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立:保密是創業家的天職

A+A-

iStock_43439912_MEDIUM

不論古今,人類即使暴力和戰爭,也深知想要全盤毀滅敵人,不僅是極度困難,也會引致對方極力反抗,導致付上巨大代價。所以戰爭的目標,也只是想要對方屈服,服從,承認自己戰敗,而接受一個弱勢的位置。不論對戰勝方和戰敗方,把狀態安定下來,都是好事。

在古代沒有網絡或電話,要和談是很麻煩的事情。因為這不僅是溝通是否方便,也是安全與信任的問題,例如雙方領導者出來談判,你怎樣保證雙方不會一言不合,就在場上使用暴力。要談判有結果,也要雙方對於形勢的理解接近。

如果雙方都覺得自己能贏,那自然是開仗,也是談無可談的。可是對外宣稱或者對自己的士兵宣稱,總不可能說覺得自己會輸。所以像會輸這種真心話,是不可能公開說出來。明知自己會輸的一方,心裡早已認輸,只是想要有一個輸得較體面的條件,所以也想贏的一方配合。問題是,要怎樣溝通呢?

所以就有了使節,負責談判。這些人不僅負責談判,事實上,也看情況,說出大家一些不方便公開說的東西。包括對形勢的真實看法,一些秘密的承諾,或者交換條件等。

只有大家講真話,而不是表面那一套,才容易達成交易與和平。如果大家都大叫甚麼殺死異教徒,那仗不一定打下去才有鬼。所以談判時,總是表面一套,裡面有另一套。

套用到現代的創業,其實也一樣,商業就是戰爭。而你跟任何人的通訊和談判,其實就是密談,現代有電話等各種通訊工具,所以方便了不少。但是本質也是不變的,就是交流雙方不方便在公開場合說的意圖與情報,期望協調。

私訊,一對一的面談或密談,都是為了盡可能講真話。說真話,才會容易達成對雙方更有利的共識,延展出更多的可能性和解決方案。

當然,從中你會得到很多機密情報,你可能很想透露出去。這時候,你必須記著,保密是創業家的天職,即使有很大利益或誘因,你也應該盡可能不要這樣做,特別是不要把對話紀錄洩漏出去。

如果你這樣做了,就是斷送了你日後聽到真話的權利。

別人對你進行公開的談話,與私密的談話,前者會給你可以公開的資訊,後者則增加不能公開的保密資訊。所以後者的資訊量會比前者多,而且真實。但只要你做過一次公開私密談話的行為,別人就會改變對你的態度,他們會知道,跟你的私密談話,基本上跟公開談話是沒有分別。

那麼,以後所有知道這件事的人,跟你說話時,都不會再談任何的機密,也不會講任何不方便公開的真心話,剩下的只有客套話、場面話,以及謊話。當人人都這樣看待你時,你的事業基本上就已經完蛋了一半,因為你再也難以得知別人的真話,沒有人會放心讓你接觸事情核心。你將永永遠遠站在不能接觸任何機密的外圍,永遠當一個小角色——如果你還能生存的話。

在香港,我們經常會見到有人要簽保密協議,NDA(Non-Disclosure Agreement),就是這意思。但任何事情,哪怕是生活的小事,就算你沒簽保密協議,作為一個創業家,你愈能保密任何的私人對話和私訊,別人就愈信任你,對你委以重任,或者開啟一些比較重大的談判。甚至去到朋友的層面,你也更能得到願意跟你說私事的密友,因為確定你不是一個會把事情亂說出去的大嘴巴。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鄭立 業問之老細問咩事

鄭立,Cheng Lap,香港人。從不被寄望的職校生到取得香港中文大學比較史學碩士,曾任教職,後轉行創辦公司並開發電腦遊戲「民國無雙」。長於議題思辨、邏輯推演,評析經濟與政治局勢。現於香港「明報」,台灣 udn 「鳴人堂」專欄,以及 PTT 論壇發表文章。著有「有沒有 XXX 的八卦」及「希特拉救港攻略」。Facebook Page:Cheng Lap。

https://www.facebook.com/leglory19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