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眼:不能撕走的一張貼紙

A+A-

baseball cap

要承認是呷了幾口咖啡,才想到以下這個開場白。沒多少個潮流教主,你確實可以跟風做一些很潮的事,不過,背後最好有個不潮的原因。

是這樣的,我總是在心裡笑我媽和幾個三姑六婆,不曉得哪裡學來的,手機用了兩三年,機背那張貼紙寧死不撕。替雜誌工作,每隔一段時間新手機送到面前,半秒鐘都不用我就將所有貼紙撕走扔垃圾桶,別以為被我們這些賤人摸過還可以完好無缺收回再拿到店面賣給人。直到有一次,適逢清明還是中秋節,收工趕去酒樓食晚飯,一身頹廢打扮,三姑六婆之一的三姑忍不住指住我頭,擺起長輩神情,正色問道:「點解家陣大家都唔撕帽上面張貼紙,咁肉酸呢?」旁邊四姑又搭嘴:「唔係呀,家陣興呀,我個姪仔都係咁,貪新鮮囉。」然後對面的六婆又說:「係囉,好學唔學呀。」

好歹都是雜誌編輯,衫褲鞋襪是我在行之事,真忍不住意氣之爭,想跟她們「講耶穌」,但想到自己心裡都笑了她們那張機背貼紙兩三年,就笑笑作罷。肉酸,貪新鮮,好學唔學,確實是不少人對於「戴棒球帽不撕走張貼紙」的觀感。首先,如果你覺得棒球帽帽舌上那張鐳射尺寸貼紙是「作為點綴的 Design 元素」所以不撕走,敬請自摑三巴,這是商場舖頭仔吹水唔抹嘴之言。那張鐳射尺寸貼紙的用途,實則不會多過手機機背那張貼紙,或者無印良品那些文具上的標貼。不撕走那張機背貼紙,很有可能是怕刮花手機(雖然明明可以用手機保護殻),但至於撕不撕走棒球帽上那張鐳射尺寸貼紙,這十年來的爭論可能比起棒球帽應該正戴還是反戴更見激烈。

其實撕與不撕都不是重要,但至少要理解這張貼紙為何不撕。有些潮人連做些少功課都懶,甚至還說是受 K-Pop 韓風影響,說得有如畫龍要點睛,真是吹得我打冷震。不撕棒球帽上的鐳射貼紙,當然不是棒球界帶起的風潮,而是近幾年美國饒舌巨星都有些習慣,因而吸引到不少人爭相仿效。它絕對不是正確的戴法,就像手機的機背貼紙,牛仔褲的價錢牌和衣服的尺碼標貼,只供包裝和型號尺寸識別,正常情況下在穿著時都應該撕走。然而,在饒舌文化盛行的美國黑人圈子裡,卻是另當別論。

在較早期的美國,白人社會種族階級觀念明顯,而且經濟狀況差距懸殊,黑人普遍都處於貧窮階層,以至在黑人族群中有一種扭曲的炫富心態,除了喜歡含金度極高的配飾,所有新買的衣物都不願意拆標,這是為了公開展示他們的衣物是新買的,而在表面風光的同時,由於通常都是加大碼,就不怕長大後穿不下,甚至能讓家中兄弟姊妹互穿,可以一直扮新衫。另一方面,當然就是碼數大和未拆標的衣物都較容易賣出去。棒球帽不撕那張貼紙,便源於黑人早期的習慣,如今雖是黑人饒舌歌手帶起的潮流,繼而變質,但背後還是摸索到其文化因由。

別取笑黑人蠱惑,講到貼紙,不少中產人士暗地裡都做過性質差不多的事,就像舊時勞力士手錶的錶殻都有張綠色鐳射貼紙。哪怕變得又髒又霉,堅信買錶保值的人一般都不會撕走,萬一家道中落要叩二叔公的門,只留出世紙和錶盒是不夠的,那張貼紙一來(當年是)正版保證,二來原汁原味叫價才會高。

事實上,早幾年時興夜蒲,每逢周末都有不少香港女生,直接就在平價時裝店搜集物資「裝身」,然後在洗手間大變身,穿得花枝招展到夜場作樂。只要衣服全部不拆標,幾天之後就可以拿去免費退還。有此不正常的風氣,或者與她們獵艷心態上普遍崇尚黑人文化有關。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紅眼 錦衣衛札記

專欄作家、文藝雜誌主編。旅居台北多年,曾獲香港中文文學創作獎冠軍、青年文學獎等。已出版長篇小說包括「廢氣團」、「沼氣團」、「小霸王」、「赤神傳」及短篇集「紙烏鴉」、「獅人鳳」。

http://www.facebook.com/a38redey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