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眼:沒有 Bilibili 的日子

A+A-
視頻網站 BiliBili 首頁截圖。
日劇「四重奏」劇照

過去這大半年間,在香港、中國、台灣等華語地區的日劇風潮,可謂大起大落,就好像從熱鬧的盛夏捲向了蕭瑟的晚秋。起的,當然是因為有「逃恥」和「四重奏」等佳作,令不少本身沒追看日劇習慣的人都有轉台意欲。值得注意的是,「四重奏」在日本的收視不算出色,但此劇在網絡上引起大量討論,繼而成為低收視神作,在計算不到收視率的網絡世界,「四重奏」熱議程度並不亞於新垣結衣主演的「逃恥」。誠然,由於還有網上的(盜版)連載,如今單以電視台的收視高低來論定劇集質素和觀眾評價,並不完全準確。至於日劇風潮的急墜,有人歸咎於近兩季日劇無話題作,於是觀眾群又開始流走、轉台。沒錯,觀眾是流走了,但也許不是轉了台,更大的原因是熄了機,俗稱「B 站」的內地影片分享網站 Bilibili 自 4 月底將日劇撤檔。

得啦,不用閃閃縮縮,我過去幾年都是看著 Bilibili 長大的,跟大家一樣。

不少日劇迷都心知肚明,但又甚少公開張揚地說自己是從甚麼途徑,或在哪裡看的,總之「片源」很肯定不是就這樣打開電視機。事實上,過去的 20 年,在日本以外,十個追看日劇的觀眾,可能有九個半都是從非正常途徑獲得「片源」。從一開始未流行互聯網,大家都去兜踎商場買翻版 VCD,到後來興起上網找 seed 用 BT 下載,繼而是內地視頻網站興起,不再用碟,也不再需要下載,而且視頻網站的好處是免下載之餘,上傳速度亦快。自那時開始,日本以外地區的人想看日劇,與當地幾乎無時差,日本那邊播畢,內地視頻網站就已經有「生肉」(沒有中文字幕加工的版本)。但在 2014 年,內地廣電總局推出了先審後播的版權監控政策,打擊盜版「片源」,而且土豆、優酷、愛奇藝等大型視頻網站都紛紛上市集資,想不從良都不行,於是相繼刪去網站內的盜版電影和電視劇,以自家投資的劇目和綜藝節目作新出路,將視頻網站正規化、電視台化。

過去幾年,一雞死一雞鳴,最容易從非正常途徑獲得日劇「片源」的地方,就落在以 80、90 後用戶為主的內地兩大彈幕影片分享網,A 站(AcFun)和 B 站(Bilibili)。A、B 兩站的運作方式,源自日本彈幕影片分享網鼻祖 Niconico,無廣告,卻會彈出用戶的即時留言,即所謂彈幕,一邊看,就一邊有「人」插嘴,形成一套相當獨等的次世代觀影文化。兩站當中,以 Bilibili 的日劇資源最豐富齊全,「市佔率」高到一個程度,當你在 Google 輸入某部當季日劇的名字,頭三個搜尋結果中就有一個會把你帶進 Bilibili。當然,我意思是,在今年 4 月之前。

日劇「金田一少年事件簿:香港九龍財寶殺人事件」宣傳照

印象中,這些年來唯一一次直接打開電視看日劇,是仍在台灣生活時,台灣緯來電視台曾經與日本電視台同步播放「金田一少年事件簿:香港九龍財寶殺人事件」,想來倒也有趣,日本的電視劇,以香港作為故事舞台,然後在台灣收看。不過這樣的同步播放機會不多,看慣日劇的觀眾,有多少人是等本地電視台購入版權再合法轉播?抑或買日本原版 Box Set(而不是翻版 VCD、DVD)?價錢還是其次,要一等再等才是問題。這年頭資訊流傳極快,像去年大熱的「逃恥」,本地電視台收費頻道較日本慢一個月,而免費頻道則今年五月才播,其實現在哪有人還記得星野源和戀舞呢?如果日本電視台有開放海外收費頻道,相信仆著交會費的人多的是。

