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皓昕:「月亮喜歡藍」——如果何寶榮和黎耀輝是黑人

A+A-
電影「月亮喜歡藍」劇照
電影「月亮喜歡藍」劇照

香港終於有一個漂亮的外語片譯名。月亮喜歡藍,意境溫暖而深沉,取自原著舞台劇「In Moonlight Black Boys Look Blue」,以至電影版中的一句對白:在月色照耀下,黑人看起來也帶點幽藍。這一個「藍」還吃了同音字「男」,點出這是一部同性電影。

黑人,成長,同性戀。三個關鍵詞放在一起,就看似是個非常龐大的格局,很容易是一部很有社會批判、人生哲理的高深電影,更容易會是稍一不慎就陷入過份討好或過份不討好黑人和同性戀者,最終搞到兩邊不是人,政治不正確的自找窘境——然而我覺得「月亮喜歡藍」脫離了這種紛亂的命題取向,故事著眼於主角 Chiron 從兒時到成年人的三個人生片段,說的是更加含蓄純粹,關於一個少年長大而認識自我的故事。沒有大悲大喜的劇情衝突,只有細微細眼的心理刻劃,就像電影的宣傳句:「This is the story of a lifetime.」於我來說,這部電影的命題和結構,還比較像「我們都是這樣長大的」(Boyhood),就是一個孩子成長為人,在途上看見的風景。(以下或涉部分劇情)

電影「月亮喜歡藍」劇照
電影「月亮喜歡藍」劇照

孩童時,Chiron 受盡其他小孩欺凌,因為母親濫藥而不敢回家,性格含蓄沉默,不愛說話,只能從偶遇認識的黑人毒販 Juan 身上,找尋一種類近父親的依靠。Juan 對他說:「總有一天,你會知道自己是個甚麼樣的人,這不需要別人為你決定。」青年時,Chiron 對自己的性取向更加清晰了,也終於找到摰友甚至愛人 Kevin,卻在持續欺凌中被最喜歡的人傷害,迫使他在段落完結前的最後一刻爆發。傷害使人轉變,成年後的 Chiron 練成渾身肌肉,還鑲上金牙,變得如「俠盜獵車手」中的幫派混混,然而這只是他為了保護自己的盾牌,心底裡他還是一開始的那個懵懂又迷失的小男孩,在月色下盯著大海,尋找自己。故友看見他,問他:「Chiron,你到底是誰?」多年的自省與尋找,觀眾和他一樣,似乎都沒有答案。

電影「月亮喜歡藍」劇照
電影「月亮喜歡藍」劇照

然而對於人生,誰又有答案呢?三個段落間,導演以一晃而過的紅藍光芒分隔,這種留白跟整部電影的氣氛處理一脈相承,特別是 Chiron 話不多,沉默久久才擠出一句對白,似乎埋藏了許多悲痛與往事,作為觀眾的我們不禁會想他在敘事部分以外的人生,到底經歷了甚麼。可電影畢竟不是人生流水帳,看不見的留白,其實更加迷人。情感在多年後再被勾起,脆弱爆發,這種悲痛來得更加真實細膩。

當然,高分的電影也不至於完美。導演巴利贊堅斯在訪問中表示,王家衛的「春光乍洩」是他最喜歡的電影之一,影響了這部片許多。特別是第三段,長大後的 Chiron 和摰友 Kevin 在餐室重遇,這段無論是劇本或是畫面,都可以無縫放進「春光乍洩」裡,看著看著,你還會期待坐在隔鄰桌的人是何寶榮、黎耀輝或張震。然而一個導演在拍自己的作品時,對前人過份的熱愛和致敬未必完全是好事,畢竟他此刻的身份該是一個 Creator,而不是 fan boy。第三段中,感覺導演為著呈現某種畫面和節奏而故意拍得特別緩和,一時是霓虹燈倒影,一時是唱機掀頁,一時是玻璃門開合。兩名前戀人聽著音樂無言,主角沉默尷尬,視覺形式上不錯很美,很有情調,卻跟電影首兩段的現實節奏不太連貫,從現實忽然變成了虛幻,二人忽然跳進了另一個夢,飾演著何寶榮和黎耀輝,故事有點兒失焦,可惜了之前和最後的情感。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江皓昕 煲戲要在晚餐後

江皓昕,編劇,白羊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