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傑:喝澳洲啤酒,品嚐英文

A+A-

澳洲 Frementle 的這家啤酒店,用不同的水果,包括香蕉,與大小麥交相滲釀,所以連啤酒也造出八種。看啤酒的英文說明,可以學英文冩作。

酒至第四巡,這一杯,叫「淺麥」Bright Ale。Ale 的發酵度比一般啤酒高,味道苦一點,在英國叫做Bitter。

“The bright filtered ale takes inspiration from both the old and news worlds of brewing. ” 此酒釀製的靈感來自新舊大陸。指歐洲和澳洲。

第二句是複合體:”Liberty, Crystal, Summer and Pacifica hops give this ale some citrusy, green, floral notes and a nice bitter finish.”

這句英文,發揮了英文句法結構的優點:在文法上,一系列名詞,可以組成一個總成的主語(Subject ),用一個動詞”Give” ( 因為前面一串主語合成為眾數,所以 give 不可加s ) ,拖着下半部同樣是另一組的詞彙,好似一列火車,而當中的give字,就是其中關鍵的一卡,又能將前後扣得很緊。或者像李小龍的雙截棍,give this ale 這一小組,是兩截木頭中間的鐵鍊。

如果譯成中文,可以是如下:

「太平洋水晶般的啤酒花,散發翠綠的花樣柑橘芳氣,而盡杯時又不失一絲甜苦。」

中譯的結構,就沒有了英文的那種格局,但中文的詞彙,要選得精緻,以求忠於原文的層次。

最後一句:Using four gentle malts including Pale, Carapils, Munich and Viena, ( 我也不知道這四種麥有何不同,但不要緊,現在是欣賞語文,不是啤酒)as well as whole hop flowers, this beer is light-bodied but full of hoppy greatness.

Whole 和 hop 兩字並列,是玩弄同一 h 發音的「啞韻」(Alliteration ),而hoppy 與happy也差一點點。上等的英文,必有機鋒(Fun ) 和情趣(Wit )。這段說明的作者,是語文高手。

英語世界到處有這等上佳文字。怪不得鄧永鏘對外國記者嘲笑特首施政報告的英文「像一隻猴子在字母鍵盤上亂跳的組合結果」。在英語世界看慣英文的人如鄧永鏘者,怎會忍受得香港特區政府文告的那種毫無生命的 Second-rate SAR Chinglish ?

Ar4xfV8eqoBgi4K7n9e8xovBh3lpx0m5Au6qEQkl5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