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眼:難聽一點叫手信,好聽一點是 Fashion

A+A-
15156893_1141622149219596_3837648493335383348_o
圖片來源:vanquish.jp

早在十多年前,新手上路,去日本旅行,奉旨都會買一堆劣質紀念品如 T 恤、外套和頸巾,印著諸如「風林火山」、「江戶」、「武士」甚至「東京」,還有一系列「京都」、「大阪」、「北海道」、「沖繩」……最後,當然是全部淪為睡衣和居家服。往後遊歷多了,對這些紀念品販賣店意興闌珊,基本上已全部無視。當初那種「來到每個地方都要買一件紀念品穿在身上」還覺得頗有型的宏願,數年過後,就知道全部都是錯。時間會把你的美學推翻。

是的,時間會把你的美學推翻,來到今年,Gucci、Saint Laurent、Valentino 這些奢侈品牌卻在時裝秀上相繼告訴你,街邊賣的手信,沒錯是手信,放在它們店裡賣的,是 Fashion。自去年秋冬到今年春夏,有 60 多年歷史的刺繡外套儼然成為時尚新寵,浮誇成為時尚,老土卻是品味,繼 Gucci 推出大為注目的綠色刺繡外套,還有 Saint Laurent 那件夏威夷風情十足的椰子樹刺繡外套,從 Kanye West、Justin Bieber、Harry Styles 到 GD、李玟,連明星都不怕頻頻撞衫,人人愛穿。

刺繡外套另一稱呼是橫須賀外套,又名 Sukajan 或 Souvenir jacket,起初確是用來做紀念品。它的出現本與二戰歷史有濃厚關係,當年二戰結束,駐守日本的美國海軍基地,就位於東京灣入口的軍港城市橫須賀。返國前夕,軍人想留個紀念,當時就流行把他們的 Flight jacket 交給當地裁縫,加添日本刺繡圖案。手信這回事,十年如一日,刺繡當中最常見的就是「Japan」、「Yokosuka」字樣和日本的地形圖,再混合東洋風味的「龍、虎、鳳、鶴、鷹」等圖案。

往後 Souvenir jacket 變成某種習俗,也不只日本,舉凡有美軍足跡的地方,就有這種刺繡外套,也使之成為各地古著店的常見之物。然而,在發源地日本,由於刺繡外套上的大龍鳳圖案夠誇張,它就經歷了一次文化轉移,一度成為黑社會的指定服飾。90 年代由高橋弘所作,日本著名不良少年漫畫「熱血高校」(CROWS)的主角坊屋春道,穿的就是一件標準的刺繡外套。順帶一提,品味超群的謝霆鋒,在他仍然 MK 味十足的少年時期,也在電影「古惑仔」裡穿過,站在今日的角度,真是領先潮流十多年。

Vanquish 涉谷限定 MA-1 TYPE 圖片來源:vanquish.jp
Vanquish 涉谷限定 MA-1 TYPE 圖片來源:vanquish.jp
Vanquish 涉谷限定 MA-1 TYPE 2ND Ver. 圖片來源:vanquish.jp
Vanquish 涉谷限定 MA-1 TYPE 2ND Ver. 圖片來源:vanquish.jp

由美軍紀念品到不良少年用品,近年再成為時尚潮品,Souvenir jacket 的意義有了幾度更替。不過,日本始終才是其出生地,即使在歐洲變成 Fashion 名物,卻像外國人紋身一知半解玩中文字,多數沒甚意義。繞了地球一圈回到日本,不少當地潮牌都有重出刺繡外套,其中一件眼前一亮的 Must Have Item,就是 Vanquish 推出的涉谷限定 MA-1 外套了。畢竟是本地薑,由石川涼創辦的 Vanquish,相比外國品牌玩法更是地道正宗,既是涉谷限定的 Souvenir jacket,自然就由涉谷名物當主角,夾克的胸口刺繡由傳統大龍鳳變成「忠犬八公」圖案,背後則繡上涉谷區的地標,是更為搶眼的古物新製產品。

話說有個在台灣開古著店的朋友跟我說,年頭洞識先機,早在日本大量入貨,如今生意好到不得了。經典就是時尚,再老土的手信也是,那些衣櫃底的「風林火山」或「京都」字樣紀念 T 恤,或者真要好好保存下來。來到每個地方都要買一件紀念品穿在身上,都未必是一個太糟糕的宏願。

題外話,但是也很重要,另一件型得嚇人之作,是香港 GrowthRing & Supply 與日本刺繡團隊 Hosu 的聯乘作品「Inferno of Darkness Sukajan」。這件限量的雙面刺繡外套,一面是象徵香港歷史陰暗面的九龍城寨,另一面是建築風格怪異的虎豹別墅,份外貼切地將 Souvenir jacket 發展脈絡下的幾種元素混在一起。兩個字:驚艷。

inferno-of-darkness-sukajan

inferno-of-darkness-sukajan2

  • 香港 GrowthRing & Supply 與日本刺繡團隊 Hosu 的聯乘作品「Inferno of Darkness Sukajan」 圖片來源:gr-supply.com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紅眼 錦衣衛札記

專欄作家、文藝雜誌主編。旅居台北多年,曾獲香港中文文學創作獎冠軍、青年文學獎等。已出版長篇小說包括「廢氣團」、「沼氣團」、「小霸王」、「赤神傳」及短篇集「紙烏鴉」、「獅人鳳」。

http://www.facebook.com/a38redey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