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眼:六個臭皮匠的悲喜劇

A+A-
日劇「byplayers」劇照
日劇「byplayers」劇照

深夜劇與大叔,大概是日劇中的醃菜,小小的一份,伴隨著簡陋的觀感,但是,適合下酒。年紀大,有時忙碌得連一集不到一小時的日劇都捱不住,喝喝啤酒,劇未看完,就睡著了。

所以,通常一集只有廿多分鐘,是深夜劇的體貼。

近年幾乎絕跡於黃金時段正劇,轉為深夜劇「一線」男主角的小田切讓,就曾經多次公開自己對商業電影和電視劇的不滿,卻反而跟不少深夜劇導演如松岡錠司和大根仁私交甚篤,明顯地,不追逐收視也不按套路出牌的午夜時段才是他的真正舞台。儘管深夜劇的收視一般都在低位徘徊,普遍只有正劇的三分之一,然而題材另類獵奇,往往在網絡迴響不俗。反觀一些長壽電視劇,雖有慣性高收視,並不是真的太有代表性。無明星,低成本,各種限制使得深夜劇更願意玩得別開生面,倒成一大特色。

在剛過去的冬季日劇中,「四重奏」無疑最是亮眼,神作與否的爭論從開播到結束都未有息止,而細數平均收視不到 3% 也較少人談及的深夜劇,同季三甲之選應屬「山田孝之的康城影展」、「出租愛情」以及看得我老淚縱橫無限感慨的「Byplayers」。

「Byplayers」的意思就是配角,而「Byplayers」活脫脫就是一部大叔版本的「同一屋簷下」,圍繞著六位著名甘草演員以偽實境劇的方式進行——好吧你未必真的記得他們名字但一定會指著他們的臉說「啊他就是在『XXXX』裡面演 XXX 的那個人」,這就是當紅配角的證明。故事講述大杉漣、寺島進、遠藤憲一、田口智朗、光石研和松重豐這六個演了半輩子配角的大叔,突然受(躺著也中槍的)張藝謀邀請,夥拍(同樣躺著也中槍的)役所廣司,重新拍攝經典電影「七武士」。他們被安排在館山的別墅同居,以便排戲和培養團體感情。當然,張藝謀和「七武士」都是子虛烏有之事,其實是六個老鬼之中有人「心懷不軌」,想齊章重拍他們十年前拍到半途而廢的獨立電影「Byplayers」。

也不難估,戲中戲佈局,就像「Byplayers」這部深夜劇,故事中的「Byplayers」同樣是一部以他們六位配角為主人公,打算「威返一次」的電影作品,最後就以此劇的收尾來呼應戲中戲的結局。故事假借同名獨立電影「Byplayers」反問,無明星掛帥,不走主流路線,是否就沒有市場價值呢?戲外的「Byplayers」其實就是答案,作為一部出色聰明,不落俗套的小品深夜劇,好笑的是,它大肆鞭躂了演藝圈的各種光怪陸離事,感人的是,六個戲痴居然就在劇中演回自己,演回六個一模一樣的戲痴。

日劇「byplayers」劇照
日劇「byplayers」劇照

雖說「Byplayers」的主角全是綠葉甘草,但計同客串角色,可能比一年番的大河劇更加華麗鼎盛。單是最後一話,就有岡田將生、池松壯亮、天海祐希和役所廣司這些大卡司,此前還有竹中直人、椎名桔平、志田未來和野村周平等名演員出鏡(還真的有些少擔心劇組該不會請到張藝謀本尊吧。)那當然,他們全都只是客串一兩場戲。

不過,如果閣下也有收看,都應該同意,此劇的「劇情」並不是重點,反而後設得極為真實,例如拿松重豐下一季的「孤獨的美食家 Season 6」要停播來開玩笑,而且最精彩是劇集最後幾分鐘的幕後花絮,六個老鬼在鏡頭背後即興對談,處處拿此劇和他們自身來自嘲,全部爆肚,妙語連珠。年紀最大的大杉漣就在這加時階段踢爆導演一開始構思的 Opening 太過屎橋,還不如他們開「自動波」,讓專業的來示範。

不過,最記得還是寺島進一邊吃著花生一邊笑說:「剛好有劇組找我演出,我只好說沒檔期,對方居然反問我:『為甚麼我一連問了好幾個人,他們都沒檔期呢?而且都跟我說他們人在館山。是不是有甚麼大製作?』」寺島進與眾人當場大笑,那是當然找不到人啊,因為有六個專門演配角的老油條就在這裡開鏡。

事實上,你會發現同季日劇確實是少了他們六人身影,戲裡的戲痴就是戲外的戲痴,他們是的而且確為了這部深夜劇而推卻了不少正劇邀請。這番幕後對話幽默之餘,笑聲中也隱隱聽出配角們的底氣。無明星,收視難言理想,但缺了老練的配角做「伴碟菜」,也許會令劇組頭痛得連鏡都開不成。

相當喜歡片尾曲「Forever Young」的那句歌詞:朝氣勃勃的嫩葉總是鋪在枯葉之上。或者,深夜劇本身也同樣是日劇的配角,但沒看過深夜劇,不算完整地理解過日劇迷的世界吧。

Thank You, Parsley。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紅眼 日劇情史

專欄作家、文藝雜誌主編。旅居台北多年,曾獲香港中文文學創作獎冠軍、青年文學獎等。已出版長篇小說包括「廢氣團」、「沼氣團」、「小霸王」、「赤神傳」及短篇集「紙烏鴉」、「獅人鳳」。

http://www.facebook.com/a38redey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