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景宜:大澳漁村的情懷

A+A-

朋友間有一陣子吹起移民台灣熱,文化人、大學教授、文青都一窩蜂說要移過去。

台灣文化豐、美食多,且離香港很近,方便探親友,有何緊急事也容易回來。不過聽大家說選擇移民台灣的原因,不少人喜歡當地樓價低,環境寛敞、近郊,利用機車也可隨時回市中心。

周末我剛到大澳走走,遇上咖啡店老闆娘。她說她在日本、英國讀過書,同行朋友跟她用日文和英文交談,流利得很。丈夫是英國人,二人在那邊結婚後,便回港見親友,也回到自己在大澳的家鄉。她一直想在英國開一間咖啡店,一個可以讓人靜下來的地方。一回到大澳,她的英籍丈夫就說,其實為甚麼要在歐洲開咖啡店?你家這麼美!

她們的祖屋在橫水渡的一邊,景色能看到小船開往大海的通道。有一次看日落,她便萌生就在此開店的念頭,如今可算是大澳最受歡迎的咖啡店!

若然退休後,移居到大澳,可行嗎?台灣的好處,在香港的邊陲,又找到嗎?同行的友人 20 年前曾在大澳住了兩個月,那時他在香港電台工作,他們為了拍一套大澳的青春片,遊走在水道間,跟村民混熟,到處找場景、拍攝,為他留下可貴的青春回憶。今次再次回到大澳,他最大的感觸是交通竟然如此方便。巴士駛至晚上 1 時,來往東涌站,輪船也可以回屯門一邊。他驚嘆大澳竟然變了市郊!

在旅客的洗禮之下,可幸是大澳仍保持很多地道特色。由公眾碼頭向大街的相反方向走(即遊客路線的反方向),可以去到香港獨有的紅樹林區,咸淡水交界,可以見到很多生物,亦有人在垂釣。再走,會到民居,也有一些民宿。近年大澳的旅遊業發展得甚佳,造就不少民宿,在 TripAdvisor 上亦看到很多 B&B,十分受背包客歡迎。

我有幸從公眾假期住到平日,見證著遊客人潮退了,大澳的日常是低調的公屋、習慣馬路的牛牛、全村互相認識的人們。加上海歸的第二代把西化的品味與本土的情懷交融,還有獨特的地理環境——紅樹林、粉紅海豚,以及經歷過大火洗禮重建的海上棚屋,及永不吃厭的海產。

台北好,大澳也不錯。就看看退休後,會在哪兒定下來。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張景宜 人間煙火

張景宜,遊走於新加坡、北京、台北和倫敦的媒體人。曾於海外電視台、報章和網媒工作,閒時亦為兩岸三地智庫提供政策研究和數據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