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經建築學:建築如何影響人的情感健康

A+A-
擠逼的香港,壓迫的香港。

1943 年,準備復修被轟炸的下議院時,時任英揆邱吉爾說:「我們塑造建築然後建築塑造我們」,70 多年後的今日,神經學和心理學的眾多研究顯示,邱吉爾所言非虛,建築物確實影響人的心情甚至健康,至於影響是好是壞,則取決於建築的設計以及環境空間運用。

從前,建築學與神經學又或心理學好像扯不上關係,可是, 在 5 月於倫敦舉辦的「意識城市大會」(Conscious Cities Conference)上,建築師罕有地與設計師、工程師,以及神經學家及心理學家聚首一堂,討論建築物對個人情緒健康的影響。建築師 Alison Brooks 在席上與眾多學者交流後指出:科學可成為強大工具,改變建築環境質素。

多年來的科學研究逐漸釐清了建築與人之間的關係,讓人知道甚麼類型的建築和都市環境對人體有益。加拿大滑鐵盧大學學者 Colin Ellard 發現,人體大受建築外牆(façades)的形態影響:若果外牆複雜有趣,對人體有益,相反外牆簡單乏味的話,對人則有害。具體而言,當他帶一群戴上生理機能測量器的實驗參與者走過曼哈頓下城區的 Whole Foods 商舖,參與者看到其正門外圍的灰白玻璃,測量器顯示他們不但心情轉差,更會加快節奏,信步離開;但當參與者走過充滿生氣的餐廳小店,心情就會變好。換言之,灰白冰冷的空間只會抹殺街道上的歡樂。

除了外觀,怎樣的室內設計才會讓人過得舒服?今年初以色列的建築及工程學者發表的研究或許能提供答案。研究中,學者利用虛擬現實(Virtual Reality)技術,讓實驗參與者透過 VR 看不同房間,結果發現,大部分人更喜歡身處於邊緣彎曲、圓形輪廓的房間,而人們在四角尖銳的長方形房間時,人則感覺較差。

當然,建築不只關乎人的心情感覺,更及健康。有研究證實,如樹林和公園等綠化地帶亦可為城市提供減壓空間。2008 年,英國研究指出,社經地位不平等與人體健康有關,低下階層較易患上循環系統疾病,然而,此現象較少見於居住在綠化程度高的地方的草根市民。有理論解釋,此由於自然環境在視覺畫面複雜,有精神安慰作用。

綠化地帶亦可為城市提供減壓空間。

於大都會生活等於慢性自殘。居於城市而得的生活壓力和疏離孤獨感,不但可能改變腦部結構,更會引發種種都市病不少研究實證,在城市居住的人不只更易患上精神分裂,而且較大機會陷入如抑鬱和焦慮症等心理失調症。得悉上述問題,作為建築師又或科學家,又有沒有方法從設計著手,救救城市人?

社會學家 William Whyte 建議,公共空間的設計,應讓路人行走時距離更近,促使人們交談溝通,建立人際關係。Whyte 的方向有參考價值,雖然改變公共空間不會消除人們的城市孤獨,但至少可以讓市民對周圍環境感到更加自在舒適,繼而更樂於與陌生人交流。而行為神經學者 Kate Jeffery 則指,活在城市中油然而生的「迷失感」會令人產生負面情緒,所以城市和其建設應以人為本,避免混亂,要讓城市人能摸清空間運作,得到「方向感」。

然而,也需注意,人們常有自救方法,從小處自發將城市改變得更有家的感覺:即使遇到建築或設計障礙,人亦會「走出自己的路」——就像集體有意無意在公園草地上踐出一條捷徑一樣。若果建築師和城市規劃學者能進一步了解人們心理,掌握所謂「神經建築學」(neuro-architecture),即可創造讓人身心健康的美好空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