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旅遊大使:虛構文化軟實力

A+A-

rsz_1istock_000015954037_medium-1200x882

日本將於 2019 年舉辦世界杯橄欖球賽,2020 年舉辦奧運會,是時間開始吸引國際關注,招徠旅客。「忍者術」近年又見蓬勃,政府有意當作旅遊資源充分利用,但真正的價值可能不止於此。

傳說中的忍者興起於日本戰國時代,擔任間諜和刺客的角色,形象黑暗冷峻,但自從電子遊戲、卡通片等流行文化的描寫,卻開始蒙上英雄色彩:身段異常靈巧,武器完備,還有超人能力,譬如隱形。

8b2f5e834f03710f
伊賀上野城

日本多處地區都聲稱與忍者文化有關,但公認以伊賀與甲賀為忍者術的正宗,這兩個小城位處山間,頗具隱世避俗之感。到訪伊賀上野城的遊客會發現,這裡的火車裝飾有卡通忍者的圖案,遊客可以租穿忍者服飾,在村裡觀看搏擊表演,參觀設有各種機關的忍者屋。在每年 2 月 22 日「忍者日」,甲賀的公務員也都穿上忍者服裝辦公

今年 84 歲的初見良昭(Masaaki Hatsumi)是日本今天為數不多的忍者之一,他的武神館在海外設有分校,收生超過 10,000 人,教授搏擊技能,以及武士道的傳統,忍者除了要學習武器,逃跑和進攻的技巧,尤其要修練專注和偽裝:以便搜集情報,滲透敵方陣營。

1964 年東京舉辦奧運會的時候,日本曾經是世界的焦點,如今中國搶去了日本的鋒頭,福島災後,去年到日本旅行的中國遊客高達 2,000 萬人次,日本政府希望遊客人次到 2020 年可以翻一倍,達到 4,000 萬人次。

國際教養大學訪問學者 Stephen Turnbull 稱,如今日本想要憑藉其前衛的怪客文化,重新奪回國際注意力:忍者就是這種文化的其中一部分。「忍者術很好玩,而日本人非常擅長好玩。」Turnbull 在著作 Ninja: The True Story of Japan’s Secret Warrior Cult 中稱,忍者是浪漫化的結果,日本確實有深厚的武術傳統,但忍者作為一個階層其實並不存在,真正進行間諜、游擊和刺殺活動的是武士。

áÛÚ
「鐵金剛勇破火箭嶺」劇照

忍者進入西方文化,可能要拜 1967 年邦片「鐵金剛勇破火箭嶺 」(You Only Live Twice) 之賜,初見良昭曾在這齣電影中擔任動作指導,從此打開了美國觀眾對於忍者的嚮往,製作出忍者龜和 Lego 系列的卡通片。忍者是漫畫、卡通片、電子遊戲作品的主要靈感來源,漫畫「火影忍者」全球銷量超過 2,200 萬冊。

當然,忍者大部分是編造出來的,Ninja: 1,000 Years of the Shadow Warrior 的作者 John Man 認為:虛假的歷史也可以促進旅遊業,如果利用得當的話,就好像英國的羅賓漢和亞瑟王。

不僅如此,伊賀上野觀光協會主席認為,忍者術的宗旨對於今天的政治領袖具有意義:「忍者術其實不是武術,更接近於軍事策略:用來操縱其他國家,搜集情報,而不必動用武力。忍者最精於操縱敵人的情緒。」

初見良昭認為,忍者術的技巧和哲學也有益於日常生活:學生可以學到他們從沒意識到需要掌握的事情。「沒有一個壞人膽敢進犯我的領地,這裡不是他們該來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