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 全球選舉年

A+A-

台灣選舉剛剛落幕,蔡英文只是頭盤,過百場大小選舉於今年世界各地舉行
最矚目者固然是美國大選,而日本參眾兩院、伊朗議會與專家委員會,及俄羅斯杜馬亦將迎來選舉,結果均對地緣政治影響重大。緊縮政策和穆斯林議題動搖了歐洲政局,包括今年奧地利總統及倫敦市長的選情。每逢選舉即爆出貪腐醜聞是常識吧?秘魯、菲律賓、瓦努阿圖亦不例外,剛果民主共和國總統更打算推遲大選,多做幾年,效法冰島「廿年總統」,相反澳洲總理則以「短命」見稱。台灣與香港休戚與共,前者大選剛過,後者九月立法會選舉,傘兵上陣,建制亦棄舊換新,世代更替會否一如寶島,為香港帶來變局?

美國

總統、兩院選舉
魅力突破僵局?

美國朝野撕裂已久,除政經政策對立外,選民意識形態亦見嚴重分歧。根據 NBC/WSJ 民調,民主、共和兩黨支持者就一男一女婚姻制、全球暖化、黑人民權運動以及槍會議題各執一詞,兩黨價值取向亦因而愈行愈遠。奧巴馬任內經濟復甦(起碼在數據上),失業率降至七年新低(5%)奧巴馬健保政策(ObamaCare)效果雖符預期,但明顯共和黨支持者並不賣帳,可見美國選民分歧並非經濟成果可以籠絡。個人魅力能否突破缺口?希拉莉與杜林普呼聲最熱,前者大吸女性票源,擊敗同黨候選人 Bernie Sanders 機會甚高;而杜林普人氣雖旺,但不無水分。魅力固然重要,但也相當主觀,有人就設計出過濾杜林普新聞的網絡程式,用家對他的神奇髮型似乎不感好奇。

倫敦

市長選舉
左翼回教市長?

市長 Boris Johnson 即將卸任,根據民調,工黨候選人 Sadiq Khan 支持率稍勝保守黨對手 Zac Goldsmith 一成。Sadiq Khan 是巴基斯坦移民第二代,寒微出身與就讀伊頓公學的 Zac Goldsmith 恰成對比,不過兩人政綱類同,均注重市內房價過高、空氣污染等問題。儘管多次譴責伊斯蘭激進分子,在恐襲陰霾下,Sadiq Khan 的穆斯林身份估計不利選情

俄羅斯

議會選舉
普京外憂內患

俄羅斯國家杜馬(State Duma;國會)選舉將提前於 9 月 18 日舉行,有批評指假期選戰將不利反對黨宣傳。去年俄羅斯地方選舉中,以梅德韋傑夫為首的執政黨「統一俄羅斯黨」(United Russia)繼續保持優勢,拋離其餘三個杜馬黨派──俄羅斯自由民主黨(LDPR)、俄羅斯共產黨(CPRF)和公正俄羅斯黨(A Just Russia),普遍認為預演今年杜馬選舉結果。克里米亞戰爭曾為普京帶來蜜月期,但隨著西方制裁,俄國經濟衰退,政府民意開始下滑,反對黨雖未成威脅,但預期未來將持續成長。

葡萄牙

總統選舉
在野左翼抬頭

去年 10 月葡萄牙國會選舉,中間偏右聯盟雖然得保執政地位,但未能取得過半議席,而一眾左翼在野黨「社會黨」、左派同盟(Left Bloc)及民主同盟(CDU)共計有 122 席(53%),決意聯合否決總統任命,並於一月重選。不同於歐洲內閣制國家,葡萄牙總統擁有議會否決權,鑑於角色極為重要,候選人雖以獨立身份競選,多黨爭持激烈,力求保送自己人入主總統府。暫時右翼最大黨「社會民主黨」前黨魁 Marcelo Rebelo de Sousa 領先民調,但支持率僅僅過半,左翼候選人或有機會在第二輪投票下整合票源,因此大選仍有變數。緊縮政策在歐元區催生不少在野政黨上台,是次葡萄牙選舉被視為風向標,假若右翼候選人落敗,預期歐洲各地繼希臘後將陸續出現左翼政權,倡議反緊縮、反歐盟國家方針。

