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ve Norish:瑞典還是新加坡?

A+A-

STOCKHOLM

說起瑞典,很多人也會想到 Fika,直譯的話,那就是喝咖啡的時間。Fika 時,瑞典人喜歡吃一塊 Dammsugare 小蛋糕或 Daim 牌巧克力,餓一點的話可以吃一件雜莓批,並澆上暖雲呢拿奶油……那就是我住在瑞典時增了 20 磅的最大原因。

我曾經於一間瑞典巨企工作,同事幾乎每天都會聚在茶水間 fika,每次大約 20 分鐘,說說笑便不覺時間過,是同事交流的好時機。回港工作已經 8 年有多,想起瑞典的生活時總會有點茫然——為甚麼當時我每天喝兩次 fika,工作依然做得完,在香港一星期加班四晚也做不完?依我觀察,瑞典人其實不算特別勤奮,但他們懂得找一個最便捷的方法做完工作,信賴科技,以創意取勝。公司架構也較為簡單,工作匯報容易得多。而 fika 除了是國民習慣,還是替精神充電的時機,休息是為了走更遠的路,我是真心相信此道理的。

最近網上流傳名為「Sweden better or Singapore better?」的短片,引來不少迴響。來自瑞典的 Stefan 就公共交通工具﹑社區外觀﹑住屋供應等比較瑞典及新加坡的分別,Stefan 特別欣賞新加坡的樓房外牆沒有塗鴉,地鐵車廂乾淨,城市在晚上依然安全,總括而言他認為新加坡是理想的居住城市,反之瑞典不如想像中舒適。

此片引來反響,一來是因為 Stefan 以斯德哥爾摩作為瑞典的代表,對很多瑞典人來說是以偏槪全。瑞典還包括哥德堡﹑馬爾摩﹑烏普薩拉﹑基律納等大城市,它們與首都的規劃和氣質截然不同,把斯德哥爾摩的問題放大成整個瑞典的問題,注定被抨擊。另外,Stefan 並沒以社會創新、人民身體及精神健康、社會自由度、藝術發展等方面作考量,這些往往是影響生活質素的重要元素。

The Business Time 於上年 8 月刊登的報告顯示,新加坡打工族的壓力指數逐漸上升,比香港和中國大陸的還要高,當中有 21% 的受訪者說一星期需要工作 51-60 小時,而亦有 16% 人則工作 60 小時以上。反觀瑞典只有 1% 人每週工作超過 50 小時,「6 小時工作天」 也漸漸被企業採納(6 小時大概已包括那些 fika break 呢),若要在 work-life balance 這方面比較,我相信新加坡人也會覺得瑞典優勝。

瑞典的行人隧道和建築物可能有很多塗鴉,但藝術發展卻非常成功,畫展和音樂節琳瑯滿目;新加坡的經濟縱然蓬勃,但員工卻失去個人和家庭時間,反之瑞典人放工後依然有足夠時間照顧家人,享受與朋友 fika 的時間。要選擇哪一種生活視乎個人喜好,但如果只在某幾方面比較便要說那邊優勝,著實是有欠中肯吧。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Live Norish 北國閒話

Live Norish於2013年由陳若谷創辦,跟一眾博客以文字相片描述北歐的美好風光。一個網頁,一個世界;希望大家可以在Live Norish中領略到世界另一端的生活態度。

http://www.live-norish.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