁釦子被扯掉,滾落一地,女士的天鵝絨裙子被撕開,帽子上的一撮羽毛在空中飛揚,那才叫震撼爆炸大新聞呢,不是嗎?

彈性工時:企業管理最應考慮的政策

朝九晚六是香港職場普遍的(和官方的)辦公時間,那住得近的人朝八晚五可以嗎?住得遠的人又能否朝十晚七?在英國,傳統的職場辦公時間是朝九晚五,但由 YouGov 與 McDonald’s 合作調查的最新數據,顯示只有 6% 的英國人仍然是準時在這段時間上班下班,其他大部分打工仔都有彈性工時。

國王與他:英國皇室的同性戀事

英女皇表弟蒙巴頓勛爵(Lord Ivar Mountbatten)定於今夏再婚,典禮不及哈利王子般盛大,意義卻同樣重大。因為他的伴侶 James Coyle 也是一位「他」,亦即是英國皇室史上首宗同性婚姻。著有 Raising Royalty: 1000 Years of Royal Parenting 的 Carolyn Harris 形容:「某程度上,這可被視為皇室給同性婚姻蓋章,鼓勵接納任何人。」不過多位歷史學家相信,這對新人並非英國君主制內首段同性戀情,只是那些關係不能見光,或未弄出政權危機而已。

石 Sir:英國娛樂指南

我就曾上曼城參加音樂會渡週末,太太最近才跟朋友南下 Bristol 參與一年一度熱氣球節,我倆又試過花一天到 Stratford 遊覽莎士比亞家鄉故居。早前有香港親人探訪,短住幾天,第一天參觀伯明翰市中心一遍後,購物癮起,第二天也不用我帶她去公園看樹,逕自安排乘個多小時火車往牛津郡 Bicester Village 名店村購物去,大半天下來滿載而歸。

小灰:大丈夫應當如此

在英國的奧爾德肖特,有一座全英國最大的騎馬雕像,屹立於一個公園的小山丘上。雕像所紀念的,正是在英國軍隊中赫赫有名的威靈頓公爵(Duke of Wellington)。雕像有 30 呎高,26 呎長,淨重 40 噸,成為奧爾德肖特其中一個最著名的地標。但威靈頓公爵是何許人也?

奈波爾:集爭議於一身的諾貝爾文學獎得主

曾獲諾貝爾文學獎的英國作家 V.S.奈波爾(Sir Vidiadhar Surajprasad Naipaul)剛在 8 月 11 日與世長辭,享年 85 歲。印度裔背景的奈波爾畢生著作甚豐,公認為英國文壇最卓越的移民作家,但外界對他的評價亦相當兩極 —— 既有人激賞他是後殖民文學旗手、關懷人類的苦難困阨,亦有人譴責他蔑視第三世界的種族主義者。究竟這位「我們時代其中一位最偉大作家」是何以毀譽參半?

邱翔鐘:郝爾彬如上台,英國將大倒退

郝爾彬這樣持極左觀點的人當選為黨魁,我以為那是工黨黨人和親工黨人士大選失敗後的條件反射,一種慪氣的自然反應,冷靜下來後,會轉趨溫和;而毫無領袖群雄經驗的郝爾彬很快會被工黨議員轟下台。不料,他的黨魁位子似乎坐得安穩,因為年輕黨員擁戴他。這一代英國年輕人沒有嚐過實行社會主義制度的苦頭,相當天真。大批懷抱理想主義情懷的青年選民,包括女性選民,在支持工黨的集會上,像簇擁歌星那樣歡迎郝爾彬,發出尖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