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二:你是不是你,我不知道——我可不是我

A+A-

林鄭日前就《基本法》的 1 萬 6000 字長篇演說,不管是否話中有話, 若有所指, 質疑財爺量入為出的理財政策。

對《基本法》160 條條文中,已經列明「量入為出」原則, 既然林鄭清楚知道修改《基本法》毫不容易,大家自然認為她是借題發揮,劍指財爺。

曾鈺成第一時間替鬍鬚曾反掌一擋,輕輕巧巧點明林鄭是「完全理解《基本法》對本港財政的規定」,他的不愠不火,卻迫林鄭行錯步——不得不先請新聞秘書聯絡報館總編,狠狠以「化骨綿掌」作提示,「你理解錯了『政務司司長』的講話」,連消帶打:一是「這句話的『我』其實不是『我』⋯⋯」二是「有人『枉費心機』、斷章取義、無限上綱,並作人身攻擊」;三是「經過了這四年多做政務司司長的歷練,我大致上是做到百毒不侵。」

估計她的每一個字都經精心琢磨:時而林鄭,時而政務司司長,時而他我,時而非我 。

未命名然而,這樣的「含冤」自辯,手法已舊,今天市民對「真」對「誠」對「情」很在意,如希望讓市民知道她願意頂上公共財政風險,願意大刀闊斧,絕對無可厚非,爭取民意,收買人心也是切合時宜之務,「要參選,就派錢」也是梁特連任的指定動作。在未表明參選前更高明的做法,不妨以當下社會和政策問題為核心引子,帶領民間進行良性討論和反思。那些「好打得」、「百毒不侵」的口舌之爭,市民經已厭倦透。

那麼,懂功夫劍擊的鬍鬚曾,面對來勢洶洶的梁特和林鄭左右夾擊,應如何應對?看來猛攻鬍鬚曾「不放水」這大穴,將是梁林二人的競選主調 ,一句香港政府政策不能化解,就想迫曾入牆角。也許財爺可以在網路上分享其心路歷程:Trans-national America 作者波恩(Randolph Bourne),在美國學術界有「被遺忘的先知」之譽,他說過 “We can easily become as much slaves to precaution as we can to fear” ,「不堪恐懼,來對墨守,側側成奴」——正好以此話陳述他那份「如何派得其所」的內心掙扎。這四年,鬍鬚在梁特和林鄭兩位「強人」的狹縫中生存,想他也是苦戰百回,滿背是刀?若財爺當上特首,希望他懂得發揮優勢:配合大數據分析,制定精準有效的方案,令香港擺脫「滯後」。

筆者對特首人選暫無特別偏好,香港人,對於 2012 年的那場選戰,應該猶有餘悸;這四年,香港彷彿被多股暗力和大堆歪理支配著,邪惡當道的世態,我們不是應尋回一個善良行正道的領䄂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