日劇訴諸於內地影片網站,最主要是三件事:免費、速度、字幕。速度的意思是,字幕的製作速度也很快。從動漫到電視劇和電影,內地各大「字幕組」幾乎可以在播出 24 小時內完成翻譯,並將高清視頻傳到 Bilibili 之上,比起正規電視台的「官方」翻譯更為快、狠、準。又再以「逃恥」為例,甚至誇張到即晚播映完畢後凌晨 2、3 點已見上傳,簡直是「夜睡的鳥兒有蟲吃」。本地電視台即使購入該劇版權,也甚少做到同步播映,多數要等 1 個月,甚至一季,原因就是要做中文翻譯字幕,甚至粵語配音。因此,看慣「即日鮮」的日劇迷,基本上都當本地電視台透明。

且說 Bilibili 將日劇撤檔的過程,可以分為三個部分。最初是在 4 月下旬,Bilibili 突然將「日劇」的分類和標籤刪去,用戶再無法直接查看當季最新上傳的日劇。其後 Bilibili 開始迅速刪除最近上傳的日劇內容,當時就有上傳用戶開始改用其他偽劇名掩人耳目,例如將「四重奏」改成「發生在輕井澤的愛情故事」、「全員騙子」等(其實都幾有創意)。到 5 月底,除了過季的舊日劇,所有最新的日劇幾乎都會刪除,連已登記的會員用戶都無法觀看(Bilibili 的用戶登記方式也極為特別,但不贅於此)。其實 Bilibili 未有正面解釋撤檔原因,有傳是因為日本駐華大使館進駐 Bilibili,開設了其他官方視頻頁面,即類似在 Youtube 上的官方頻道。既有正規頁面的存在,意味著所有侵權視頻都會被查禁。

姑勿論是否真正原因,來到 7 月,日前 Bilibili 和 AcFun 這兩大彈幕影片分享網站,已正式將網站上的日劇(以及其他海外電視劇)全部撤檔,亦意味著 Bilibili 長達數年的日劇時代已告終結。但始終大家都心知「片源」並非正途,終結的時候始終都會來臨。總而言之,憑歌寄意,「嗰啲嘢,過去就,經已沒有嗰家嘢喇」。想來不無諷刺,在一個無 Google、無 Facebook,甚至有傳明年就要封殺國內所有個人 VPN 服務的「網絡長城」國家,在牆內卻成功建立了一個讓日劇在華語地區廣泛散播的民間媒體。楊絳寫的那句老話,無論在甚麼語境下形容中國都是正確的:「城裡的人想逃出來(玩 Facebook),城外的人想衝進去(看日劇)。」

這個專欄叫「日劇情史」,並無離題,追看日劇這麼多年,說對 Bilibili 無感情就是騙你的。只能說,關係再親密,都有離散決裂的時候。無論一段感情有多深厚,當失去了某些內容,便再沒甚麼值得留戀。把它從網頁書籤上「撤檔」的時候突然想到,這幾年在 Bilibili 上逗留的時間可能比當年用過的 BT 還要多。而且 Bilibili 有著 YouTube 或優酷所取代不了的特性,就是有些看不見的小朋友與你同行。久不久飄出一句劇透,給你來個「高能預警」,或者有養眼鏡頭出現時,彈幕多到遮住整個熒幕,在一個人孤獨地煲劇的晚上,夜半無人私語時,說不溫馨也是騙你的。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紅眼 日劇情史

專欄作家、文藝雜誌主編。旅居台北多年,曾獲香港中文文學創作獎冠軍、青年文學獎等。已出版長篇小說包括「廢氣團」、「沼氣團」、「小霸王」、「赤神傳」及短篇集「紙烏鴉」、「獅人鳳」。

http://www.facebook.com/a38redeye