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人:巴西遇上啟暴龍 聖保羅街道的兩種心情

A+A-

每次旅行,總遇上奇怪的事,這一切都可謂之驚喜。

奧運,談論最多不外乎是獎牌,說巴西,不得不說治安。步行在巴西大城市,里約熱內盧和聖保羅都有奇妙的感覺,時刻提高警覺,卻有物外之趣。

奧運的開幕禮設計者 Fernando Meirelles 是最著名的電影「無主之城」(City of God)的導演,該片在 2003 年上映,橫掃世界各大影展。片中講述貧民窟的黑幫仇殺,暴力和槍戰無日無之。而普天同慶的奧運也得不到寧靜,台灣舉重選手唐啟中舉得起百斤啞鈴,卻不敵巴西的假門鎖,外出回來,房間慘被爆竊,旅費盡失,只剩下 61 港元。

聖保羅,人口達 1,100 萬,南美第一大城市,巴西的金融和經濟中心,四周卻如危機四伏。

P_20151215_125524

遊客必到的中央街市

近百年歷史的聖保羅中央街市是遊客必到的景點,屹立在市中心的商業區。從地鐵站走出來,沿路都是小販車和露宿者,密密麻麻的人群,穿插在人群中,行直路也不容易。避開各式的小販,抵擋住粟米,串燒和街頭美食的誘惑。

中央街市建於 1928 年,新古典式的設計,遠看有點像歐洲的歌劇院,讓我想起昔日的中環街市,原來商業中心的最大賣點也可以是街市。街市內外,兩個世界,街外的混亂和污穢,街市內,燈火通明,井然有序,琳瑯滿目的貨品,訴說巴西的物阜民豐。踏入市場大門,迎來水果店,奇異果、無花果、香橙‧‧‧‧‧各式的水果,店主歡迎試食。

除了水果,也有巴西美食,包括︰著名的椰子餡餅和阿卡拉傑豆餡餅,還有香料和海鮮,絕對是手信天堂。

街市大暴走

下午 5 點,突然一切改變。

如同摩士公園的「寵物小精靈」訓練員,職員會趕緊送走遊客,街上遊客猶如聽到「啟暴龍」三字,四方八面湧出市集,直奔地鐵站。街道上,另一批膚色較黑的人湧入,小販漸散,無家者睡在街上的每個石壆,沒有行李,只有地上的一塊破布,「無主之城」的畫面不其然在腦海升起。

向周圍的人問路,他們都像不能停下來回答問題,稍稍放下步伐,遙指遠處的地鐵出口。跑著的遊客和市民,像集體逃難。下午 6 點,全部人跑去地鐵站,無家者成功佔領城市,這套佔領片每天上演。

聖保羅的歌舞會

ScreenClip [1]

聖保羅的街道充滿驚喜,各區有不同的主題曲。

巴西跟其他拉美國家不同,有大量非洲裔黑人移民,種植咖啡和甘蔗。他們帶來土著的宗教音樂,後期發展成森巴音樂和舞蹈。

黃昏,離開甚少居民的市中心,走入平民的住宅區。街道旁的小公園在開派對,百多本地人穿上白色制服在打鼓,彈起節奏強烈的森巴音樂,熱情性感的巴西女郎聞歌起舞。音樂之下,人人都是朋友,狂歡暢飲,無分你我。

乘地鐵回旅館途中,路過的咖啡廳門前,穿著西裝的伯伯拿著結他,彈奏巴薩諾瓦(Bossa Nova)的巴西風格爵士樂,輕快悠閒。衣冠楚楚的白領喝著咖啡和紅酒陶醉在音符間,感受周末的假日氣氛。

同一個聖保羅,數個截然不同的世界。哪個才是真巴西呢?視乎閣下喜好。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原人 7遊記

原人,植根香港的城市研究員,曾任大學講師,研究社區和文化保育。放眼世界,遊歷 45 國,五大洲,本地欣賞社區的樂趣,國外沉迷第三世界的浪漫,最愛國度是伊朗和緬甸,景點有趣,卻不及人的真摰,尋回城市失落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