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ve Norish:「堅離地公社」——共享,是否在離地覓理想?

A+A-

文:頭文字 D @ Live Norish

有份揀,人人係老闆。想加入?讓我們投票表決 。
有份揀,人人係老闆。想加入?讓我們投票表決 。/電影「堅離地公社」劇照

70 年代,是一個叛逆的時代,是一個掙脫成規束縛的時代,是一個有意破舊立新的年代。

這時代的丹麥新聞報道員 Anna(Trine Dyrholm 飾)亦不例外,不甘平淡的她,決意要為生活帶來新衝擊。丈夫 Erik(Ulrich Thomsen 飾)剛剛繼承了大宅,帶來契機。屋子太大,一家三口也住不滿,於是他們決定找來其他人共住。從熟悉的朋友,到陌生的外人,都搬了進來,同屋共住。這就是電影「堅離地公社」(Kollektivet)的序幕。

Trine Dyrholm 的細膩演繹讓她摘下柏林影展銀熊獎。
Trine Dyrholm 的細膩演繹讓她摘下柏林影展銀熊獎。/電影「堅離地公社」劇照

新來的住客,不是普通的租戶,而是成了大屋的共有者,人人都有話事權。家中重要事情,都會投票表決。時而熱鬧,時而吵鬧,這些成員都為家庭生活演繹新的定義。

後來,一名新成員驟然而來——她,是 Erik 的小三 Emma(Helene Reingaard Neumann 飾)。起初提出接納 Emma 的 Anna,漸漸受不了這段複雜關係,面臨崩塌邊緣。公投難審家庭事,到底最後點收科?

導演 Thomas Vinterberg 於 70 年代度過他的童年,電影是他對那個時代的回眸,以及一種致敬。那段時光,分享就是日常,他很佩服那些年人們決意向平庸與刻板說不,並敢於實踐新生活,縱然有些時候事與願違,依然無悔無懼。但這一切已經一去不返。

電影中,角色 Steffen 說了這麼一個故事︰

從前有個王國,他們把一群初生嬰孩做了個實驗。當中一半如常看待,另一半則被隔絕與他人接觸,其餘一切無異。

結果呢?

那一半與人隔絕的都死了。

No man is an island. 溝通,是我們與生俱來的需要﹔分享,大概是讓我們抵達彼岸的橋樑。

同枱食飯,是「堅離地公社」的生活寫照。
同枱食飯,是「堅離地公社」的生活寫照。/電影「堅離地公社」劇照

回到現代,今天丹麥依然存在某種形式的群居生活。一種名為 bofællesskab(英語:Co-housing)的居所,為那些不想跟鄰居形同陌路的人帶來選擇。在這些共同社區,各自的房子以外,公共園圃﹑遊戲室﹑公舍等公共設施一應俱全,既是居民社交場所,也因共享資源而令大家的生活添上生氣。譬如公共園圃就可以栽花種菜,相比起在自家花園各自為政,與他人分工之下自然沒那麼費勁,同時又因各人的投入參與而享受到箇中滿足與樂趣。晚飯時候,是各住戶共聚一堂的時光,每晚都由兩﹑三位成員負責煮食,大家一同開懷用膳,猶如一個大家庭。

也許,同住很難,但困難總會解決,只要我們尚有溝通的願望。

  • 「堅離地公社」預告片

作者簡介

頭文字 D
不懂飛車 只喜單車
不爭高速 只愛慢活
不會飄移 只願分享有關丹麥的點點滴滴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Live Norish 北國閒話

Live Norish於2013年由陳若谷創辦,跟一眾博客以文字相片描述北歐的美好風光。一個網頁,一個世界;希望大家可以在Live Norish中領略到世界另一端的生活態度。

http://www.live-norish.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