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眼:Left turn, Right turn, Lesson learned.

A+A-
Graham Chronofighter 圖片來源:Graham-London Facebook 專頁

不少香港人的政治方向感欠佳,對於政治光譜上的所謂左派和右派,都有點左右不分。或者說,人類和政治都很複雜,你以為明辨了左右,其實忠奸都未看清。時間卻很簡單,手錶要戴左還是戴右,總是有其一路以來的規律和原因。

最直接的說法一定是「男左女右」。然而,細心一想就知道它是附會而來的格義概念。手錶發明至今,都還未到 200 年,然而,遠溯中國神話時代,盤古化仙,軀體成為星辰山川,左眼為日,右眼成月,其後再加上道家陰陽學說,便已經有了「男左女右」這個中國傳統倫理觀。如今香港流行男士以左手戴錶,女士則右手戴錶,皆因從小到大受此主宰。

其實戴錶習慣並不存在性別上的明文規定,倒是由於一般人的慣用手是右手,所以手錶就多數配戴於左手,也設計成左手配戴的樣式。當中包含著實際穿戴的考量,首先,在用家立場上,因為右手需要經常性大幅度擺動,一直戴著手錶的話會較為不便,而且右手又是負責拿起工具的手,自己的視線多數會看到手腕內側,若要翻動手腕看時間,就「千祈唔好問幾點」了。而在手錶本身的設計上,一般手錶的錶冠都置於右邊,較方便用家戴著手錶時以右手調較時間和日期,而且以慣用的右手解開錶扣,也順手得多。相對地,讓左撇子配戴的 Left-Handed Watch,或稱之為 Lefty Watch——雖然名為 Left-Handed Watch 但事實上它是應該配戴在右手的——其錶冠設計就多數調轉,置於手錶的左邊。

不少名錶的經典錶款其實都有推出左撇子版本,價錢上兩者相若,只是 Lefty 較為少見,所以都有一些另類錶迷捧場。然而,各大錶商始終都是以 Right-Handed Watch 為主力商品,至於手錶界真正的 Lefty,還得提到 Graham。Graham 本身是個極為古老的英國鐘錶商,廿年前被瑞士錶商「翻叮」復活,再度面世,是本人其中一個極為推薦的「年輕」(或者叫返老還童)品牌,尤其是 Graham 獨步天下的 Chronofighter 計時腕錶,造型相當矚目。且說其靈感來自手榴彈,配以超巨型的錶冠和護橋,比起 Panerai 的經典海軍錶款 Luminor 有著更高的識別度。而另一特點,是其錶冠和護橋都設計在左邊。雖則沒有叫錯,它是 Left-Handed Watch 的設計,但 Graham 自然不是以左撇子為出發點。起初以為是這年輕品牌的玩味設計,結果只猜對一半。後來得錶人指點,原來這跟它的手榴彈設計有關。一般的計時腕錶,錶冠都在右邊,就代表要用食指去按停計時器;放在左邊,加上有如手榴彈拉簧的計時器,用家便能以姆指去按停。由於姆指的反應時間比食指更快,如此一來便可增加準確性,就像使用傳統的計時器一樣。

錶以右派為主流,左派為小眾,戴錶者則相反,一般都以左手戴錶為正統,不過,還是有些特立獨行的右派代表。最知名的例子,就是剛剛去了北京出席一帶一路論壇的俄羅斯總統普京。

圖片來源:路透社

普京除了喜歡戴 Blancpain 和 Patek Philippe 這些天價名錶,另一個多年來廣受傳媒注意的習慣,就是他習慣以右手戴錶。當然這並非暗示普京是個左撇子,事實上,這位戰鬥民族的萬人迷,去打獵和釣魚都是用右手拿獵槍和魚杆的。在俄羅斯,當然不會流行「男左女右」這套中國古代陰陽學說,反而因為普京這個人所共知的習慣,吸引了不少俄國男士仿效,左手戴錶反而顯得不夠男子氣概。而路邊社都流傳一個說法,指普京這個右手戴錶的習慣,反而真的跟中國脈象醫學有關,類似男人的右腕脈門是影響到心臟的關鍵部位,所以戴錶有保護作用之類,當是花邊資訊看看也不妨。事實上,普京的戴錶習慣最多只是另類,跟古巴狂人卡斯特羅相比就一點都不誇張了。上世紀叱咤風雲的古巴革命領袖卡斯特羅,年輕時除了是個「撈迷」,還有個奇怪的戴錶習慣:打孖上。1963 年卡斯特羅訪問蘇聯,就在公開會面的場合中,被拍攝到他同時戴著兩隻不同款式的 Rolex 鋼錶。

有人說,是因為卡斯特羅當時人在莫斯科,卻同時要知道自己根據地夏灣拿的時間。作為「撈迷」的卡斯特羅,真會不知道勞力士有兩地報時的 GMT 錶款嗎?不過,戴錶無分左右,也其實無規定只能戴一隻。這個無人知道真相的習慣,如今就隨著卡斯特羅的離逝成為一個不凡的傳說。而當年的那張照片,成為了一個時代的經典,那兩隻 Rolex 也是。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紅眼 錦衣衛札記

專欄作家、文藝雜誌主編。旅居台北多年,曾獲香港中文文學創作獎冠軍、青年文學獎等。已出版長篇小說包括「廢氣團」、「沼氣團」、「小霸王」、「赤神傳」及短篇集「紙烏鴉」、「獅人鳳」。

http://www.facebook.com/a38redey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