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何以成為科技大國?不只靠好學校

A+A-
以色列成功之道?
以色列成功之道?

以色列人口只有約 800 萬,國土面積不到廣東省 8 分之 1,但已有 93 間公司在納斯達克交易所上市,比印度、日本與南韓的總數更多;2016 年,以色列 6,000 間初創公司投資金額超過 60 億美元,Google、IBM、蘋果與 Intel 均有在以色列設立研究與發展中心。是甚麼因素讓以色列有此成就?以色列前教育部長說:有好學校還不夠。

以色列教育部長 Naftali Bennett 日前在華爾街日報撰文,解釋何以這彈丸之地竟能成為科技大國。他表示以色列的學校雖然很好,但秘密武器卻在於與常規教育並行的教育制度——讓兒童學習成為企業家的制度。

這套「影子教育制度」包括三方面,第一是猶太人的的辯論傳統,這種辯論精神深植在猶太 DNA 中,例如猶太人世代以來都要學習「塔木德」(Talmud)--一部口耳相傳有關宗教與生活的典籍。不過這些法律習俗文獻並非單向傳授,而是讓學生以名為「havruta」的配對形式,讓學生能辯論經文含義,老師只會間中從旁指導。

Havrutaz
Havruta:在猶太文化中與同伴學習,對象可以是同學或是導師。 圖片來源:Emil Cohen/Mechon Hadar

猶太人的學習環境「beit midrash」,不像西方的圖書館一片靜寂,而是容許並鼓勵學生討論的場所。由於塔木德集合了許多極為複雜的法律條文,同學對內容見解不盡相同,甚至會為辯論而辯論,卻能藉此促成多角度分析、培養尋找不同答案的能力。對同一條問題有不同的答案相當普遍,正如塔木德本身就不是一紙成文法律,而是集合猶太人學習過程的禮儀經書。

以色列教育第二項精粹在於猶太年輕組織中「同輩導師」的模式。猶太群體之中,有許多以會員制度為基礎的組織,高年級的青少年可與小童合作,組織課外話動,例如遠足、旅行,從小培養領導能力與責任感。

第三點讓 Bennett 引以自豪的是以色列的軍隊。他表示國家成功抵禦著極端伊斯蘭的恐怖主義,年滿 18 歲的男女均要服兵役(男生 3 年,女生 2 年),而每一名以色列人每日均要面對存亡威脅。

就在 1995 年, Bennett 23 歲的時候便在戰線後方領導 70 名士兵,需要制訂動員策略、應急方案,而年輕軍人亦需分析航空圖、通訊情報,判斷有否突擊風險,在身心高壓的情況下完成任務,能夠培養出執行與應變的能力。

因此,除了學校提供基本的文理知識及社交機會,以色列的課外體制額外賦予青年強烈的責任感及決斷力,奠定日後成為企業家的基礎。這種創新與冒險精神,不是只計成績的香港教育遊戲輕易得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