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凝望」成為一種交友活動

A+A-
圖片來源:Simeon/The Human Connection
圖片來源:Simeon/The Human Connection

低頭族之所以低頭,除了是沉迷 Facebook 或捉小精靈,也是避免與人四目交投,怕對方看穿自己、看低自己,又或是看不到自己。既是缺乏自信,卻又猜疑對方。我們唯有借用智能手機,找個藉口躲開目光,藏身虛擬社交平台,截斷現實眼神接觸。澳洲的 Igor Kreyman 則反其道而行,他創立組織「Human Connection」,定期舉辦「互相凝視」活動,希望從兩人的靈魂之窗,聯繫彼此的靈魂。

墨爾本負責人 Cindy Melksham 表示,組織會在草地、廣場、公園等公眾場所,舉行每節約 3 小時的活動,參加者會彼此盤膝對坐,直視對方的眼睛,維持至少 1 分鐘,對望結束過後,大家可再閒聊幾句,然後換個對象,再望一次,如此類推。為「衛報」撰文的作家 Nicole Eckersley 親身嘗試,分別與 11 名陌生人對望,有的喜愛冥想與和平,有的神情緊張,有的笑個不停,有的當作比賽,有的表現平靜,她則祥和安寧,偶爾會稍為分心就結束了。

Eckersley 發現,坐在那兒的人,都尋求與人聯繫。有的想要走出交友的 comfort zone,也有的想找真正有意義的交流,而非三五友人同坐一桌,邊吃邊講八卦,席間從不正面對方,更不敢吐露心聲。不過參加者眾,也非人人熱情主動。參加者 Dave Kirk 承認自己較為內向,但正是這種短暫的眼神交匯,讓他感到自在舒服。「我喜歡冒險與人聯繫,然後回歸隱士生活。與人保持 1 分鐘眼神接觸,之後的對話就變得很輕鬆,此事相當奇妙。」

圖片來源:澳洲廣播公司
圖片來源:澳洲廣播公司

說到凝視陌生人,多會聯想起行為藝術家 Marina Abramović。2010 年,她在紐約現代藝術博物館表演,整個展期內都坐在展廳,與每位來人對望 1 分鐘。表演的高潮是其舊愛 Ulay 現身,二人相看無語,卻又一眼萬年,世人為之津津樂道,縱然他們後來卻對簿公堂。Kreyman 表示,受 Abramović 的啟發,他決意將這種感情交流發揚光大。「去年 4 月,我們在悉尼首辦活動,有 150 人參與。到了 5 月,人數已經翻倍。我們就將計劃延伸至墨爾本、阿德萊德、布里斯班等地,還曾在洛杉磯、孟買和紐西蘭開展活動。」

過去有研究指,彼此凝望能夠增加浪漫情愫和人格魅力,Kreyman 認為他所組織的活動,也具備這種愛情魔力,至少一對男女因此認識,其後更共諧連理。去年 10 月底,「Human Connection」於布里斯班試辦活動,負責人 Jon Unal 也相信:「眼睛懂得說話。這就是為何當你直視對方、經常會感到有種深切聯繫的原因。」

但他認為,「凝望」別人的時候,不只是審視對方,其實也在審視自己。「身處社會當中,我們大部分時間都把自己藏在面具之後。但當我們放開胸懷,用心凝視彼此,就可以拿掉面具,安心做回自我,並發現原來這樣都不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