敵人有兩種:以色列怕伊朗不怕 ISIS

A+A-
圖片來源:路透社
在以色列眼中,阻止伊朗乘機堀起,比一切來得重要。 圖片來源:路透社

敍利亞 5 年內戰未平,以色列作為鄰國,在敍國境內的空襲,往往針對敍國政府軍基地及真主黨成員,而並非西方國家積極討伐的恐怖份子,皆因在以國眼中,阻止伊朗乘機堀起,比一切都來得重要,其外交部總幹事 Dore Gold 亦直言:「對以色列來說,最重要是避免敍利亞淪為伊朗的衛星,納入伊朗的戰略系統。」

圖片來源:路透社
圖片來源:路透社

敍利亞和談本月重啟,企圖令有伊朗撐腰的阿薩德政權和較溫和的遜尼派反對者達成共識,同將槍頭指向 IS 及阿爾蓋達分支「努斯拉陣線」(Al-Nusra)。但大部份以國官員對此憂慮,萬一最終擊退 IS ,但令敍軍、盟友黎巴嫩及伊朗支持的真主黨得益,以色列勢將岌岌可危。

「若要在 IS 和阿薩德之間二揀一,以色列會選 IS。 」以色列議員兼前駐美大使 Michael Oren 坦言,「IS 只有平板車和機關車,但阿薩德政權所代表的,是伊朗對以色列的戰略結構、真主黨手中 13 萬支火箭和伊朗的核計劃。」可見在以色列眼中,伊朗比任何恐怖組織都更可怕。

嚴防真主黨及敍軍

現時以色列最著力的,是防止真主黨在敍利亞接壤以色列的戈蘭高地開展第二戰線,並防止伊朗的先進武器落入黎巴嫩民兵的手中。而如今戈蘭高地附近的敍利亞土地,大部份由「努斯拉陣線」等武裝組織管治,以國承認向受傷的敍利亞人包括武裝份子提供醫療援助,相信是想從中牽制敍國政府軍。

但長遠來說,以色列的外交和國防圈內質疑,集中對付伊朗及真主黨而無視 IS 是否明智之舉。

前國防顧問 Uzi Dayan 擔心將來會被反咬一口:「現時以色列在敍利亞只做一件事:令邊境平靜如昔。我們情願敍利亞軍隊留在戈蘭高地,因為我們懂得阻止敍利亞及真主黨,但對於像 IS 和『努斯拉陣線』沒有交手前科的組織,我們難以應付。」

即使阿拉伯的遜尼派國家同樣敵視伊朗,但以色列亦難作依靠。安全局前局長 Avi Dichter 就引用阿拉伯世界的諺語:「我和兄弟會與表兄弟為敵,我和表兄弟會與外人為敵」,Dichter 表示:「他們(阿拉伯國家)視伊朗為『表兄弟』,而始終把以色列當作『外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