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民族主義 將全面進場

A+A-
圖片來源:路透社

剛過去的 11 月 11 日,不僅是消費至上的「光棍節」,更是紀念上世紀兩場世界大戰中犧牲的軍人與平民的日子: 「和平紀念日」(Remembrance Day)。溯本清源, 無論一戰,還是二戰,極端民族主義都是國家開戰,入侵他國的主因,然而,歷經沉痛生靈塗炭,人類還未得到教訓。權威雜誌「經濟學人」近日撰文警告,世界各國出現一股「新民族主義」潮流,危及全球安全。

民族主義的雙刃劍

民族主義是把雙刃劍,對民族而言,可以有益,又可有害,視乎其發展傾向。如果是較為溫和、前瞻,擁抱自由平等價值的「公民民族主義」,有助國家團結,形塑向心力,加拿大及今日的德國就是例子。然而,若國家發展出狹隘偏激的「種族民族主義」,以種族血緣劃分敵我,那只會引領世界走向混亂鬥爭,如同 20 世紀的兩場大戰一樣。近日杜林普當選美國總統,不只是國內的平民革命,更是全球「新民族主義」(New Nationalism)興起,打擊「公民民族主義」的實證。

二戰後,每任美國總統都愛國,以身為美國人而自豪;他們總深信普世價值,願意按照國際法例行事,穩持世界安全與勢力平衡。可是,候任總統杜林普卻背道而馳,加入各國逐漸抬頭的種族民族主義潮流。

近年,歐亞各地興起種族民族主義思潮。在俄國,普京重推斯拉夫民族傳統,復興東正教;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遠離歐盟及庫爾德和談,扶植伊斯蘭民族主義;在莫迪治下,極端民族主義使印度種族對立。港人最能深切體會的,定必是中國日趨熾熱的民族主義。在 90 年代成長的新一代中國人,全部接受愛國教育,成為「小粉紅」網絡大軍,不惜翻牆,也要對「傷害民族」感情者口誅筆伐。於「周子瑜事件」、「何韻詩事件」和「南海問題」中,就可見「小粉紅」的威力與盲目。

香港也有愛國大集會。 圖片來源:路透社
香港也有愛國大集會。 圖片來源:路透社

新民族主義下的世界

這股新民族主義思潮,幾乎不能抵擋。「經濟學人」指出,雖然歐洲曾提出「後民族主義」,透過組建歐盟,塑造容納多元身份的政治共同體,但是,從英國脫歐波蘭匈牙利變得排外,到法國轉向民粹,甚至推動 Frexit 等事,就可看到這包容大愛的觀念並沒普及。

現在美國右傾保守主義,後果可能不堪設想。國內,這將孕育削弱社會的包容力,傷害弱勢群體:對外,地域及跨國問題將更加難解,隨著俄羅斯與 3 個非洲國家脫離國際刑事法庭、中國與聯合國海洋法公約矛盾持續,美國撤出東南亞的話,世界將變得不穩、危險。「經濟學人」認為,若果杜林普真的實踐參選時的宣言,帶美國採取孤立(isolationist)的外交發展方向,只會令國家變得脆弱,助長民族主義的氣燄。

繼恐怖主義抬頭,世界民主大退潮後,世界再注入民族主義這股危險能量,不禁令人恐懼:今日的和平會否轉眼逝去?

因極端民族主義而起的世界大戰。
因極端民族主義而起的世界大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