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嬋:哥踩的不是單車 是自由

A+A-

fb_img_1481633615920

在明斯特,“Have you got a bike?” 幾乎是繼「你叫甚麼名字?」和「你是哪裡人?」之後被問得最多的問題。在這裡,人們形容單車是一台 bigger car,比車更惡。位於德國北萊茵——西法倫(North Rhine-Westphalia)的北部城市,多年來被認為是全德國單車友善城市的首位,全市約 30 萬人口,其中約五分一是學生,約有五成人風雨不改地每日以單車代步。

假如到這裡旅遊,一定不能,也不會錯過林蔭大道 Promenade,因為這條長 4.5 公里(即 4.5 條香港仔隧道)、前身是護城牆的環形單車徑和步道,正正位於市中心黃金地帶,貫穿附近的地區和街道,是不少居民每日上班、上學的必經之路,這條行人和單車專用大道,一來可避開馬路上的汽車,既安全,也減輕馬路交通,同時起減壓作用。對於要等到周末,專程走到新界才可以享受單車郊遊的香港人而言,這種體驗實在奢侈。

離開 Promenade,在行人路及部分馬路上,也有單車專線。唯一弊病是,單車線和行人路並排,雖可把汽車和單車分隔開,看似較安全,但卻變成行人和單車之爭,行人往往要小心腳下的是行人路還是單車徑,因為不小心靠錯邊,隨時有被撞倒或被咒罵的風險。

人口密度固然是單車城市可行與否的決定性因素之一,道路夠寬闊、人又不多,莫說踩單車,你在路上翻滾也無人理會。但除了以上的先天優勢外,城市的配套設施(硬件),以及宣傳教育(軟件)對於人們的動機也起一定作用,如中央車站旁就有全德國最大型的室內單車停泊站,供停泊之外,還有維修、清洗和租用單車服務,方便人們使用單車,同時加強踩單車的誘因。

最大力提倡及發展單車城市的丹麥建築師 Jan Gehl 講過,單車的重要性,除了健康、環保外,也令城市更人性化,因為相比封閉、自成一國的汽車,行人和單車可以踫見對方,引發互動。歷史上,單車被視為解放女性的象徵,19 世紀民權運動和女權領袖蘇珊·安東尼(Susan Brownnell Anthony)稱單車為”freedom machine”:”I think it has done more to emancipate women than anything else in the world.” 單車增加女性的流動性,並帶動了女性服飾的革新。在單車上,你可以掌控自己的速度,靈活地轉換單車友、行人、乘客的身分,並更直接地到達想到之處,在不由自主的時代,這種自由感是集體運輸工具所無法比擬的。現今社會討論的單車路權,爭取的也正是這種自己掌控速度與道路的自由。

img_20161213_135122

不過,最後值得一提的是,在明斯特踩單車,記謹遵守交通規則,因為在你身邊的單車友,隨時是同樣踩著單車的便衣秘密警察……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阿嬋 小城小趣

畢業於法文系及傳媒及文化研究系,曾於Metropop、明周及HK01任生活版記者,題材主要圍繞創意設計、文化、旅遊,現於德國修讀社會人類學,栽進多元的迷霧,以看清自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