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人:非洲劣食行  羊肉刺身伴草堆咖啡

A+A-

旅行流流長,總會碰到劣食。遇上劣食,除了大口吐出,調整心情,也當作交流。

非洲文化、天氣和土壤跟我們截然不同,吃不慣在所難免。劣食背後,也是了解世界的途徑。羊肉刺身和咖啡也是埃塞俄比亞傳統美食,咖啡的起源地,如在香港茶餐廳,草堆中煮啡,吃刺身,走入庶民社區才夠地道。

12005230165_0a5a1409d0_k

非洲的羊刺身

奧羅族人(Oromo)是埃國的「美食」主角,眾居的湖區 Abaya 及 Cham,可品嘗最原始的美食。湖區村民保持純樸,可惜近日混亂持續。

奧羅族人是埃國第一大族,近年多出現在國際新聞中,幾十年都被只佔人口 6% 的格雷人主導的政府欺壓。10 月 2 日,該族的重要宗教儀式演變為示威抗議,政府用橡膠子彈和催淚彈作武力鎮壓,釀成 100 人死亡。政府更在 17 日發出 6 個緊急狀態令,限制或禁止社交網絡、反政府的打叉手勢和集會,國家一片死寂。

抗爭之外,奧羅族人為主的湖區,盛產魚類,少不了嘗一口淡水魚刺身。當地人少見外地遊客,遊客擔心吃不下一碟,只要走食客身旁,他們都熱情好客,分享食物刺身。當地愛吃淡水河魚刺身,點上辣醬食用,味道淡口,微甜。還有一煲煲的新鮮魚骨湯,顏色如同咖哩,用塑膠紅色漱口杯子從湯舀出,直接飲用。

魚刺身,不夠特別。還有生肉店,店外掛滿羊肉,有羊腿、羊胸、羊頸,講求新鮮,即宰即吃。食客指著心儀的肉件,大廚就切開放在碟上,配上辣椒。吃進口內,沒有腥味,只有點血味道,當地人就喜歡茹毛飲血味道,像我們吃豬紅般,但多點軟綿綿口感。羊肉刺身蠻好,不用思索就吞下肚,吃一兩塊還可以,多吃擔心拉肚子。

美食,埃塞俄比亞不算多,但幸好有國民飲品——咖啡。

咖啡發源地的企立咖啡店

9 世紀時,奧羅族牧羊人,發現羊隻吃過咖啡豆,興奮莫名,之後為世界帶來咖啡。咖啡豆在埃國郊野隨處可見,四份一人口直接或間接參與生產咖啡,國內生產的四成咖啡供給本地市場。咖啡大國卻沒有陳豪,不要期望在此找到華麗咖啡廳,豆香只在尋常百姓家。

比港式冰室更簡單,埃塞俄比亞人在草堆做咖啡,用草舖在木枱上,用火煮熟咖啡。只喝「齋啡」,不加糖或奶,直接飲用。他們不像打工仔需提神,只是喜歡品嘗原味的苦澀。

走入位於首都亞的斯亞貝巴,全國最佳的 Tomoca 咖啡廳,63 年的歷史,被譽為金咖啡。沒有坐椅,大小的啡客企著喝咖啡,談笑風生,空氣瀰漫咖啡香,最傳統的 Harrar 咖啡只售 4 元,酸味較濃,略帶果香。(有興趣一嘗埃塞俄比亞的名著可在此訂購

歐洲和日本的咖啡廳代表身份,埃塞俄比亞的咖啡只是生活。一千年咖啡融入埃國的市民之間,談不上高雅,不論在草堆或企立喝啡,乃是悠閒。咖啡廳、蒸餾、拉花,甚至 Tomoca 都是二次大戰時代,意大利殖民者帶來外來文化。追本溯源,全球化年代,各國互相影響,找回事物的源頭,也許不太容易了。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原人 7遊記

原人,植根香港的城市研究員,曾任大學講師,研究社區和文化保育。放眼世界,遊歷 45 國,五大洲,本地欣賞社區的樂趣,國外沉迷第三世界的浪漫,最愛國度是伊朗和緬甸,景點有趣,卻不及人的真摰,尋回城市失落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