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眼:總有一件永遠收在櫃桶底的衫

A+A-

嗜好之一,寫稿搾不出腦汁的時候,久不久都會上 Hypebeast 掃一掃有甚麼新出衫褲鞋襪。雖然潮物資訊都是看圖、看價錢、看發售日期就足夠,但偶然都有些好文。例如前陣子就訪問了一位在倫敦 SOHO 區潮店 Supreme 附近的小販 Lance Walsh。原來 Lance Walsh 也是一名潮佬,全身都是 Supreme 潮物。訪問的最後一句搞笑得來也頗優雅,話說 2012 年春季,Supreme 出過一件名模 Kate Moss 燙印 Tee。直到 2017 年,Lance Walsh 仍然在尋找 2012 年的 Kate Moss。

I know that feel。我櫃桶底都有一年 200X 年的星野亞希。

akihoshino連 AKB48 都未走紅的年代,日本女明星還不是那樣泛濫,在藝人和素人之間,隔著一條溝,而在那裡浮游著的,就包括了水著女星這個奇怪的行頭。不會唱歌跳舞不會演戲,又不是拋身下海的 AV 女優,基本上就是無野好睇,卻也正是,勝在好睇。

不過,對當年在水著女星界響負盛名,號稱童顏巨乳的星野亞希,我特別印象深刻。成名後,在日劇和綜藝節目露面的頻率不算高,總之一直都是花瓶角色,不算喜歡,但總覺得她是個奇妙的存在。讓我一直會掛在嘴邊的女明星可能只有十多個,星野亞希是其中一個解釋不到的。

在當初認識的一些潮牌中,Kiks Tyo 就曾經推出過與麻甩攝影師米原康正合作的星野亞希大頭 Tee。垃圾級別的 Kiks Tyo 夥拍米原康正,赤裸裸地示範了潮牌是如何運作的,設計?創意?選料?Fuck off 啦,全白頹 Tee 一件,心口燙上一個大波妹,大波妹心口又掛著一對靚波鞋。波中有波,搶到斷市,都幾俗氣。印大波妹性質上真是跟印銀紙一樣。

但是,老實說我也偷偷 Ship 了一件回家做紀念。而印象中,在還會去夜店打發時間的日子裡,是見過幾個男生穿著這系列的 Tee。難度系數僅次於穿情侶合照燙印 Tee,如今想來,是打從心底佩服他們的勇氣。算是阿 Q 精神吧,夜場無真愛,帶不走喝醉的女生,都有星野亞希永遠陪著夢碎的你。

至於星野亞希,那件一次都沒穿過的潮 Tee 只是開場白,後來她對我有更大的意義。總之,就像之前所說,她是個奇妙的存在。不打算出版的作品中,有一部篇幅極長的小說名為「那一年的我們假如只是關於星野亞希的夏天」,是有個階段很沉迷冗長的標題和行文。作品雖沒公開過,倒是有好幾次在散文隨筆中提起,包括現在這一篇。故事講述三個初中男生與班上的神秘女同學,在暑假期間發生過的一連串「中二病」事件。天真、狂妄、色情。就像星野亞希是不少男生情慾啟蒙期的性愛對象,我在廿歲出頭的奇思異想,也幾乎都收集在這部小說之中,然後就是我的儲物箱。點點滴滴抽出來,就散落在往後多年的小說情節裡。讀者看不出來,只有作者自己知道,都是跟星野亞希有關。

但當然,這跟星野亞希本人倒是關係不大。事實上那時候她已是過氣水著女星,把青春飯吃得七七八八,沒甚麼人關注。甚至連水著女星這個擺明是花瓶的行業都開始式微。Kiks Tyo 後來也換過幾位主打女星,總之都是大波妹和波鞋組合,垃圾級別真的只有這一手廉價代表作。

那一年的星野亞希,乳房堅挺,可能你覺得只需要把她燙在身上,下身都會有快感。直到有一天,長大之後你會發現,自己穿甚麼都沒快感了。那一年,你會不擇手段去得到你喜歡的事情,天真、狂妄、色情。但後來,你就發現自己壞掉了。

前陣子星野亞希被雜誌拍到淡出銀幕後的近照,38 歲,嫁了人做富婆,也做了孩子的媽,不童顏,巨乳也挺不住了。童顏嘛,又不是不會老。

那想當然,我也胖了兩圈,年紀上已沒勇氣穿上這些大波妹燙印 Tee。回憶就繼續放在櫃桶底好了,沒事不要打擾它。到頭來,人還是會老,而衣服只會舊。拿出來穿,肚腩太大穿壞了怎麼辦?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紅眼 錦衣衛札記

專欄作家、文藝雜誌主編。旅居台北多年,曾獲香港中文文學創作獎冠軍、青年文學獎等。已出版長篇小說包括「廢氣團」、「沼氣團」、「小霸王」、「赤神傳」及短篇集「紙烏鴉」、「獅人鳳」。

http://www.facebook.com/a38redey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