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皓昕:Eye in the Sky——高空二萬尺的十二怒漢

A+A-
Eye in the Sky 電影海報
Eye in the Sky 電影海報

常說軍方科技比平民科技先進至少 10 年,作為平民的我們,今天可以用 Facetime 跟越洋朋友面對面通訊,可以用 Google Map 細看地球另一面的每一條街道,天曉得那些坐在五角大樓內的傢伙,他們到底可以看到了甚麼?答案是,他們正躲在冷氣會議室裡,一邊喝咖啡食餅乾,一邊指揮十萬八千里外的非洲某小國,進行投擲空對地導彈的任務。

科技跨越了地域界限,在英國指揮中心的女總司令、倫敦西敏寺的政府頂級智囊、聯合作戰的美國士兵,遠在拉斯維加斯的無人機飛行員、夏威夷的恐怖分子辦識系統操作員、在新加坡五星酒店馬桶上拉肚子的英國外交長、在中國運動場中打著乒乓外交的美國官員……散落在全球不同角落的一群人,透過軍方網絡,齊齊坐在電腦前,操縱著一部飛在非洲某小國上空的無人機,以上帝的視角,操縱著一個素未謀面的人的生死。只要他們隨便下令,就可以隨時殺死那個根本不知道天上有眼的恐怖分子。

然而,要 play god,也要有上帝的智慧才成。本來平平無奇的「偵察」任務,卻因為突如其來的變化,要臨陣變成「獵殺」任務。女總司令堅稱要立即就地殺死恐怖分子,倫敦政府智囊、高層、以及遠在拉斯維加斯的無人機駕駛員,卻因為看見畫面上,也就是非洲小國的目標街道的轉角處,站著一個賣麵包小女孩。若然投擲導彈,小女孩所站之處勢必被波及。而如果不投擲,那群恐怖分子也勢必在接下來幾小時發動自殺襲擊,別處將會有更多的小女孩因此而死。

軍法、道德、國際形勢的爭論隨時在天空上、那觸不到的大氣電波上展開——這是高空二萬尺版本的「十二怒漢」。觸及到人命生死,這群站在人類金字塔頂的操縱者,卻只關心著國與國之間的利益衝量,媒體之後的輿論,以及個人在事件上的最大利益。所有人都想下殺人命令,卻沒有人願意承擔後果。政府的階級架構使得一層壓向一層推卸,所有人都想把問題拋向所有人。當問題無法解決,人死還是不能避免的時候,高官們即會嘗試用制度上的不足,把同一件事,包裝成另一個說法,來脫去自己的責任——乍聽是不是似曾相識?不就有點像,某政府考慮完一大餐,在一個事件上原來是人人有錯,卻居然沒有人需要負責,高官們繼續躲在門常開裡膽自大,而實際飲鉛水的,還是沒有尊嚴可言,活在地面上的蟻民?

電影的精彩之處在於它的製作規模如此之小,所觸及的視野卻是如此之廣,以一個不存在的心戰室角度,來看戰場上的決策是如何發生的。原來只要有好劇本,即使沒成本,也能拍一部戰爭片。另帶一提,此片正是 Alan Rickman(也就是 Harry Potter 裡的石內卜)的遺作之一。好電影,送好演員最後一程。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江皓昕 煲戲要在晚餐後

江皓昕,編劇,白羊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