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嬋:柏林互動博物館 寓歷史於娛樂 

A+A-
Aussen_print
柏林 DDR Museum

近日傳媒圈都在討論內容是否已死,然後又很自然地討論到內容和形式的關係,如何能夠把顧此失彼變成相輔相成?於 2006 年開館的 DDR Museum 已想到寓歷史於遊戲和娛樂,形式和內容相輔相成,才是博物館留住訪客的王道。

位於柏林 Spree River 河岸,細小的博物館,不消十分鐘就能光走一圈,但館內展出近數以萬計的東德時期生活用品,大至汽車,小至洗頭水,嚴肅至拷問房,輕鬆至流行音樂,包羅萬有,是少有地生活化的博物館,在這裡可輕易花上一二小時。

DDR Museum

除了展品,展覽方式也十分入屋,運用大量的新媒體科技以及加上出奇不意的互動元素說故事,看歷史。展品大多可以任意觸摸,文字資訊也不是乖乖地掛在牆上,而是得多手地打開櫃門、抽屜才看到。場內有模擬監聽房和監獄可走進去親身感受空間和試用裝置,甚至有一台改裝過的 Trabi 汽車,遊客可透過模擬駕駛器,模擬在東德街頭駕車(雖然街道變化不大,而且大部分排隊試玩的都是男孩子,而看來他們也只是當作另類「打機」而已)。

IMG_20161224_152009

DDR Museum2

博物館剛開幕時,被指只是搭上由 2003 年電影「再見列寧」所引起的東德情懷熱(ostalgic)的尾班車,內容上輕視了東德政權的殘暴。但這次參觀,我和同行友人不單不覺得在美化東德,反而展示版的內容都有點嘲諷意味,開口埋口是東德有多封閉極權,人們的生活如何受到監控等等。館方有解釋說這種嘲諷口吻也是東德時期的特色之一,但先不管博物館的取態是否政治正確,單純以其展示方式的互動性,值得一讚。

去年,館方新增了家居部分,在公共生活和政治以外,展現東德的私人居住空間。新展場重構東德的家居,客廳、睡房、廚廁兼備。像真以及互動設計仍然是賣點,如睡房的衣櫃旁的電子鏡,當你拿起其中一件衣服拼在身上,電子鏡子會自動辨識並顯示出你穿上那衣服的模樣。

Kinderzimmer_print

如此大眾化的弊處,是該館經常多人過旺角,要埋到展品身不是易事。最近查看館方的網站,發覺網上資料庫同樣過癮,網誌和資料庫定期發布由館長和團隊撰寫的展品介紹,如被稱為東德 Vogue 的時裝雜誌 Sibyelle,以及講解搜羅展品以及設計室內裝置的過程,當然不少得放上社交媒體「呃 like」,沒有傳統博物館的架子,線上線下努力接近大眾。未能親身到訪又想多了解一點東德生活瑣事的朋友,或者可先到網站頂頂癮。

DDR Museum1

DDR Museum3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阿嬋 小城小趣

畢業於法文系及傳媒及文化研究系,曾於Metropop、明周及HK01任生活版記者,題材主要圍繞創意設計、文化、旅遊,現於德國修讀社會人類學,栽進多元的迷霧,以看清自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