澳洲

國會選舉
總理換完又換

澳洲近五年來換過五位總理,政壇常見「旋轉門」,譬如億萬富豪騰博(Malcolm Turnbull)去年成功挑戰時任總理艾伯特(Tony Abbott)的自由黨黨魁地位,成為現任總理;而澳洲工黨執政時代,陸克文與吉拉德亦曾輪流逼宮。艾伯特被評為「澳洲最保守的總理」,而騰博雖同屬保守陣營,但支持同性婚姻合法化,倡議改制共和,以總統而非英女王為國家元首,並建議碳排放「用者自付」機制,屬黨內異見者。為防同黨逼宮,騰博承諾專注經濟發展,有學者認為連任機會頗大,但即使力壓工黨挑戰,亦難保選舉過後不被清算。

瓦努阿圖

臨時議會選舉
貪污、欠債……最本土的選舉

瓦努阿圖——你未必想去的地方。去年瓦努阿圖有 14 名國會議員因貪污罪成入獄,政府頓時跛腳,為 1980 年獨立以來最大規模政治動盪。總統 Baldwin Lonsdale 召開臨時議會選舉,共 264 人報名競逐 52 議席,不過有 81 名候選人尚欠政府債務,因而不合參選資格。至於選情,瓦努阿圖智庫 Devpacific Thinknet 分析,太平洋島國國民缺乏國際視野,比較重視候選人的本土風味,即是懂修橋鋪路整水喉者優先,甚至有官員太具國際視野,導致敗選。

香港

立法會選舉
泛民分裂 + 世代交接

立法會 70 席之中,一半直選一半功能組別。現時建制派佔 43 席,泛民 27 席,基於關鍵議案的贊成票數須達三分二才可通過,泛民等於擁有否決權。譬如去年政改方案,即使建制派不離場,泛民一致反對的話,照樣不能通過。今屆變數之一,在於泛民分裂,前民主黨副主席狄志遠另立中間派政黨「新思維」,走協商折衷路線;而湯家驊退出公民黨,另創中間派「民主思路」,未知今年會否出選。另一變數,則是一眾「傘兵」於去年區議會選舉大有斬獲後,或會乘勝進攻立法會,繼而保住「六四議席比例」,甚至擴大泛民優勢。無論如何,議員年輕化已成大勢,何俊仁、劉慧卿等老一輩退下火線,連建制派亦派出新面孔參選區議會,且看今屆世代交接會否改變政治板塊。

伊朗

議會及專家委員會選舉
改革派 VS 保守派

伊朗 2 月將舉行兩大選舉:議會(Islamic Consultative Assembly)及專家委員會(Assembly of Experts)選舉。專家委員會由 88 名宗教人士組成,負責選出伊朗最高精神領袖。宗教領袖影響力不限精神層面,現任哈梅內伊(Ali Khamenei)既是武裝部隊統帥,掌管權伊朗外交和核武發展的決策權,同時有權任免司法總監等官員,可說權力至巨。是次選舉之後,專家委員會將選出哈梅內伊的繼任人,其中,已故精神領袖何梅尼(Ayatollah Khomeini)之孫 Hassan Khomeni 表示有意參選,身為親美改革派,自然為強硬保守的「憲法監督委員會」(Guardian Council)所忌恨,伊朗宗教光譜未必會就此拉闊,但可見人心思變。議會選舉方面,310 席之中,基要派自2004 年起把持多數議席,現任總統魯哈尼(Hassan Rouhani)則是溫和派,任內與西方達成核協議,解除經濟封鎖改善美伊關係,並期望改革派能於 290 議席中取得多數,扭轉伊朗議會保守局面,行改革政策。不過,即使溫和派在議會得勢,亦難避免與新任宗教領袖權力拉鋸,伊朗與西方關係也難有突破發展。

