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傑:一蹶不振的英國工黨

A+A-
Jeremy Corbyn
工黨領袖郝爾賓(Jeremy Corbyn) 圖片來源:路透社

19 世紀末英國首相德思雷利(Benjamin Disraeli)說過:「沒有一個強大的反對黨,則沒有一個政府可以長治久安。」(No government can be long secure without a formidable opposition.)

到了 21 世紀,對於仍然視任何反對派和異見者為「威脅國家安全」的中國政權來說,200 年前英國政治家此一智慧之見,無疑如同火星人的語言。

但是今日英國人終於領悟這位前首相的警告。因為今日的工黨已經癱瘓,甚至面臨崩潰的邊緣。工黨領袖郝爾賓(Jeremy Corbyn) ,不但思想極左,為人頑固,毫無性格和領袖魅力,而且最要命的是,身為工黨領袖,他自知絕不可能領導工黨組成政府,他已經放棄了任何大選勝利的希望,而身為工黨領袖,他的興趣只是掀起和領導所謂的「社運」(Social Campaign)。換句話說,對於永遠無法上台執政,他已經心安理得。

問題是這位無能的工黨領袖,不但本人戀棧權位,而且因為工黨黨員選領袖的投票方式過於廣泛,任何人繳交 3 英鎊會費,即可成為工黨黨員,做了黨員就可以投票選領袖。郝爾賓得到大量偏激而鬥氣的工會支持,得以盤據職位,當初保守黨覺得開心,但現在英國處境空前凶險,「無敵是最寂寞」,保守黨可以連續執政到 2030 年。

如果換了希望千秋萬世的任何中國帝皇朝代,這當然是一大喜訊。但保守黨是懂得哲學的,知道權力一旦不受約束,就會作出錯誤的決定。

戴卓爾夫人的人頭稅、貝理雅出兵伊拉克的決定,都是在反對黨勢弱而無法挑戰的時候、頭腦發熱而作出的錯誤決策。最希望工黨能爭氣的,就是執政的保守黨。當然,如果你問梁振英,是否希望反對派從此一蹶不振、任特首可以「強勢行政主導」,他和他的主人,一定夢寐以求。

工黨萎縮,造成了蘇格蘭民族黨公投分裂的威脅。保守黨最希望一個強大的工黨,能夠以反對派的身份,在蘇格蘭分薄主張獨立的蘇格蘭民族黨(SNP)的選票。但現在這個緩衝沒有了,英國多區已經孤立,又多了蘇格蘭的內部壓力,腹背受敵,叫苦連天。

工黨的元老與前領袖金諾克也很擔憂,認為自從 30 年代以來,從未見過工黨如此不振。整個 20 世紀,工黨上台執政只有 20 年,包括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後的艾德禮和 60 年代的威爾遜。歷史經驗證明,工黨是良好的反對黨,而且當國家面臨歷史轉折的極端局面時,工黨總可以在國家需要換一種思考方式的時候上台。

但現在這種高妙的制衡沒有了。精英政治受到衝擊,民粹抬頭,眼見工黨患了腦退化和柏金遜症,保守黨內有主張留歐的溫和人士提出,不如成立一個中立一點的「民主黨」,拉攏工黨的理性人士和知識分子,成立第三條路的政黨救國。

但是一切談何容易?80 年代曾經嫌工黨極左而脫離工黨的四個人,另組社會民主黨,包括前外相歐文、前內政大臣曾健士,因為英國國會的「單議席單票」選舉制度,大選時取得 45% 選票,下議院僅得 23 席,而當年工黨取得 47% 選票,在下議院得到 207 席。社民黨後來黯然解散。

英國這次遇到了三百年來不曾出現的大麻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