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皓昕:Black Mirror(三)——這地球若果有樂園,會像這般嗎

A+A-
Black Mirror 第三季劇照
Black Mirror 第三季劇照

第三季首六集,個人最喜歡第四集「San Junipero」,以下劇透聊聊。

據說這集是 Charlie Brooker 最早下筆一集,一心要說一個反黑鏡傳統的故事。影片出來確實破格,單看首 30 分鐘,全然是個 80 年代美國邁阿密風情的懷舊故事,一反過往把故事設在近未來的傳統。然而眾所皆知這是一套以科技為題的劇,一邊看一邊質疑這故事一定是個騙局,某個地方必然是假的,這不可能一部只講女同性戀關係的懷舊劇。直至後半部份,女主角 Yorkie 開始穿越時空,離開了 80 年代、90 年代、來到 00 年代去找她的女伴 Kelly,譬頭第一句說:「這不是屬於你的年代。」

果不然,原來眼前所見只是虛擬系統,讓玩家們的意識一同接駁到雲端——玩家可不是年輕人,而全都是一群老人,這系統本就是一個用作醫治老人痴呆的腦神經科技,Kelly 只是一個垂垂老矣的老婦人,而 Yorkie 則是一個在 20 歲遇到嚴重車禍,在床上躺了足足 40 多年的植物老人,讓意識上傳到這個虛擬的海邊小鎮,是她多年來第一次真切感覺到自己存在,會走會動的體驗。

「San Junipero」的優良之處在於它的故事分作好多個層次,每一層都是前衛又值得探討的題目:老人在玩虛擬遊戲,現實中的他們因為物理環境所限,現實有多沉悶,虛擬中的他們就有多瘋狂,不斷去派對,在舞池找尋伴侶,狂歡至清晨,那些曾在年輕時不敢做,後悔了幾十年的事情,上天現在給你機會了,當然要忘我享受。這也是故事為甚麼要設在一個海邊的不夜天,晚晚派對,夜夜笙歌,正就是這一種沒有明天的最佳象徵。

第二個層次是老人的同性戀問題,上一輩那年代的接受能力不如現在,別說是結婚,連掛在口邊也基本上是禁忌,特別是那些出生在傳統基督教家庭下的女生(故事中的 Yorkie)。這個虛擬的海邊小鎮給予了她們第二春,如果真有來世,我們就在那邊出櫃。故事中段,兩名老婦人在病床邊簽下婚紙,那一幕叫人感動又嘆息。

Black Mirror 第三季劇照
Black Mirror 第三季劇照

第三個層次是把整個故事昇華的部分,它嘗試討論「永生」和「死亡」。原來每一個老人玩家來到生命的終結時,都可以選擇 pass,又或者 pass over,前者是傳統死亡,煙飛雲散一了百了。後者是把靈魂上載到雲端,永恆地,無日無天地快活下去。Heaven is a place on earth,原來世界真有天堂這回事,就在冰冷的 server 房中。然而,早有人說過,如果真有永生,那一定不會是恩賜,而是個詛咒。給你一晚自由,你或許能夠享受這春光一刻,給你一個月,你也許可以每晚換伴侶,風流快活。然而當你胡混個十年、一百年、一千年、甚至一百萬年,再美麗的風景也只會變成最死寂的折磨。沒了死亡,生存也不會是甚麼一回事。人生變成了一種狀態,就像一棵無限生長的植物,每天看見同樣的陽光曬在自己身上,而自己只能無助地延續下去,不知從哪裡來,不知該到哪裡去。

Kelly 說到,自己的丈夫病重時,臨死也不願接駁上這虛擬系統,因為他質疑為何自己有資格享有永生,反倒是年少死去的小女兒,為何她出生時還沒發明這種科技?「How can I spend eternity in this fu*king graveyard, when he missed out, how can I?」上帝創造天堂,創造地獄,又創造愛。問題是如果你所愛的人要在地獄裡給永遠火燒,唯獨是你一人夠資格上天堂,所謂的永恆喜樂,又有甚麼意義呢?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江皓昕 煲戲要在晚餐後

江皓昕,編劇,白羊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