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立:把敵人當交易對象的荷蘭人

A+A-

Businessmen Shaking Hands Against Worldmap

在史記‧伯夷列傳中,有一段說「武王已平殷亂,天下宗周,而伯夷,叔齊恥之,義不食周粟,隱於首陽山,採薇而食之。」講的是封神榜那位周武王擊敗了商之後,伯夷覺得自己是商人(真的是商人,商帝國的人),與周是敵人,所以即使周武王邀請他去任職給他薪水,他都不願出周武王的糧,寧可去山上採野果吃,結果好像營養不良餓死了。

義不食周粟是被傳統仕人讚揚的,讚揚一些人忠誠堅定,即使餓死,都不與敵人交易,不受敵人恩惠,不為敵人工作。這看起來很美好。對敵人就應該杯葛他們對嗎?不過,如果你同時有讀西方歷史,他們又有另一個看法。

因為荷蘭水蓋的關係,現在我們都習慣了有一個國家叫荷蘭,不過大家是否知道,這個國家在 500 年前是不存在的?在那個時候,不僅荷蘭不存在,而且還未有現代的主權國家體制。普歐洲之下都是天主教圈,所有人都被迫信天主教。而當年的荷蘭,是處於西班牙的哈布斯堡王朝的屬土,用今天的說法,就是西班牙神聖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本來,荷蘭人對西班牙哈布斯堡的統治還算臣服,但是隨著中央政府要求荷蘭付更多的錢,可是卻沒有給他們更多的政治權力,原本就已經山高皇帝遠的荷蘭人,納稅卻一直拿不到政治權力,愈來愈不滿。西班牙卻不斷限制荷蘭人的權力,引入更多的壓迫機制和法律,而荷蘭人的抗爭也不斷升級。

西班牙決定派人去幫荷蘭換血,不斷在要職上換成外地人,再這樣下去荷蘭會被換血完成。面對如日中天的西班牙帝國,弱小的荷蘭竟然爆發出獨立運動,要從王朝手中獨立。這場戰爭打了 80 年,最後以西班牙承認荷蘭獨立告終。這場戰爭的特色是不只軍隊在打,很多平民雖然不敢明著反抗西班牙,背地裡有機會就會製造麻煩給西班牙,所有人都間接參與這場戰爭。

當年,海上貿易是個賺大錢的事業,荷蘭人在西班牙帝國下,也分享到了海上貿易的成果,現在要獨立了,是否就「義不食西班牙粟」,「你有種就別吃西班牙的飯,別賺西班牙的錢」呢?

荷蘭人要獨立了,是否就「義不食西班牙粟」? 圖片來源:wikimedia
荷蘭人要獨立了,是否就「義不食西班牙粟」? 圖片來源:wikimedia

剛好相反,荷蘭的商人很神奇地,一方面在那邊搞游擊戰,襲擊西班牙人。另一方面,他們卻把自己的商船,掛上西班牙旗,直接駛進西班牙控制的港口做生意,因為理論上,荷蘭人就是西班牙帝國的臣民,其實是「西班牙臣民」,公然利用西班牙去做生意也很合理,西班牙也沒有道理拒絕他們的船駛進來,結果讓荷蘭人一手賺西班牙的錢,另一手去打西班牙。

對於荷蘭商人來說,他們和誰都可以交易,哪怕是敵人。在後來獨立後,荷蘭人在印度奪取的東西,他們直接提出只要付得起價錢,他們願意賣給聯合省的敵人,也就是西班牙人。對於其敵國而言,這是難以想像的行為。但他們真的是這樣做。

他們認為,賺錢就是在強化自己,強化自己之後就有能力戰勝敵人,那從敵人身上賺錢沒甚麼不對。他們毫不在意和敵人貿易,哪怕是賣武器給敵人去打自己,只要確定自己是在對方身上賺取暴利。結果荷蘭人可以一面搞屎棍,一面賺大錢,兩者竟然沒有衝突。無疑,一定會有人覺得荷蘭人很無恥,沒有原則,匪夷所思,但是荷蘭人可是真正實現了「食窮 XXX,票投 YYY」,而在西班牙大軍下贏得了自己的獨立。

荷蘭的故事或許顛覆了很多人的想法,但是,歡迎來到商業世界,它總是不斷發生著你難以置信的事情,而能掌握其本質的人就是贏家。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鄭立 業問之老細問咩事

鄭立,Cheng Lap,香港人。從不被寄望的職校生到取得香港中文大學比較史學碩士,曾任教職,後轉行創辦公司並開發電腦遊戲「民國無雙」。長於議題思辨、邏輯推演,評析經濟與政治局勢。現於香港「明報」,台灣 udn 「鳴人堂」專欄,以及 PTT 論壇發表文章。著有「有沒有 XXX 的八卦」及「希特拉救港攻略」。Facebook Page:Cheng Lap。

https://www.facebook.com/leglory19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