秘魯

總統選舉
各有醜聞纏身

貪污指控及經濟蕭條所累,秘魯左翼政府及出身共產黨的現任總統烏馬拉(Ollanta Humala)日益不受歡迎,而執政黨候選人烏瑞斯提(Daniel Urresti)支持率僅得 3%,秘魯注定變天。兩大右翼候選人亦醜聞纏身:人民力量黨黨魁、前第一夫人藤森惠子(Keiko Fujimori)支持率逾三成,拋離一眾對手,不過其父藤森謙也(Albert Fujimori)被控在任總統期間(1990-2000)涉及貪污和違反人權罪行,2009 年被判監 25 年,此外又涉嫌強迫農村婦女絕育,受害者達35萬人,案件尚未審結。父親對藤森惠子而言絕對是負資產。另一候選人、前總統加西亞(Alan Garcia)則被指控曾特赦逾3,000名毒販,一經定罪將面臨七年監禁。

菲律賓

總統選舉
中美代理選戰

菲律賓出名盛行明星政治,本屆總統候選人 Grace Poe 便是著名影星養女,政綱承諾打擊貪腐,振興經濟。本來大熱,中途卻橫生波折:Grace Poe 被指定居國內年期不足,遭選舉委員會褫奪資格,若果上訴失敗,大選將變為前官員 Manuel Roxas 及現任副總統 Jejomar Binay 之爭。Manuel Roxas 獲現任總統阿基諾三世支持,立場親美,估計蕭規曹隨;Jejomar Binay 則與阿基諾三世唱反調(菲律賓總統與副總統席位分開競選,即使共事,立場大可迥異),態度親中,雖有貪污醜聞纏身,但於農村地區影響力甚大,假如當選,將扭轉菲國一貫國策,從而改變東南亞地緣政治現狀

剛果

總統選舉
大選隨時延期

剛果民主共和國(Democratic Republic of Congo)自 97 年以來紛爭不斷:捲入第一次非洲世界大戰(1994-2003),各國為爭奪水源、礦產等資源,釀成 540萬人死亡;近年伊波拉及麻疹相繼爆發,加上東部武裝分子肆虐,剛果民主共和國可說多災多難。而政府曾血腥鎮壓民主示威,釀成最少30人死人權紀錄劣跡斑斑。總統卡比拉(Joseph Kabila)由 2001 年上任,30 歲做到人到中年,最近更打算修改連任限制,推遲大選,未知選舉能否如期於今年舉行。

奧地利

總統選舉
難民潮風向標

奧地利實行「半總統制」,總統一職雖以直選產生,但象徵意義更濃,情況與德國類同,同時總統有權任免總理及解散議會。本屆總統大選值得留意之處,在於歐洲近年出現恐襲陰霾加上移民恐懼,反難民的右翼勢力急速冒起,而本屆總統 Heinz Fischer 出身左翼奧地利社會民主黨(SPÖ),同黨候選人能否力保不失,抑或右翼奧地利自由黨(FPÖ)上台,難民議題影響重大。奧地利究竟歡不歡迎難民?留意四月這場全國民意調查。

冰島

總統選舉
廿年總統卸任

自 1996 年起就任冰島總統,格里姆松(Ólafur Ragnar Grímsson)已連任五屆,最近宣佈不再競逐連任,今年 6 月將迎來新面孔。冰島總統並無實權,現由中間偏右獨立黨(Independence Party)及進步黨(Progressive Party)聯盟主政。兩黨雖因 2008 年冰島破產而下台,但繼任左翼政府所倡議緊縮經濟及入歐政策不受歡迎,2013 年敗選,右翼重主政壇,治下冰島反對緊縮經濟,拒入歐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