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d137i683y_rtrfipp_0_turkey-attack
伊斯坦堡元旦槍擊案造成過百人死傷,ISIS 承認責任。 圖片來源:路透社

新年伊始,伊斯坦堡發生大型槍擊案,釀成過百人死傷,似乎預告 2017 年土耳其仍將動盪不安。去年土耳其恐襲不斷,有庫爾德民兵策動,亦有其他武裝組織發起,但除 11 月一宗汽車炸彈襲擊,伊斯蘭國(ISIS)罕有地承認責任,有分析指 ISIS 試圖引起土國不穩,同時極力避免與其全面衝突。土耳其與 ISIS 轇轕由來已久,有恩有怨;一個固然恐怖,另一個也不全然是反恐。

2011 年,阿拉伯之春蔓延至敍利亞,叛軍群起反抗獨裁政權,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認定阿薩德注定倒台,於是大開邊境,任由數以萬計國內「聖戰分子」湧入敍利亞,又輸出大量軍火,加速遜尼派恐怖組織的崛起,包括 ISIS。直至 2015 年,奧巴馬力促埃爾多安打擊 ISIS,土耳其才加入歐美反恐陣列--或許解釋了為何土耳其去年恐襲大增--但與此同時,土耳其又打擊屬於西方陣營的庫爾德民兵,在戰場上拖盟友後腿

土耳其收量不少敍利亞難民,但本身亦輸出大量「聖戰分子」及軍火予恐怖組織。 圖片來源:路透社
土耳其收量不少敍利亞難民,但本身亦輸出大量「聖戰分子」及軍火予恐怖組織。 圖片來源:路透社

恐怖組織在土耳其經營多年,早已紮根當地,與外地的恐怖活動遙相呼應。在去年伊拉克反攻摩蘇爾一役中,英國武器流向監督機構「Conflict Armament Research」(CAR)揭露,當地 ISIS 爆炸品工廠所用原料大多源自土耳其,包括火箭炮燃料所用的糖、用於炸藥的工業鋁、潤滑槍械的油、迫擊炮所需水泥乃至違禁炸藥原料硝酸鉀(potassium nitrate),主要由 13 間土耳其公司供應。

CAR 於 2 月報告刊出偵查報告,大半年後供應鏈仍如常運作,土耳其「自由報」(Hurriyet)追查來源不果,但發現土耳其在戰前曾兩度向敍利亞輸出硝酸銨(Ammonium nitrate)--用於施肥亦可製作炸藥的化學物--戰事爆發之後,「敍利亞農夫」忽然需求大增,進口量 2013 年由 1,195 噸飆升至 2014 年 9,542 噸。土耳其於 2016 年將硝酸銨列為違禁品,但相信武裝組織已囤積大量儲備。可以說,ISIS 能夠打持久戰,實有賴土耳其有意無意的「後援」。

自 2016 年 7 月「政變」失敗以來,埃爾多安大舉肅清「叛徒」,先是搜捕 6 千多名軍人和法官,後來波及傳媒、學術機構與庫爾德族議員,至今共約 3 萬人被捕,10 萬在職平民因而遣散,最少 81 名記者下獄,過百間媒體查封,連外媒亦須以匿名為保護記者,在「無國界記者」的傳媒自由排名中,土耳其已跌至 151 / 180 位。是次 ISIS 新年襲擊,恐怕只會成為埃爾多安進一步政治迫害的藉口,緊急狀態延長在即,加上今年憲制公投一旦通過,總統漲權之下,土耳其的民主社會岌岌可危--如果未死的話。在這場反恐戰中,土耳其人受害最深,埃爾多安卻不見得有任何損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