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皓昕:「中邪」——老子甚麼鬼都不信

A+A-

就像張志明喜歡吃便利店意大利粉,每個人也有獨特的 guilty pleasure。看電影時,我的 guilty pleasure 是「拾得錄像」(Found footage),一種偽紀錄片式,常以手搖鏡頭拍攝,假裝在意外或災難之後,被人從現場拾回來的第一手錄像。「拾得錄像」是低成本驚慄片的常用技倆,沒錯,就是那種兩個人拿著攝影機,畫面晃啊晃啊晃到頭暈,然後哇哇大叫:「有鬼啊!」,那隻鬼卻由始至終都神龍見首不見尾的那一類鬼片。乍聽一定爛片無誤是吧?也不是的。比如當年殿堂級的 Blair Witch ProjectParanormal Activity 等,它們都證明此類電影如若操作得宜,也可以是刀仔鋸大樹的佳品。雖然,爛片的比例,還是較多。

華語電影甚少出現「拾得錄像」,有時候是一兩場,甚至是一兩個鏡頭有類似做法,卻鮮有整部電影是如此拍攝。我唯一想到會是香港有線電視的「怪談」系列:夜視鏡、女主持、荒村廢校、司徒法正、「出事架嘛!」、畫面晃啊晃啊晃到頭暈……後來艾粒的戲謔版本「艾粒怪談」,其實也做到差不多效果。

電影「中邪」海報
電影「中邪」海報

「中邪」最近很紅,大陸網站熱鬧討論,連在我的臉書上也不下見過兩次。導演馬凱本來是個橫漂,又找來了另外幾個橫漂,拍了 18 天花費共 7 萬(當中 2 萬還花在演員的醫藥費上),就拍成了中國影史上的第一部「拾得錄像」,還取得青年電影展的最佳電影獎項,甚至有人把馬凱喻為大陸溫子仁……咳咳。故事很簡單,遵從了「拾得錄像」的通常套路:兩個大學生拍電影作業,跟隨一對地方上頗有名氣的招魂夫妻,去到某個偏僻的鄉村去做法事,還親眼目睹了充滿詭異氣息的「還人」儀式(香港觀眾:「唓,「怪談」個個星期做緊啦!」),後來當然碰上了某種九死一生的危險局面,大家一齊逃走,畫面晃啊晃啊晃到頭暈……

電影「中邪」劇照
電影「中邪」劇照

電影出來,評論大多正面,觀眾比較酌情導演僅用了 7 萬元,就拍成了一部比許多商業電影還恐怖和地道的電影,那種真誠和付出是值得讚揚的。我看了電影,也是同意的,特別是其中一幕夜半摸黑見鬼的場面,主角拿著鏡頭,在走廊上緩緩前進,遇見背著自己的長髮女子,氣氛確實出色,也少在國產電影裡看見。然而我也覺得,觀眾對這部電影的讚揚,更大原因是在侷限的環境中仍使機會極大化。真的,當國產恐怖片的選擇就只有「筆仙驚魂」、「筷仙」、「筆仙撞碟仙」、「筆仙大戰貞子」、「恐怖游泳館」、「恐怖照相機」、「張震講故事之合租屋」(不用 Google 了,跟演員張震無關係)、「親,別怕」(親,是否聽到片名就已經很怕?)等一系列奇葩,「中邪」的出現簡直是橫空出世,上天打救,就像如花突然跑進一間男校,某些小眾的口味也可能會把漂亮的門檻下降,這是人之常情,無選擇中的一個選擇,至於電影是否真的好看,正如如花是否真的漂亮,那都不重要了。

有點微言是「中邪」的結局,還是逃不出侷限,也似乎沒有用更有創意的方式,去侷限下極大化,有點可惜。不用怕劇透,因為結局也是你和我都可以想像的那些——國產鬼片中,每一隻鬼的背後,都有一個人。在唯物主義和電影審查下,每逢古宅有怪事發生嘛,不用問,一定是管理員想報仇、或是二姑丈想嚇走所有人去爭遺產、或是三太公想報仇加爭遺產,反正穿著戲服在暗處衝來衝去就是鬼,名副其實的「邊個衝邊個就係鬼」。國產電影裡,老子甚麼鬼都不信。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江皓昕 煲戲要在晚餐後

江皓昕,編劇,白羊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