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傑:人人喊打的過街老鼠

A+A-
bknint-20161203132152468-1203_17011_001_01b
Amarmandakh Sukhbaatar 被俄羅斯外交官打至重傷,昏迷多日,原因在一個近似納粹的標誌。

蒙古樂團「黑玫瑰」(Khar Sarnai)訪問俄國。主音蘇赫巴托爾(Amarmandakh Sukhbaatar)在台上的衣飾有一個佛教的「萬字元」( 卍 ),台下一名俄國外交官認為是納粹符號,大怒而將他打至重傷

之後這位蒙古藝人的父親,高舉新聞圖片抗議俄國人暴力,指出,這個符號早在納粹採用之前的三千年,已經廣泛見於東方文化。佛教的「卍」,代表祥和,而其他遠古文化如古希臘,容器亦見此號。

873146074
圖 2
7004183706-e1437233751954
圖 3

1922 年英國一支女子冰上曲棍球球隊(圖 2),球衣也有此等設計。30 年代美國一家大學籃球隊(圖3),球衣也一樣。不告訴你,你以為這兩支健兒是納粹時期愛黨愛國的德意志運動員。可見「全球一體化」,原來由一個「卍」字,已經初見潮流。而「卍」和「卐」,「自古以來」相通,即使方向有微妙的差異。

納粹希特拉得此靈感,改為黑色,固定筆劃方向,從此「卐」一時橫掃歐洲。這一次,蒙古演藝人使用的是「卐」,想不到正如「支那」,雖然唐朝已經有這樣稱呼,但經過戰時日本人使用,以後成為禁忌。

蒙古人也應該明白,「卐」和「卍」,已經不再由亞洲人以「自古以來一直採用」的理由,而認為俄國外交官打你打得無理。

因為西方的俄國人比弱國蒙古有更大的話語權,所以正如陳佐洱說,對支那港獨之類的言論,要「過街老鼠,人人喊打」。蒙古演藝人去俄國登台,一心以為「促進俄蒙兩國人民友誼」,卻無端端做了一回「過街老鼠」,亦頗有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