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立:從杜林普長城看杜林普的務實主義

A+A-

trump我想,與其用別人對杜林普的評價去論斷這個人,為何不直接看看杜林普自己說甚麼?杜林普的著作 Great Again: How to fix our crippled America,在亞馬遜上買電子書就可以了,只有英文版。作為創業家,商人的我們,其實比別人更容易理解這位新的美國總統。

圖片來源:amazon
圖片來源:amazon

每一章節,杜林普談的皆是錢的問題。他表現給你知道的是,他是一個用利益的得失,去衡量對錯的人。而且他坦白承認,自己是個商人,而且是個建築商,他最擅於建築,因此他會以自己擅長的方式解決問題。

他對非法移民的問題,方案是直接興建長城,很多人在媒體聽到這方案會感到突兀,但如果你理解杜林普的思考方式,會發現對他而言,這是理所當然的答案。

美國有非法移民的問題,而杜林普擅於進行建築,所以他想出一種可以減輕非法移民問題的建築物,然後就去建造它。所以長城計劃,對他而言一點也不可笑,他選擇了一個自己和別人都能輕易理解,以及成功執行的方案。

至於付錢的事情他也早就想好,他說的「讓墨西哥付錢」,只看傳媒,大家會嘲笑他以為墨西哥會自願付錢,但他的書卻說明,他是說「這筆錢實際上最後是墨西哥出的」。這有甚麼分別呢? 舉一個例子,你去別人的婚禮,包了很大的禮金,吃了一頓。禮節上雖然是主人家宴客,實際上那頓飯的成本是你承擔的。

同樣地,墨西哥是否主動付錢不重要,如果墨西哥不肯付錢,他就會從別的地方填補損失。例如從簽證費用,各項相關稅項等,而這些錢將會拿去填補建牆的開支。先不論杜林普這些政策是否能實行,創業的人會很熟悉這種做法。

不在乎名義,只在乎實際影響。就像連鎖快餐店,名義上是飲食業,實際上靠資產增值賺錢,這就是與重視職位權責的官僚,重視名份道德的知識份子相異的商人思維:重視實效與實利。

自然地,他也不覺得這「很可笑」,對於企業家而言,他不需要在意事業成功之前別人對他事業的評價,企業家之所以為企業家,正是因為他能看到大眾看不到的成功機會,並予以實行。

我們社會很重視的「倫理」、「形象」、「禮貌」、「面子」、「道德」,「原則」,這些事情對他而言,都不會是重要過實利的事情。杜林普沒興趣跟你當謙謙君子,跟你討論這世界的民主自由正義。他講的是最後的結果,是否他滿意,然後是,是否大家都接受?

我能很確定的是,能夠跟杜林普治下的美國溝通合作,準確抓著他的想法的人,將會是有商業背景,特別是國際商業背景出身的人。你跟杜林普做外交,提出任何政務,你想得到他的接受和注意,你最好是能拿出一個商業計劃。清楚的寫出你能給他和他的美國,甚麼的好處,而他需要付出甚麼價碼。

你需要的不是跟他串門子,拉關係,講感情,他也不吃這一套,正如他書裡所說,他曾經在海灣戰爭中,見識過幫過科威特富人後,他們卻無心回報的現實。他更希望與清楚雙方利害的人交涉。

在這點上看,杜林普的年代,將會是適合創業家的年代:愈清醒的知道自己利害關係的人,愈可能生存下來。如果你講的是感情? 很抱歉,你大概需要改變了。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鄭立 業問之老細問咩事

鄭立,Cheng Lap,香港人。從不被寄望的職校生到取得香港中文大學比較史學碩士,曾任教職,後轉行創辦公司並開發電腦遊戲「民國無雙」。長於議題思辨、邏輯推演,評析經濟與政治局勢。現於香港「明報」,台灣 udn 「鳴人堂」專欄,以及 PTT 論壇發表文章。著有「有沒有 XXX 的八卦」及「希特拉救港攻略」。Facebook Page:Cheng Lap。

https://www.facebook.com/leglory19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