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立:為何新創公司要避免官僚出現?

A+A-

自小我們對於官僚這個詞語,其實並不那麼反感。受了千幾年的科舉文化影響,我們總覺得當官,或者自己的職稱有個官字,是一件足以光榮的事情。我們的社會有很多人相信,這世界最需要的是考試選出精英當官,給他很多權力,只要當官的人,是最精英的人,他就會解決所有問題。

但我們卻也多少聽過「官僚主義」這詞語,知道官僚主義會導致很多問題,例如低效率,脫離工作現實,遲鈍。我們常常看到官僚主義的行為,都會覺得,這些人根本違反常識,常常覺得官僚平庸無能。

這兩者形成了一個問題,既然我們總是用考試等方式,把一些優秀的學生,放進了官僚制度裡,為何最後卻會出現一堆無能的官僚?

再細心一點的人,又會發現一個情況,有部分高官當官時有很多問題行為,但退休後,公開發言時,說的話又通情達理。這些身處官僚制度中就會變得無能,可是退休後,又會回復正常。看起來,官僚制度似是有一種魔法,令在裡面工作的精英,也會變成庸才。

為何會出現這種現象? 如果我們把全社會最高質素的人,都放在官僚制度裡,是否就不會再有無能的官僚呢? 把精英都放進去不就行了嗎? 要解答這件事,我們要先了解,官僚大概是甚麼回事。

如果想要模擬官僚,你可以試試這樣做:打一副麻雀,找幾個人來玩,每摸幾次牌,就換踢走本來的玩者,換另一個人去玩。然後你會發覺,就算參與的人全都是高手,這麻將都會打得不倫不類。

因為每任人都要接受上一手留下的牌,上一手留下的牌限制了你能做甚麼,而且前後的決策,左搖右擺,互相矛盾,欠缺一貫性。而且接手的人,都難以掌握上一手的狀況和想法,也無法保證下一手能實現自己的想法。而且難以用甚麼很聰明的奇招或突襲,因為你很難把你的想法傳給下一個玩者。

就最後你發覺,這樣玩,不論甚麼高手都會變得決策緩慢,低效率,並流於保守。這是理所當然的事情,因為你既不確定你理解上一手的意思,也不敢猜測下一手是否會跟隨你現在的策略延續。

特別是,如果這局麻雀輸了,那責任是誰屬呢? 前面的人會說是後面的人沒跟自己的策略打,後面的人則會說前面的人留下一個殘局要他收拾。因為一件完整的事情被拆成多個細碎的部分後,除非你把整盤倒推一次,重新分析,否則你根本找不到誰要負最大的責任。如果有某人做了一個很大膽的決定然後失敗,那他一定會被千夫所指,所以大家都只會做一些最平穩,最不容易被人指責的決定。

Manager in public administration gives work to employee

上面那個奇異的排隊麻雀,正是官僚體制實際發生的事情。第一手的玩家,就是官僚的上層,然後傳給第二手,就是把自己的目標拆成小目標,給其下屬,再傳到第三、四手,直至去到某一層終局。在這樣的規則下,再天才橫溢的麻雀高手,都會覺得前後都是制肘。而在官僚體制中,再怎樣的精英,他的天賦都難以發揮。

所以你再千挑細選再精銳的人,一旦放了在官僚體制下,他們會走向被同化,每人發揮的能力都下降。但對於一個巨大的體制,例如政府來說,金字塔架構,以及官僚皆是不可避免的,它能確保整個機器不致於輕易瓦解,並讓體制能夠長久,半永續的運作下去。

很多創業者,因為自己曾在大機構工作過,以過去當主管或員工時的成功經驗,往往把這些屬於官僚的工作習慣和細節,從大機構帶進自己的新創公司來。那就會釀成災難,導致低效,遲鈍,保守以及不負責任。和新創公司的特質是剛好相反,當時新創公司務求用最少的資源,創新的方式,自負盈虧,比別人更快尋求突破時,你可想像,官僚可以怎樣把一個新創公司打下地獄。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鄭立 業問之老細問咩事

鄭立,Cheng Lap,香港人。從不被寄望的職校生到取得香港中文大學比較史學碩士,曾任教職,後轉行創辦公司並開發電腦遊戲「民國無雙」。長於議題思辨、邏輯推演,評析經濟與政治局勢。現於香港「明報」,台灣 udn 「鳴人堂」專欄,以及 PTT 論壇發表文章。著有「有沒有 XXX 的八卦」及「希特拉救港攻略」。Facebook Page:Cheng Lap。

https://www.facebook.com/leglory19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