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皓昕:「先見之明」——不按常理出的一手靚牌

A+A-
圖片來源:@The_OA/twitter
圖片來源:@The_OA/twitter

年尾,Netflix 還是出奇不意地嚇人一跳,毫無先兆地釋出了新劇「先見之明」(The OA)。頭洗濕之前,我循例上網查看關於此劇的資料,起碼知道一下故事或一點沒有劇透的觀眾點評。然而我看見的每一段介紹,都不約而同地告誡著,別要尋找任何有關此劇的資料。知道得愈少,真正看劇時的體驗會更奇妙。依此傳統,以下的評論,將不會談及劇集任何實質內容。

那到底談甚麼好呢?先談一點看畢感受。

一句定斷的話,無可置疑是好看的。那種好看是你一邊看的時候不會覺得,卻只是控制不了自己不斷看下去,到最後,彷彿穿越了一條七色迷幻的隧道,驀然回首,才發現自己剛才的旅程是多麼的奇妙,好想再經歷一遍。

The OA 劇照
The OA 劇照

每集片長由 1 小時到 40 分鐘不等,沒有一個統一的規則。這也許是形容此劇的最好方式——「先見之明」是一部不依傳統,沒有規則,不按常理出牌的劇集。然而它卻不是中二病的為顛覆而顛覆,不是有凳不坐硬要坐馬桶的那種無聊幼稚。它的破格是靈巧而獨特的,就像古墓中的小龍女,甫出山所耍出的武功是天下廣士都沒有見過。劇中處處流露著一種不吃人間煙火的氣質,創作人好像不明白美劇套路,甚至從出生到現在都沒有看過一部電影似的。在天下創作一大抄的這年代,此劇的牌路是徹底的獨特,我一邊看一邊想,甚至不能提出一部類似或接近的作品。

它的故事有不貼近現實的部分(抱歉我無法說太多),同時不失小人物的人文關懷。它可以是一部科幻劇,也可以是一個關於美國市郊邊緣青年的故事。主創筆下的角色是多麼的實在和令人信服,角色們受傷時的憤怒和困惑,脆弱得你會希望這世界真有一種解釋不能的超自然力量,癒合每一個人心裡的創傷。在盛行 New Age 的這年代,我會覺得此劇很快會受那個圈子的朋友力捧,也許不久就會有不少文章去解讀劇中的種種符號、能量、人類設計等。然而我相信那些對 New Age 全無涉獵的觀眾(如我),仍然會被劇集的魔法感染,從看第一集時會皺眉:「我到底在看些甚麼?」,到最後一集仍然皺眉「我到底在看些甚麼?」,接著緊隨一笑:「不過好正。」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江皓昕 煲戲要在晚餐後

江皓昕,編劇,白羊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