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傑:杜林普的傲慢

A+A-
圖片來源:路透社
圖片來源:路透社

朝鮮半島局勢緊張,舉世旁觀。

70 年代美國左翼女作家蘇珊宋塔有著名論文:「旁觀他人的痛苦」。現在狂人總統準備出手轟炸北韓,對於西方反杜林普的左翼知識份子,形成了道德上的「 悖論」(Paradox)。

因為狂人杜林普早被西方自由知識份子定性為「現代版希特拉」。現在「希特拉」果然要侵略了,但「受害人」不是波蘭和捷克,也不是猶太人,而是左派共產主義理想的巔峰領袖金正恩將軍。

在西方左派幾十年的課本「論述」裡,兼而兩年來對杜林普形成的仇恨,他們無法為「希特拉」侵略東北亞拍手叫好,但又一時難以聲援金正恩將軍。一夜之間,所謂「雞蛋與高牆」的理論,就此破產。

本來真正的受害人,應得大愛聲援的,無可置疑是長期饑餓卻又被西方制裁而命運更慘烈、打起仗來亦必先做砲灰的 2,500 萬北韓平民。

所謂雞蛋與高牆,本來「雞蛋」就是由金正恩將軍全權控制和代表的北韓平民了。但這籃子雞蛋,看來好像有點問題。西方「知識份子」也從來沒有對北韓人的生命,像維護巴勒斯坦人民一樣的維護過。或許在他們的眼中,以色列比北韓邪惡十倍。

如此一來,在邏輯上,則必須反對杜林普這個希特拉軍事侵略了。但是至今為止,我看不見有西方左派舉行反杜林普出兵東北亞、欺壓朝鮮人民的遊行示威。美國人既然沒有帶頭,香港的泛民與民建聯自然也沒有膽量像聲援斯諾登一樣,跑去花園道美國領事館叫囂。

What the hell is going on?

另一爆笑的看點,就是中國人的態度了。

美帝頭子大軍鎮壓東北亞,本來凡炎黃子孫有記憶而有血性者,即使金正恩核爆,一時冒進而不聽中國話,在「鮮血形成的友誼」的國際共產主義事業大局裡,金正恩將軍的性格問題只是「人民內部矛盾」。美國主義到處耀武揚威才是「敵我矛盾」。

但是奇怪了:美國打到頭頂來,網路上許多中國人卻真心享受「中美聯手力壓金正恩」的一份奇怪的民族榮耀。能有機會「中美聯手」、「與美國平起平坐」,此一尊嚴,高於一切。我忽然明白為何金正恩將軍對中國的怨恨。

而狂人杜林普也很聰明地用一塊佛羅里達的莊園的巧克力蛋糕,以一句「我喜歡習主席」,成功操控了中國人的情緒。他深明其中對美國的戀慕、憂怨、恐懼、自大,加上一點點斯德哥爾摩症候群,杜林普出手點穴,令中國人感到「杜林普也向我們示好了」的空前歡欣,而成功進一步分化了北韓與中國。

「新希特拉」到處軍事擴張,他很傲慢,他看不起你——他看不起左派知識份子,看不起穆斯林,看不起墨西哥人和黑人。他的驕傲原來不無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