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文揚:醉了

A+A-
圖片來源:pixabay

橘越淮而枳,同一粒種子,在淮河兩岸不同地域不同土壤結出不同果實。農業是一門很複雜的學科:法國紅酒師有 terroir (風土)之概念,並廣泛應用於咖啡及可哥的種稙。Winemaking 須精通香港人忽視的地理學(Geography),其中包括氣候(Climatology)、地形(Geomorphology)、生物土壤(Biogeography)、人文(Human geography)、地球板塊(Plate tectonics) 等。至於同一件事,不同地方的人做,也有著不同的效果或後果。我有以下看法。

早前,天王郭富城公開與上海 27 歲?模(據現時民情,27 歲應為中女,於是「?」者與年齡無關),發了一張疑似一手揸——車,一手揸——手,?模之手的照片,大陸民眾紛紛模仿。

西人在 facebook、twitter 亦常有模仿名人之舉,時而趣味盎然(fun),時而尖酸諷刺(sarcastic);但是,我們中國人扮下玩下,便結出不同的果:小則是怪異的(odd)效果,中則成鬧劇(farcical),大則是令人煩厭的(irritating)或會遭人毆打的後果。民眾效天王,向微信微博大量傾倒「單拖」照,雜亂紛陳 showcase 不同動物支體,像二三線城市街邊售賣鹵水肉件的玻璃櫃,不無特色:有人狗情深單拖著小黃腳的,有香港腳發作要使勁擠壓抓挖附設半剝落紅色趾甲油的肥白大媽腳掌,又有單手以雙指夾著一隻鼓油皇鳳爪哪怕汁染指甲罅的「啡色生死戀」,圖下方更攝入圈了一二串蜜蠟天珠的波棍,馬上添了三分宗哲味,竊以為西方是難以模仿——除西方極樂外。

圖片來源:郭富城微博
圖片來源:郭富城微博

總結:看到這樣的模仿,我真「醉了」(大陸網路用語:一種無奈、鬱悶、無語的情緒的輕微的表達;英語的 「speechless」——太言重了);因為此乃係「硬膠嘅節奏」 (真正中港融合,廣東話溝埋大陸網路用語,「xx 的節奏/感覺/樣子」)。有一次我與一個重慶少男午膳,飯後剛好經過一間放著好 upbeat 音樂的店鋪,鑒於很多亞洲人懼怕 dead air,很considerate 的區區(食家唯靈至愛用語,「我」的謙稱)於是「釋出」正牌廢話充撐場面,一手指著該鋪說:「這真是很輕鬆的節奏。」隨即此男子向區區展示著他嘉許的眼神,配搭著本人小學英文作文拿 99 分時鬼婆搣時之 approving smile 說:「小李,你超接地氣,這你也懂!」屌,同你個麻甩仔喺霧都重慶行街有幾 ching 鬆呀,重要「小」我:我哈哈大笑三聲再皺起眉頭扮扮正經(no typo——double pretension)答:「當然la!」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