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以謙:越南大象面臨絕種

A+A-
圖片來源:Daklak Elephant Conservation Center in Vietnam - DECC 專頁
圖片來源:Daklak Elephant Conservation Center in Vietnam – DECC 專頁

越南中部高原的少數民族地區,原是大象的繁殖地,如今卻面臨大象的絕種危機,受到世界注意。遠因是越戰期間美軍投放了大量化學枯葉毒劑,毀壞了森林植被,多種生物生存環境被破壞,遺毒至今未能清除,其次是上世紀 1975 年越戰結束,政府實施「革新開放」政策,全力發展經濟,需要木材,大量森林被砍伐,尤其是中部多樂省,佔全省六成面積的森林,四成被改種咖啡、胡椒、橡膠。象群等動物無處棲身,被迫走近農村覓食,因野象食量大,每頭每天要吃 200 公斤植物,農民的玉米、甘蔗等農作物受到損失,因而殺象,再加上有人趁機獵殺取其象牙,圖運往中國等地謀利,於是大象便蒙災受難了。

越戰結束時,多樂省的人口僅 34 萬人,現在已增至 170 萬,人口暴增,象的生長活動環境受擠壓,便是厄運臨頭。據越南官方傳媒報道,1985 年,越南民間飼養的大象有 504 頭,加上野象合共有 1,000 頭以上,但現時民間飼養象激減至僅約 60 頭,連同野象合共只 140 頭,已瀕於滅絕狀態。

國際機構「世界自然保護基金」(WWF)呼籲國際保護象的生命,稱上世紀初亞洲包括越南、印度、泰國、老撾、印尼總共有象 10 萬頭以上,現時只得 5 萬頭左右,再不保護,任意獵殺,是人類不可饒恕的罪過。

象是有功於人類的。牠們性馴、聽話,當地的少數民族芒族一直與象共同生活,一家人住在高腳屋上端,下面空間就是象的起居地。平時農民利用大象從事各種勞役工作,如森林伐木、搬運等。越戰時期,成隊的大象被徴用搬運糧食、砲彈、笨重的軍需品,犧牲了不少。和平時期,牠們又成為遊客們賞玩的對象,馬戲團的種種表演娛樂了千萬觀眾。3 月中旬,多樂省舉辦「象節」,每兩年辦一次,以大象足球賽和渡河比賽吸引大量遊客。象主人這時就藉大象讓遊客坐騎或拍照,每次收錢,積累下來也頗可觀。自上世紀 80 年代以來,多樂省政府就着手象群的繁殖,但沒有效果。象喜歡過傳統的大家族群居生活,公象母象在一起就會生兒育女。除非將牠放回森林找到象群,要生育就很難。所以當地的家象繁殖一直等於零。

「和象生存」新村洋子著 圖片來源:amazon.co.jp
「和象生存」新村洋子 著 圖片來源:amazon.co.jp

政府有見及此,於 2011 年設立「保護象中心」,圈地 11 萬公頃作為國家公園,聘請 18 位專家調研象群生態,用儀器遠隔觀察象群起居一切活動。今年政府又派人去泰國的大學,研究保護大象,參加生態調查,防止森林亂伐、偷獵等犯罪行為。日本一位退休女中學教師新村洋子(76 歲),關心森林象群的生態,前後 14 年共 40 次前往越南和多樂省,深入農村森林區,2006 年出版了個人攝影專集『和象生存』,並出越語版,呼籲保護森林和大象。2009 年日本民間出現了保護象的團體「約克頓森林之會」,發動捐款支持越南國家公園。

中國西雙版納也有野象出沒,偷獵行徑已被政府禁絕。中國人喜愛的象牙也遭當局嚴禁進口,一經發現走私象牙,立即公開焚毀示眾,以儆効尤,只要着力執行此項法律,也就是挽救大象命運的重大貢獻。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