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皓昕:「少年滋味」——迷茫的豈止少年

A+A-
「少年滋味」電影海報
「少年滋味」電影海報

伊坂幸太郎在小說「孩子們」中寫過:「這世上,沒有『孩子們』,只有一個又一個的孩子。」看畢張經緯的「少年滋味」,突然想起這句話。伊坂的意思,是認為世界上每個孩子都是獨一無二。每個孩子都有各自的夢想、機遇、成長背景、困難、家庭抱負、以及日後的人生軌跡。每一個在成長路途上跌跌撞撞的靈魂,其實都是獨立個體,不能套以一個統稱。

也許張經緯都能看到如此風景。是以當他的首部長片「藍天白雲」煞科不久,受青協邀請到「萬人音樂會」上拍攝時,張經緯並沒像原先邀請般,只拍一些美輪美奐的合唱鏡頭。面對歡笑高歌的合唱群體,張經緯看到是一個又一個,來自香港不同角落,抱負著各自的成長故事的少年。於是,他從合唱團中挑出了 100 人,再從小組訪談中挑選出 30 個進行拍攝。最終剪輯時,他挑選出 9 個最有代表性的孩子,成為如今所見的「少年滋味」。

「少年滋味」電影劇照
「少年滋味」電影劇照
「少年滋味」電影劇照
「少年滋味」電影劇照

沈祖堯看畢試映後在網誌上寫到,他很驚訝,為何片中每一個受訪的孩子,在鏡頭前都會帶出「我活得不開心」的訊息。我更驚訝是,沈祖堯為何會感到驚訝——試問今時今日,在這個名叫香港的地方,從 6 歲到 60 歲,想問有多少條靈魂能夠看著鏡頭,發自真心地說:「我活得很開心」?還記得片中,其中一個受訪家長說:「小朋友當然更快樂,長大後,哪裡還可以這樣快樂?」

說真的,根本就不僅是少年滋味,而是做香港人的滋味。社會變態,政策失衝,價值觀單一扭曲…… 成年人暫且收歛一下虛偽,別再說長大後驀然回首,那些曾經的痛苦都會變成美麗的記憶。成長路途上的跌撞和痛苦,長大後,其實依然存在,我們依然找不到解決方法。

還記得電影「這個殺手不太冷中」,還是小孩的 Natalie Portman曾有這麼一句對白:

Is life always this hard, or is it just when you’re a kid?

尚連奴想了一會,答:

Always like this.

Always like this, especially in Hong Kong.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江皓昕 煲戲要在晚餐後

江皓昕,編劇,白羊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