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生素無效時代:救星 100 年前已經出現

A+A-
圖片來源:Institut Pasteur
噬菌體療法始創者 Félix d’Hérelle。 圖片來源:Institut Pasteur

在人類走向後抗生素時代之際,另一種細菌治療法迎來它的 100 週年,準備重奪醫學抗菌的龍頭地位。噬菌體療法自 1917 年面世,其發明者因此 10 次被提名諾貝爾獎,然而其廣泛應用到 1945 年就被抗生素興起打斷。時移世易,如今噬菌體療法再度獲得重視,法國巴斯德研究院將今年 4 月 27 日 定為「人類噬菌體治療日」,紀念噬菌體療法百歲之餘,討論這種昔日療法的未來應用

時值第一次世界大戰,長期陷入污穢的塹壕戰令傳染病如痢疾在戰壕火速蔓延,在持續近 11 個月的加里波利戰中,澳紐軍團受痢疾桿菌感染的士兵比傷兵還要多。當時任職於巴斯德研究院的法裔加拿大微生物學家 Félix d’Hérelle 奉命調查。他超額完成任務,甚至研究出首個醫學殺菌方法——噬菌體療法(Phage Therapy)——並在 1917 年發表論文「論對抗痢疾桿菌的隱形微生物」(在電子顯微鏡出現前,噬菌體對人類而言的確算是「隱形」)。

法國東北部的一戰戰壕遺址。 圖片來源:路透社
法國東北部的一戰戰壕遺址。 圖片來源:路透社

噬菌體與抗生素的此起彼落

噬菌體是一種只以細菌為宿主的特殊病毒,對人體無害,入侵病菌後會不斷增生繁殖,當噬菌體成熟後便會破壞病菌宿主使其死亡。除卻人類對「病毒」的忌諱,從很多方面來說,噬菌體都比抗生素優勝。首先噬菌體量多,與病菌形成 10 對 1 的明顯強弱差,而且噬菌體會針對破壞病菌無法突變的結構成分,使病菌難以產生抗藥性。另外,噬菌體靶向性強,只攻擊特定的致病菌,治療期間也無損人體消化系統益生菌群等正常細菌,目前尚未出現嚴重副作用或過敏個案。d’Hérelle 的噬菌體療法,可口服可針劑注射,在 1920 至 1930 年代成功打敗多種細菌感染如腸道病、傷寒、痢疾、霍亂、敗血病等等。可惜噬菌體人類肉眼不可見,加上後來抗生素療法大舉興起,噬菌體自此被大眾遺忘於醫學史中。

噬菌體的時代

其實當初西方國家轉投抗生素後,不少東歐國家如格魯吉亞、俄羅斯等仍沿用噬菌體作抗菌藥物,並未完全放棄對噬菌體的研究,改進噬菌體攻擊致病菌的威力,可惜這些東歐研究未有英文論文,西方科學家難以參考。近年抗生素失守,愈來愈多歐盟病人甚至慕名到格魯吉亞接受噬菌體治療

目前由於抗生素到研發、面世到失效的周期太短,風險太高,不少製藥公司已慢慢失去投資抗生素的興趣。又見於噬菌體的療效,西方科學家復翻起幾十年至百年前的舊研究,找尋對抗抗藥性超級細菌的對策。紐西蘭的微生學家 Heather Hendrickson 與多名科學家合作,研究不同種類噬菌體的特點和針對的致病菌,嘗試建立一個噬菌體療法資料庫,加速噬菌體的廣泛應用。現時澳洲福林德斯大學已成功使用噬菌體治療金黃色葡萄球菌感染和傷寒。去年蒙佩利爾大學(Université de Montpellier)的科學家亦發表論文,指出結合抗生素與噬菌體療法的超卓效果,事實上歐洲及大西洋國家也有相關醫療案例可資證明。

世界衛生組織早於 2011 年警告抗藥性問題嚴重亟待國家政府介入應對,今年更公佈 12 種近乎無藥可醫的病菌,明顯地抗生素臨近末路。過去受噬菌體制衡的痢疾桿菌,今天在抗生素日漸無力的打壓下,開始在美國澳洲等地重臨,發展出廣效抗生素抗藥性。一百年前 Félix d’Hérelle 留下的智慧,也許就是一百年的今天的救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