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眼:潮牌雖好不及潮網好

A+A-

今時今日,一個網站不只可以值錢過一間店舖,甚至可以值錢過一個大集團。說的是剛在香港創業板上市,成立至今只有 10 年的潮流網站 Hypebeast。

Hypebeast 首日掛牌,股價曾一度炒上 20 倍,市值與香港龍頭潮流集團 I.T. 叮噹馬頭。炒上之後亦會炒落,剛剛股價插水達八成,股價似乎沒有他的聯乘鞋款炒得那麼癲狂,畢竟股市和潮流界是兩個世界。

成立了 10 年的 Hypebeast,以英文網站起家,一般人都會以為是 Bloomberg 或 ebay 這樣的網站,先以外國為基地,然後再拓展至香港。其實剛好相反,網站創辦人 Kevin Ma 其實是香港人,嚴格來說,是香港潮童。Kevin Ma 跟大部分香港潮童一樣,本身是一名「鞋撚」,喜歡買波鞋、炒波鞋、上網 share 波鞋,不過他就有生意頭腦得多,數年之間從一個 blog 友變成一個潮流網站的主腦。

圖片來源:Hypebeast 官方網頁
圖片來源:Hypebeast 官方網頁
圖片來源:Hypebeast 官方網頁
圖片來源:Hypebeast 官方網頁

Hypebeast 十年冒起,不是神話,而是一個乘風而起的故事,與潮流集團 I.T. 的時裝王國相比,剛好就是兩個世代經營模式的對照。I.T. 當年起家主要是靠引入歐洲和日本的潮流品牌,繼而在香港開店經營,或與旗下的本地品牌推出聯名產品,曾經有過一段相當輝煌的歲月。

不過,時代不同,同一個營運模式無法長久蓬勃,與殿堂級別的 luxury brand 不同,luxury brand 講歷史、身世和信譽,潮牌的壽命相對很短,就像台上一齣戲,很多潮牌的主腦,玩了十年八年就會把品牌放棄,或者另起爐灶,而風潮則跟人走不跟牌子留。舉例說,Tom Ford 走了之後的 Gucci 仍然是 Gucci,老佛爺不在,Fendi 仍然是 Fendi,因為牌子夠老,朝代變,江山不變,但 A Bathing Ape 呢?主理人 NIGO 離開後,一個 20 多年的潮牌現在當然一點都不潮,偏偏 I.T. 仍在為其發展副品牌,結果歹戲拖棚,潮味不夠,反而只能吸引著慣了佐丹奴的師奶仔和大陸客,是引入了品牌,但品牌沒靈魂,不夠話題,卻愈做愈不像樣。

引入品牌強化銷售這一招,來到這世代已經變得非常落伍過時,潮牌以不新潮的方式來經營,注定會被淘汰。要一擲千金買注目潮物還要排隊去門市買?別傻了,當然是日日上網緊貼最新消息,然後上網抽籤,無論是 Nike、Adidas 還是 Reebok,潮流界都已經轉走這種銷售模式了,至於全港十八區連環開店數以百間賣潮牌,這麼老土,潮極有限。

現在的合作不再是買起別人舖頭,或者買版權來開舖這麼舊思維,Hypebeast 的網站維持其一貫 Blog 友分享情報的做法,親民好過打開門做生意,加上粉絲多(Facebook 和 IG 就有超過 200 萬 Like 了),與各大品牌關係自然良好,第一手消息次次準時足料,自然就有潮界名人加持 Share & Like。玩法已經不同了,就好像 Burberry 都要找碧咸公子拍廣告,不是做 model 而是做「攝影師」,名人出手,如今好過鋪天蓋地打廣告開店舖。

圖片來源:Hypebeast 官方網頁
Adidas x Hypebeast 10th Anniversary Ultra Boost/圖片來源:Hypebeast 官方網頁

潮流界一向病態,一個品牌值不值錢,股價其次,看其產品是否有市有價,能否被炒起就知道。去年,Hypebeast 十周年與 Adidas 推出聯名鞋款 Ultra Boost,幾百對鞋,幾萬人網上認購,新一代的潮童來了,而老一代的潮童和老一代的玩法,早就行不通了。家中尚有幾件猿人頭,現在穿上身都覺得有點不老又不嫩,四不象。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紅眼 錦衣衛札記

專欄作家、文藝雜誌主編。旅居台北多年,曾獲香港中文文學創作獎冠軍、青年文學獎等。已出版長篇小說包括「廢氣團」、「沼氣團」、「小霸王」、「赤神傳」及短篇集「紙烏鴉」、「獅人鳳」。

http://www.facebook.com/a38redey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