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立:從共產黨看創業——妥協與生存

A+A-

starting-business

革命家就是創業家,這是無容置疑的事情。雖然很多人想像不到,但經營一支軍隊和經營一間公司本質相同,幹部士兵就是員工,你要定期支薪,不然他們不是辭職就是變節。

而你需要靠員工去幫你取回收入,生生不息,你僱用了工程師去寫軟體,僱用了畫師去畫圖,最終都是要變回錢。軍隊也一樣,你可以直接一點搶掠,也可以迫別人交保護費,設關口收過口費,或者透過控制政府抽稅。到頭來你還是得解決錢的問題,軍隊也是必須有營收模式才能運作的。

索爾茲伯里寫的「長征——前所未聞的故事」裡,就有講到,八路軍每月每個指戰員每天要有五分錢的菜金,一斤半的糧食,當共產黨軍不斷擴編至幾十萬人時,這些數字也變成了至少每月百萬千萬,而靠南泥灣的糧產量卻只有幾十萬斤。

這樣的情況是否創業者常遇到的情況?正因為擴大公司的機遇存在,所以才會擴編,畢竟人才不會等你有錢時才出現的,但是收編了人才,財政的問題就會惡化,你公司的營收根本撐不住這些人,很少時候是能果斷地裁人,有時你是刻意想留下人,那你只能從另一方面妥協。

而這個另一方面的妥協,就是「讓人去做不適合和他不喜歡的工作」,而這,往往是違反你的創業理念的,這也是在創業活動中,經常會被評審質疑的:你到頭來還不又是接外包賺外快維生?但這是你必然會遇到的,就算你是共產黨都避不了。

在貧窮的延安要怎樣解決支撐軍隊的問題?最終那還是一個生意問題,而生意自然是動到了市場最能接受 、而你能生產的產品上。在當年的答案是:大煙,即是鴉片,對對,大家罵到狗血淋頭的毒品。

跟你的創業公司的初期員工一樣。當初不少人都是為了理想與革命熱情而加入共產黨,一聽到鴉片這種違反初衷的東西,自然是激烈反彈。有些人說即使餓死都不能做這個買賣。但是哪怕你是共產黨,跟市場作對是沒有好下場的,市場要鴉片,公司要生存,所以這個叫作共產黨的公司就生產了鴉片,賣給市場,而且還要盡力跟日軍和國軍做生意,務求把鴉片銷售出去… 你一定會問,這不是革命,不是戰爭嗎?我只能答,誰告訴你革命不是創業,不是生意呢?

所謂革命並不是在電影「孤星淚」一樣,浪漫的拿著旗幟唱歌對抗暴政,而是指示你的員工生產他們不願意生產的商品,從市場中尋求利潤,去讓你的員工活下去。你要讓事情變得現實可行,而且可持續長久,你一定會涉及商業。

現在固然你不需要賣鴉片(當然你想賣我也阻止不了你),但是你可能要接外包賺外快,可能要做一些跟你初衷無關甚至抗拒的產品,那其實就和共產黨賣鴉片是一樣的。面對一個爭端不利的市場和現實的妥協,革命青年多討厭鴉片,明知它是有害的,做完也會被罵,可是市場要的就是鴉片;你是創作者,可能你覺得色情漫畫媚俗露骨,但是它就是好賣;你本來想做科網創業,最後卻變成了寫外包網站,因為你的員工要吃飯,當然,你也要。

可是,除非是家裡有大量金錢的幸運兒,否則,一個創業者總要經歷這樣的過程。你總有為了生存妥協,甚至違反初衷的時候。若有這時候,你就坦然接受,這是你創業過程避免不了的部分。

不過請你記得,這只是彎路而不是目標,共產黨賣鴉片是為了日後搞文化大革命以及成為貪官,並不是為了成為金三角的毒販,至少他們也成功成為貪官而沒有成為毒販。故此,這些利潤使你能生存下來後,就要回到去做你的本業上,如果不斷在這裡追求利潤,你最後會走不出來,而失去了一切你原本創業的意義。

要怎樣權衡,這是要非常小心的事情。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鄭立 業問之老細問咩事

鄭立,Cheng Lap,香港人。從不被寄望的職校生到取得香港中文大學比較史學碩士,曾任教職,後轉行創辦公司並開發電腦遊戲「民國無雙」。長於議題思辨、邏輯推演,評析經濟與政治局勢。現於香港「明報」,台灣 udn 「鳴人堂」專欄,以及 PTT 論壇發表文章。著有「有沒有 XXX 的八卦」及「希特拉救港攻略」。Facebook Page:Cheng Lap。

https://www.facebook.com/leglory19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