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

|共638篇|

鷸蚌相爭,豐田得利?日本車企轉戰中國市場

中美貿易戰局勢緊張,全球經濟體系都陷入風雨飄搖的不穩定狀態。受加徵關稅的預期影響,日本對美國出口貿易轉趨疲弱,跌勢於 7 月進一步擴大至 5.2%,其中,日本汽車對美國的出口量跌幅達 12.1%。但在爆發貿易戰的同時,中國則繼續對美國以外的海外車企熱烈招手,自 7 月起大幅下調進口車及零件關稅,由 25% 降至 15%,此消彼長下,成為日本汽車製造商進入中國的最有利時機。

性侵醜聞的天主教:信仰崩潰還是更堅定?

天主教神職人員近年在世界各地傳出性侵醜聞,日前有美國調查報告更揭發教會包庇逾 300 名神父性侵逾 1,000 名孩童,史無前例,令教會聲譽掃地。對於無數以天主教信仰為精神支柱的虔誠教徒而言,這份報告究竟有何意味?面對這次信仰危機,他們如何自處?是去還是留?

網上交友的真相:女性玩到 18 歲,男人普遍 50 歲

有研究報告提到,參與網上約會的男性和女性,他們的年齡與和慾望程度落差極大,即可以這樣理解,最樂此不疲地玩網上交友軟件的用家,分別是 18 歲的年輕少女,以及 50 歲的中年男子。而且,參與網上約會的用家,一般都自視太高。無論男女,都會選擇跟吸引力超過自己 25% 的對象來往,試圖高攀一些不屬自己範圍的人。

黑人女性不愛游泳,與泳帽設計有關?

曾經,就游泳池的使用權,在 60 年代的美國社會引發了種族歧視的爭議。時至今日,在平權風氣之下,卻可能仍有其他限制,令黑人並不特別喜歡游水。據 2017 年美國游泳基金會的調查報告,有 64% 成年黑人表示,他們並不懂得游水或泳術欠佳,導致普遍黑人都較為沒有興趣習泳的因素,或包括了在成長環境缺乏學習池、負擔不起游泳課程費用,另外,還有一個經常被人忽略的因素:傳統泳帽的設計並不適合黑人女性髮型。

當不了間諜的貓

要成為一個出色的間諜,懂得隱藏身份自然是必要條件。但間諜身份敗露的事件時有發生。既然如此,訓練出不懂人話、行為與人不同的動物成為間諜,或許能多一重保障。通常,人們對其他動物的警覺性,比人類自身要低。經過訓練的動物,取代人類間諜的工作似乎大有可為。美國中情局(CIA)在 60 年代,便展開 Acoustic Kitty 計劃,嘗試訓練貓隻成為間諜,安排在目標人物身邊進行竊聽工作。

男人近年愛留鬚,剃鬚刀生產商陷入寒冬

「小白臉」的時代早就過去了,隨便打開一本男士雜誌,從模特兒、知名歌手或球員的臉上都會發現,不修邊幅、略顯粗獷的鬍子在今日更能顯露男性魅力。審美標準的改變,逐漸令蓄鬍的習慣成為風氣,而且年齡層持續下降。8、90 後的千禧世代,在明星效應帶動下,他們已急不及待想炫耀自己旺盛的男性荷爾蒙,鬍鬚的熱潮回來了。但對剃鬚刀生產商來說,這意味著一個不景氣時代的降臨。

死刑的見證人:一名目擊逾 400 次處決的記者

45 年來,美聯社記者 Michael Graczyk 從事極具挑戰性的工作 —— 見證並報道處決死囚的過程,至今經歷超過 400 次。與窮兇極惡的犯人會面,還要親眼看著他們掙扎、絕望然後氣絕身亡,心理壓力之大,外人難以想像。但他在上月退休以後,仍以自由工作者身份留任此職。這是膽大包天抑或正義過人?Graczyk 卻說:「我的工作只是說故事而已。」

邱翔鐘:逢美必反一黨魁

這裡所講逢美必反的英國政黨黨魁,不是名不見經傳的某一小黨領袖,而工黨的黨魁郝爾彬(Jeremy Corbyn)。他對以色列深惡痛絕,以致縱容黨內的反猶太分子,惹怒向來支持工黨的許多猶太選民。近日來,批評郝爾彬的聲浪愈來愈高,使他陷入政治困境中。也許有人會以為,郝爾彬是英國工人階級中的反猶極端派。其實不然,他是中產出身的反資本、反市場、反當代社會意識到老左。

後移民時代:白人才是美國的「少數民族」?

過去約 4 分 1 世紀,白人喪失美國的主流地位。2015 年,人口統計學家指加州的拉丁人口已超白人,美國人口普查局亦指,白人嬰兒不再佔大多數。到了去年,所有少數種裔的人口增長都快於白人。像 Heaven Engle 留在家鄉的工廠上班,卻因同事幾乎全是說西班牙語的拉丁美洲人,反令她自覺是「少數族裔」,跟旁人語言不通,格格不入。

陶傑:為甚麼歐美終於要區隔中國

杜林普確實在下一局很大的棋:他在重組世界機構。歐美文明國家自組新的會所(Western Civilisation Club),要中國留在門外,由中國自行推動「一帶一路」的塔吉克、哈薩克、巴基斯坦等「沿線六十五個國家」,做自己的山寨大王。

從美國太空建軍,回顧聯合國「外太空條約」

2018 年 6 月 18 日,注定是人類太空發展史重要的一天,杜林普在當天宣佈創建太空部隊,確保美國在太空的支配地位。這聽起來科幻色彩濃厚的計劃,被國際法學者批評違反 1967 年聯合國「外太空條約」,破壞和平使用太空的國際共識。究竟這道半世紀前簽訂的條約有何意義?如今國際形勢大變、科技日新月異,人類是否需要另立新約,以共享這片浩瀚蒼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