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度琳:在黑暗中點一盞燈,有燈就有人

A+A-

前陣子新居入伙,忽然設計師上身,希望設計一個「北歐風格」家居。在網上搜索,發現香港有不少室內設計師也標榜自己的設計帶有「濃厚的北歐風」。從照片及文字中可歸納出,只要有木地板,加青綠色的地毯,配一張米色布藝梳化,或是一張木製的飯桌又或是咖啡小茶,已可以 80% 肯定會被評定為北歐設計了。然而我左看右看還是覺得那些裝潢欠了點甚麼。

記得多年前到訪瑞典朋友在斯德哥爾摩的家,一入家門便發現地板是雪白色,樓底有十呎高,空間感十足。據說大樓歷史悠久,所以每家每戶也有個壁爐,壁爐的入牆煙道也是白色的,上面那細緻的雕刻一直延伸到天花,壁爐的左邊有一個書櫃,放的都是硬皮書,沒有電視機,只有一張很寬闊的 L 字型沙發。牆身及地板的白色,令書架上的書本,或是茶几的看起來更亮眼,是最繽紛的點綴。但這些都不是北歐家居最重要的一環,北歐家庭的共通點是那扇窗,還有窗櫺上的燈。

一大扇窗有利採光,而北歐人太喜愛陽光了,窗不夠大就不能盡情享受陽光帶來的溫暖。窗櫺多數是木製的,有時被陽光曬過或是雨水侵蝕,白色油漆露出了一條條的裂紋更顯味道。窗台的角落必定會有一盞小燈,可能是寶石綠色燈罩,又或是曾經在北歐大行其道的透明 Ice Cube 燈,如果是 12 月便可能換上蠟燭型座枱燈或是充滿聖誕氣氛的星型燈,總之定必好好裝飾才可以展示出戶主的性格和品味。

電影「一代宗師」中那句「念念不忘,必有迴響,有一口氣,點一盞燈,有燈就有人。」言猶在耳,望見瑞典朋友家居的那盞燈,才忽爾明白為甚麼燈總是跟人連上關係。燈帶來無可媲美的安全感,使人在漆黑一片的蠻荒看得見前方,並找到同樣拿著燈的另一個人。只要燈一直亮,我們還有前進的力氣和必要。看到橙黃色的光,我總會想起在北歐居住的冬天,那些時份的晚上風雪格外凜冽,籠罩大地,也令我步伐愈來愈重,路怎樣也走不完。但當我經過別人的家,看到佇立在窗前的小燈,心裡又會開始騷動,為了回家而更起勁的走下去。年少時的我對環境的敏感度很弱,家的觀念也模糊,一直只想走出去看世界。但當有天你更懷念踏入家門,在黑暗中開燈的感覺,你或許已無聲無息地進入了另一個階段。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潘度琳 鐘擺人生

三十過外的女性,日間工作刻板艱澀,唯有靠下班後的生活調劑。 假日愛躲在家中聽音樂看劇集,沉迷本格推理小說,喜歡大城市如倫敦和巴塞隆拿。

https://www.facebook.com/pendulum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