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皓昕:「星聲夢裡人」——勇於做夢的愚者們,城市還是會為你而璀璨

A+A-
電影「星聲夢裡人」劇照
電影「星聲夢裡人」劇照

「La La land」是英文諺語,據網上字典乃「a state of being out of touch with reality」的意思,一種跟現實絕緣的夢幻狀態。「La La land」也可以是 LA 洛杉磯,月色醉人的荷里活。無數人到那裡去的時候是勇敢和浪漫的,走的時候是失落和有著面對現實的覺悟。每一個晚上,失意者只能看著窗外嘆問:「City of stars, are you shining just for me?」他們如同飛蛾撲火,如同手握長刺的玫瑰,遍體鱗傷,只為飛近一點,去欣賞那種不配被自己擁有的璀璨。那種璀璨叫夢想。

電影結束,半數觀眾沒有即時離座,而是安靜地坐著,等片尾名單捲到最後一行,才雙腳軟軟地站起來——我不知道其他人,至少我留下來的原因不只是因為片尾曲實在是太好聽,也不是要向每一個幕後人員和茶水阿姐致敬,而是缺乏回到現實的動力——電影太好,好得整個人似被抽空了,靈魂還在大銀幕另一面的美夢中,不願回來。

電影 La La Land 是一個童話,一個成年人才會懂的童話。這個童話的好不止於畫面精緻、樂曲動聽、Emma Stone 的漂亮或 Ryan Gosling 的帥氣,雖然這都是受盡愛戴的理由之一。然而它最要命,最讓人難以忘懷,最甜蜜又苦澀的美妙,美妙得甚至會讓人暗叫一聲「可惡,怎麼這麼好」的地方,就兩個字:浪漫。

電影「星聲夢裡人」劇照
電影「星聲夢裡人」劇照

浪漫是山邊馬路的夜景,浪漫是碼頭日落的餘暉,浪漫是太空館中的星空投射,在宇宙繁星中跳舞的一對追夢者。二人的愛情沒有結果,閃爍一剎的火花卻是永恆。你我在最卑微的時間遇上對方,我們付不起房租,世界卻也付不起我們的夢。我們的目的地也許不同,然而天空廣闊,雀鳥也要在風中睡覺,兩個懷著相同心跳頻率的追夢者,何妨擁抱對方,互相取暖。儘管時間是個婊子,多年後你我再遇,那時候我倆已經走失了,看著鏡子甚至會為自己的改變而驚訝。然而每一個人生的路口,都開啟著一個嶄新的平行時空。在那裡,我們還是會一樣的愚昧,一樣的勇敢,城市還是一樣的為我們而亮,儘管我們還是一樣的付不起房租。在那裡,浪漫是永恆的,所以我們現在更需要跳舞。

電影「星聲夢裡人」劇照
電影「星聲夢裡人」劇照

回家途中,巧聽到電台主持人在評論這部電影,他說:「睇完覺得,乜就咁架咋?」認為這部電影是過譽了,人物簡單,故事老舊沒突破,在以前的電影中都看過了——得罪講句,he just missed the point。La La Land 是一個童話,是一個燈光亮起時,你還捨不得醒來的美夢。今天晚上做了一個好夢,明早醒來如果你想到的只是懷疑,批評夢中故事不合理,或曾幾何時是否做過類似的夢,那你簡直是浪費了整盤事情最美妙的部分。現實考慮在夢想中是不適用,是立入禁止的,白天受盡的疲憊和傷害不該帶到晚上,成年人受盡的欺騙和壓抑也不應帶到過往的自己身上去。夢想之所以可貴,在於我們明知那是虛幻,是不真實,是騙小孩子的,仍不忍去拆破。世界已夠寂寞,做夢前請放下自己。

  • 電影「星聲夢裡人」預告片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江皓昕 煲戲要在晚餐後

江皓昕,編劇,白羊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